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來臨之時,俄軍不得不放棄了赫爾松,過去的兩個多月裏,烏克蘭軍隊在北部和南部兩線都取得了重大進展。天氣將對未來數月的戰事產生重大影響,俄軍試圖保持目前佔領的地區貓冬,並作為談判的籌碼。烏克蘭軍隊希望將俄軍徹底趕走,在寒冷的冬天裏會再出奇兵嗎?

俄軍戰略性退卻以避免更大損失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估計,俄軍曾在赫爾鬆地區駐紮了2到3萬名士兵,烏克蘭軍方認為可能曾有4萬人之多。 11月9日,俄軍主動放棄赫爾松,迅速撤退到了第聶伯河以東。俄軍不敢背水一戰,而是選擇以第聶伯河為天塹,與烏克蘭軍隊形成對峙態勢。

俄軍新任前線指揮官顯然吸取了教訓,並最終說服了克里姆林宮,承認了戰略上的失敗,但保住了數萬士兵的生命,也避免了更多的裝備和給養損失。

烏克蘭軍隊已經在赫爾松地區反攻數月,但始終沒有發動正面突擊,一方面為了避免傷亡,另一方面也在儘量拖住俄軍,令俄軍南北不能相顧。烏克蘭軍隊一直使用火炮和海馬斯火箭,封鎖第聶伯河上的俄軍補給線,消耗俄軍有限的補給,令赫爾松的俄軍始終陷於被動。

烏克蘭軍隊還沿著第聶伯河西岸,從北部向南包抄,大有切斷俄軍退路之勢,俄軍從赫爾松撤退,算是明智的選擇。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稱,超過10萬名俄羅斯士兵陣亡或受傷,烏克蘭方面的損失也差不多。烏克蘭軍民置之死地而後生,俄軍卻難以承受類似的消耗戰。

11月9日,美國國防部發出新聞稿《俄羅斯在烏克蘭遭受「災難性的戰略災難」》(Russia Suffers ‘Catastrophic Strategic Disaster’ in Ukraine),對俄軍的撤退做出了評價。新聞稿認為,俄軍已經遭受了巨大的戰略失敗,他們可能失去了一半的主戰坦克,用光了大部份精確制導彈藥,俄軍比他們入侵當初要弱得多。

美國國防部的評價準確反映了俄軍目前的被動態勢,雖然俄軍避免了在赫爾松可能遭受的更大損失,暫時擺脫了一些戰術上的困境,但俄軍部份收縮防線,並未從根本上扭轉戰場形勢。

2022年11月25日烏克蘭境內戰略態勢圖,俄軍在從南到北的狹長佔領區內主要採取守勢(淺粉色),但在長長的戰線上有效分配有限的兵力仍然困難。(影片截圖,大紀元製圖)
2022年11月25日烏克蘭境內戰略態勢圖,俄軍在從南到北的狹長佔領區內主要採取守勢(淺粉色),但在長長的戰線上有效分配有限的兵力仍然困難。(影片截圖,大紀元製圖)

烏軍是否敢破俄軍的長蛇陣

俄軍從赫爾松撤退後,在第聶伯河東岸採取全面守勢,部份兵力還從烏克蘭南部轉向東北部,意圖與烏克蘭軍隊在頓巴斯地區形成均勢,或者互有攻守的拉鋸狀態。不過,俄軍佔領的地區從南到北,在一個狹長的地域內如何保持住整個防禦線,始終是一個難題。

中國古代兵法的長蛇陣,始終是動態的,頭、中、尾能彼此呼應。俄軍在烏克蘭的長蛇陣,南北距離較遠、互相支援困難。9月份,俄軍部份主力從烏克蘭東北部南下,支援赫爾松地區,結果烏克蘭軍隊趁勢在東北部反攻,一路勢如破竹,俄軍丟盔卸甲、連連敗退,隨後還讓出了伊祖姆等戰略要地。

俄軍撤離赫爾松後,烏克蘭軍隊從南部渡河突進的困難變大,但南北兩地的中間區域,似乎成了俄軍新的防守薄弱之處。俄軍目前有限的兵力,在從南到北的狹長戰線上,幾乎無法平均分配。10月底,俄羅斯國防部稱,最新動員的30萬人中,有8.2萬人已經部署到烏克蘭,其餘 21.8萬 人在接受訓練;新增援到烏克蘭的8.2萬人中,有4.1萬人在作戰部隊服役。俄軍新徵的士兵被迅速投入戰場,表明俄軍兵力在長長的戰線上捉襟見肘。

烏克蘭軍隊在東北部的頓巴斯地區一直在進行反攻,但俄軍重新部署防線後,烏克蘭軍隊的進展有限;烏克蘭軍隊拿回赫爾松後,從南部大規模渡河反攻的難度也很大。若烏克蘭軍隊在中部地區集結,向俄軍長蛇陣的腰部發起攻擊,甚至一路突進到沿海的馬里烏波爾,直搗俄軍後方,將成為新的奇兵。

剩下的選擇是,烏克蘭軍隊是否敢於進行此類的大膽攻擊,或者是否有能力展開這樣的突襲,以及是否可能發生在冬季。

2022年11月18日,烏克蘭軍隊的坦克駛向赫爾松前線。(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11月18日,烏克蘭軍隊的坦克駛向赫爾松前線。(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中路突擊恐令俄軍再度顧此失彼

