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失落的地球真相》這本書,作者拉杜錫納馬爾(Radu Cinamar)曾經在羅馬尼亞軍方的「零號部門」工作,負責調查超自然事件,因內容要保密只能點到即止,卻也非常震撼。

2009年拉杜開始出書講述他們的發現。比如羅馬尼亞的獅身人面像下面的密室,裏面的「投影大廳」,可以投射出全息影像,展示不為人知的人類歷史。拉杜還有機會用地心人類的高科技設備,看到了不一樣的地球內部結構,完全顛覆了人們的觀念。他還提到以下的精彩內容。

諾亞方舟確有其事

那一天,他們的合作夥伴,來自美國五角大樓的兩位少校軍官給拉杜和他的導師凱撒看了幾張很特別的照片和一份報告。照片上有個非常奇怪的文物,是在遠東阿富汗地區發現的。他們說,文物在時間上可以追溯到中東地區的大洪水時期,想知道那個時期的狀況。

凱撒說諾亞方舟不是神話故事,確有其事。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凱撒說諾亞方舟不是神話故事,確有其事。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凱撒回答說,《聖經》上所說的大洪水時期,其實差不多是5千年前了。那時,整個地球都被水覆蓋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大片的土地,甚至整塊大陸都被淹在水下。

說到這兒,拉杜就提起了他在「投影大廳」中看到的全息影像。雖然只是幾個瞬間,不過他看到那時候區域被覆蓋,從其中部一直延伸到敘利亞和以色列,洪水像海嘯一樣呼嘯而過,吞噬了地中海兩岸的一切。安靜下來後,一望無際的海面上只有幾棵稀有樹木,或者是幾座孤單的寺廟。只是他看不到洪水從何而來,也不知道它為何而來。

凱撒說,是這樣的。而且諾亞方舟也確有其事。不過當年諾亞和家人就只帶了幾對動物上了船,並非像神所要求的,天上飛的,地上跑的,甚至連蟲子都選一對帶上了船。事實上,《聖經》中的諾亞方舟尺寸是「長三百肘,寬五十肘,高三十肘」,大約就是長157米、寬26米、高16米的樣子,估計也是裝不下所有的物種。所以人們一直認為,諾亞方舟的故事,不過就是個神話傳說。

但凱撒卻說,所有的動物種群還真的是保留了,不過真正的保存和隨後的復甦來自太空。那裏有個相當大的「圖書館」,裏面裝滿了各類動物DNA的樣本。樣本的採集是由來自另一個恆星系統的生物完成的。《聖經》經歷長時間的編輯,橫跨千年的撰寫,不同語言的翻譯,其中很多故事又都充滿了隱喻,所以普遍認為,《聖經》中的許多話,不能簡單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去理解。諾亞方舟的故事可能也是這樣。

拉杜很不解,既然科學那麼發達,連DNA都能提煉出來,那還要讓人辛辛苦苦建方舟幹甚麼? 

凱撒意味深長地說,他們只是提供必要幫助而已。人類必須建造自己的未來,為未來作出自己的貢獻。因為這是他們命運的部份。洪水過後,動物群的「重建」過程也會由類來啟動,這一過程持續了大概幾十年的樣子。

既然還是要「重建」,為甚麼要毀滅?讓這個世界保持原來的樣子難道不好嗎?兩名軍官開始疑惑了。

凱撒回答說,某件事在某個時空看來可能很糟糕或很可怕,但當你從更高更遠的度來看它時,會發現它是必要的,甚會導致向更層次的轉化。

《聖經》上提到大洪水滅世是因為人類敗壞,已不是神創造出來時的樣子,神決定讓「洪水氾濫在地上,毀滅天下。」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聖經》上提到大洪水滅世是因為人類敗壞,已不是神創造出來時的樣子,神決定讓「洪水氾濫在地上,毀滅天下。」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其實關於為甚麼會有大洪水滅世這個問題,《聖經》上倒寫得很明白,因為那時「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充滿了強暴。」人們不是神創造出來時的那個樣子了。神很憂傷,於是決定讓「洪水氾濫在地上,毀滅天下。」但諾亞全家為甚麼被允許留下來呢?因為諾亞是個「義人」,他沒有隨著這個世界的敗壞而失去對神的信念。所以神讓他留下來,作為下一茬人類的「種子」,掌管下一次文明的重啟。

匈奴人的家鄉在哪裏?

不過年輕人們對這一點一時還不太能消化。神話與現實的對接,需要有個適應的過程。於是,他們轉入了下一個話題。一位軍官說,數據顯示,這些文物與古代匈奴人有關,不過有點對不上。他們是不是來自於其它地方?

