第一次看見這女子時已從她的面上感受到憂愁。她與我在一所英國的學校認識,大家一起擔任公開試監考員。同是香港人,初次彼此問候適應情況。她提及丈夫和年幼的女兒,但隻字不提原本的家人。心感不妙。

她居英的生活不大順利。移英前遭到姊姊及丈夫家人的反對,家姑百般不捨兒子和孫女。丈夫也是為了女兒教育而放棄香港的事業。她排除反對聲音,投靠了基督教教友,租住在他家附近。才居留數個月,她的家被掠劫。丈夫當時在香港,她手足無措,所有證件;包括女兒的,也被奪去。不過最令她傷心的是儲存珍貴相片的硬碟也被搶奪。失去財物,存有陰影,索性搬家。丈夫收入有限,自己又未有正職工作,每天都在花錢。她擔心女兒的將來,也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供養她。她全投入女兒生命中;女兒一生病,她便向公司請假,但丈夫明明可以照顧女兒。

她著緊女兒緣於她有一位極度自私的母親,她不想像她一樣。她是母第二段婚姻所生,她的同母異父姊姊比她大十多年,感情普通。親生父親十年前因病去世。父患病期間,多是由她照顧。母也懶理他,繼續打散工或是跟朋友花天酒地。心中盤算父的財產。母根本不在乎病榻床中的父。

母也不怎麼愛護她,生下她可能只為了維繫與父的關係。她孩童時,多是父親為她煮食和玩樂。母親終日在外,嗜酒如命,對她的學業也不曾關心。記得有次她被同學取笑瘦削及成績差,回家大哭。母竟然責怪她:「家提供你食物,你偏揀飲擇食。你有機會讀書又沒好好把握。這是你應得的後果。」自始,她從不向母透露心事。

她熱戀時,母嫌棄她男友的職業,直接地說出趁年輕仍可選擇。她懷孕及生產後,傭人照顧她。母從不為她準備調理湯水或補品。她深深明白母不會為了她而犧牲時間和心思,她就是如此不值得她的愛。

如今她成為人母,傾注她所有的愛給女兒,只是彌補她缺乏而渴求的母愛。但她不曾參透排山倒海的愛只會淹沒綠洲。@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支持大紀元,購買日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InfoG:
https://bit.ly/EpochTimesHK_InfoG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

------------------

📰支持大紀元,購買日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InfoG:
https://bit.ly/EpochTimesHK_InfoG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