匈奴人其實來自於另外一個維度,是地心世界所在的以太層,他們大多是貴族及匈奴的統治階層。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匈奴人其實來自於另外一個維度,是地心世界所在的以太層,他們大多是貴族及匈奴的統治階層。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說起匈奴這個遊牧民族,還真頗有點傳奇色彩。他們總是忽然出現,又快速消失。他們在中國歷史上首次出現是六國合縱抗秦的時代。不知道是誰拉來了匈奴這個外援。沒人知道匈奴人從何而來,只知道他們個個驍勇善戰。然而很快人們就發現自己引狼入室,驍勇善戰的匈奴人看上了南方的土地。於是人們開始忙不迭地修高城牆,阻止匈奴人南下。萬里長城就是這麼來的。西漢時期匈奴分裂,南匈奴依附漢朝,北匈奴西遷,很快就沒了下落。

300年後,大約公元370年左右,匈奴人突然在歐洲又冒起了,還是一樣的驍勇善戰,60年時間就在黑海邊上建立起一個強大的帝國。曾經不可一世的羅馬帝國被他們收拾得很慘。西羅馬帝國不得不放下身段跟他們議和。東羅馬帝國拜占庭乾脆北面稱臣,年年向他們納貢。不過這個強大的帝國只輝煌了40年就沒落了,後嗣子孫散落到了東歐和中亞各地。

凱撒說,這些忽然出現的匈奴人其實來自於另外一個維度,地心世界所在的以太層。在北極、北歐和西伯利亞都存在著跨維度的裂縫,他們通過這些裂縫來到了地表世界,然後走向了蒙古草原或者歐洲。不過真正從另外維度來的人只是匈奴的統治階層,也就是貴族們。匈奴的大部份民眾都來自於被征服的部落。

這番話引起了兩位軍官的好奇心。那這些裂縫具體在哪裏呢?不然我們也一起去看看呀?凱撒就此打住話題了,只說「天機不可洩露」。

德國特勤局穿越事件

不過為了滿足讀者們的好奇心,拉杜還是講了一個真實的時空穿越案例。這個案例是他在翻閱德國特勤局(BND)的文件中看到的,後來還跟美國的合作夥伴們探討過。

在德國的巴伐利亞有間300年的老屋,因為拆遷的問題跟當地政府槓上了。政府規劃把房子附近區域改造成公園,就請房主人挪地方。沒想到房主死活不同意,為這事還鬧上了法庭。然而這房子其實根本沒人住,上法庭的也從來都只是代理律師。律師說,房主常年在國外不回來,房子是繼承來的。

政府官員總覺得這房子裏裏外外都透著古怪,就請警察介入調查。2005年4月,房子附近的監控錄像拍到疑似房主的人出現了,進屋待了4天後又走了。本來這倒沒甚麼的,但奇怪的是那人進去的時候雙手是空空的,甚麼都沒拿。那他在這4天裏吃甚麼的呢?警察們也開始覺得這事兒有古怪,於是把案例上報到了特勤局。特勤局接手後耐心等了2個月,又一個人出現了。這是個背著小背包的棕髮男,身形高大。這位男子進屋後就再沒出來了。整整7天,房子裏既見不到燈光,也沒看到人影。這位男子就像是憑空消失了。

就在同時,大洋彼岸美國的底特律,聯邦調查局FBI正在追蹤一名嫌疑人。他是名個棕髮男,皮膚異常白皙,沒有任何身份紀錄。FBI從2003年就開始追蹤他了,但每次都被他僥倖逃脫。這一天,線報說男子在底特律又出現了。為了追蹤同夥,FBI沒急著逮捕他,而是尾隨他來到了郊區的一所房子,派人在房子周圍悄悄埋伏下了。

德國特勤局官員們再也等不下去了,決定進屋看看。於是6名特勤隊員端著槍摸了進去。屋內果然沒人,屋子也是稀鬆平常。4名隊員摸進了一個大廳,看到對面牆上正中央有一道門。這時,門那邊有人喊話了,聽上去像是英語,還是命令式的口氣。隊員們有點嚇到了,一不做、二不休,砸破門衝了過去。

然後他們就看到了另外3個荷槍實彈的軍人,正端著槍瞄準他們。於是雙方一起開始大喊「放下你的槍」。慌亂一段時間後,德國軍人們才發現,他們來到了美國底特律,對方是FBI的特工,正是追蹤高位男子的那幾位。至於那位男子,再一次逃脫了。

在後來的一份報告中,德國隊的隊長說,他們摸進去的時候是晚上,外面正下著雨,一片漆黑。而美國那邊是中午,通過那邊的窗戶可以看到外面陽光燦爛,藍天白雲。一腳跨越白天與黑夜,非常奇妙的體驗。那麼跨越時空之門的時候有甚麼特別感覺呢?他說感到一陣刺痛。然後摸槍的手有觸電的感覺,還看到有小火花。

美國成立了一個秘密部門,專門研究穿越時空的傳送門。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美國成立了一個秘密部門,專門研究穿越時空的傳送門。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而在美國方面,從那以後起就成立了一個專門研究時空扭曲現象的秘密部門,部門負責人是芬尼根上校(Colonel Finnegan)。

芬尼根上校的團隊研究認為,空間扭曲可以分為3類:

固定傳送:這些傳送常少見,一般也不為所知。這個德國老房子就是其中一例。

多向傳送:通過這種空間扭曲可以到達在不同的地方,取決於個體特徵、選擇的通過時間以及天氣等因素。

動態傳送:也稱為「地球蟲洞」,它們不斷移動,出現的位置和大小不可捉摸。有人認為,百慕達消失的船隻可能跟這種動態傳送門有關係。

他們甚至還繪製了一個地圖,上面註明了一些傳送門的地理位置,基本都位於冰島、北愛爾蘭、加拿大和阿拉斯加地區。不過具體位置在哪裏,還是那句話「天機不可洩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