烏克蘭的攻擊意圖,俄軍可能也有所預料,但目前兵力不足,尚無有效應對之法。若烏克蘭軍隊將南部曾經進攻赫爾松的部份主力調往中部地區,加上由北約代訓的新生力量,從中部地區展開突襲,很可能會突破俄軍薄弱的防守,至少令俄軍感到強大壓力。

若俄軍主力又從東北部南下增援,烏克蘭軍隊可複製聲東擊西的戰術,一面佯攻中部,一面組織主攻東北部。若南部地區俄軍北上增援,烏克蘭軍隊也可選擇從南部襲擾。若俄軍不大規模救援,烏克蘭軍隊將能分割俄軍南北的聯繫,形成對北部或南部的半包圍之勢。只要烏克蘭軍隊敢於從中部大規模反攻,就有可能進一步掌握戰場主動權,俄軍則可能再次陷入被動。

在烏克蘭國土上,烏克蘭軍隊有獲得情報和熟悉地形的優勢,北約的情報機構也始終在幫助烏克蘭。一場動態的戰事,對烏克蘭軍隊應該更有利,對俄軍則不利。

俄軍的意圖已經相當明顯,希望主要採取守勢熬過冬天,並盼著天然氣危機能瓦解歐洲,儘早進入談判階段,避免更大的消耗戰。即使此計不成,俄軍新徵調、正在訓練的21.8萬士兵,大多數可能會在2023年春季投入戰場。烏克蘭若想打破俄羅斯的算盤,就需要再出奇兵,至少要擾亂俄軍的計劃。

俄軍最初進軍烏克蘭的計劃存在嚴重缺陷,被迫放棄進攻基輔和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後,兵力更多轉向烏克蘭東北部的頓巴斯地區,但始終不肯放棄佔領的南部地區,導致在從南到北的狹長佔領區內兵力難以分配。烏克蘭軍隊可以繼續利用俄軍的這一戰略錯誤,再次爭取主動。

俄軍撤離南部的赫爾松後,俄烏軍隊在東部、南部處於對峙狀態。烏克蘭軍隊若能從中部突進(淺藍色),分割俄軍東部和南部的聯繫,直取馬里烏波爾,可能會成為新的奇兵。(Google地圖,大紀元製圖)
俄軍撤離南部的赫爾松後,俄烏軍隊在東部、南部處於對峙狀態。烏克蘭軍隊若能從中部突進(淺藍色),分割俄軍東部和南部的聯繫,直取馬里烏波爾,可能會成為新的奇兵。(Google地圖,大紀元製圖)

再出奇兵的難度和風險

俄軍前線指揮部不大可能忽略烏克蘭軍隊從中部突襲的風險,因此勢必有所準備,甚至不排除設下陷阱。俄軍從入侵開始,就一直在尋找機會包圍烏克蘭軍隊的主力,目前也不會放棄類似的企圖。不過,以現在俄軍的實力,恐難以實施包圍作戰,在東北部頓巴斯地區的俄軍主力不敢再輕易調離,僅以南部和中部的兵力似乎難以完成這樣的重任,更多可能是布下大量地雷,以阻止烏克蘭軍隊的進攻。

烏克蘭軍隊應該能準確掌握俄軍的情報,不會輕易掉入俄軍的陷阱。烏克蘭軍隊最大的問題,應該是能否調集訓練有素的軍人和進攻所需的裝備,還有連續不斷的補給。

在消耗戰中,烏克蘭軍隊的損失一樣很大,雖然多國志願兵經驗豐富,願意上戰場的烏克蘭人也很踴躍,北約也在加緊培訓,但組織另一場大規模的攻勢作戰,能否湊足有戰鬥力的部隊,目前還是未知數。如果烏克蘭軍隊準備再次聲東擊西的話,在東北部、中部兩處分兵,甚至在南部三處分兵,足夠的兵力是前提。

烏克蘭軍隊進攻所需的坦克和裝甲車數量可能也欠缺,北約目前還沒有援助更多坦克,只能提供部份升級的T-72坦克,烏克蘭軍隊比較熟悉;而各國其它類型的先進坦克,恐需要長期培訓才能熟練操作。烏克蘭軍隊也繳獲了一些俄軍坦克、裝甲車,但有多少能用、相應的彈藥是否供應充足也不得而知。烏克蘭軍隊的戰機有限,對大規模進攻尚難提供有力支援,相反更可能被俄軍戰機獵殺。

俄軍的空襲對烏克蘭軍隊進攻的威脅也不小,若長驅直入,補給線也可能遭遇俄軍空襲,烏克蘭的高空防空武器若不能安全地迅速前移,地面部隊將暴露在俄軍戰機的狂轟濫炸之下。

冬季攻勢還將面臨其它困難,包括裝備故障增多、惡劣天氣下行動不便等,但俄軍士兵守在冰天雪地的戰壕裏更是一種煎熬。

烏克蘭軍隊組織一場大規模突襲的難度和風險都不小,但這也正是出奇兵的奧妙所在。初冬的地面可能還比較泥濘,進入深冬後,堅硬的地面應該對大規模裝甲突襲有利,12月和1月,大概是烏克蘭軍隊出奇兵的最佳時段。

2022年11月23日,烏克蘭士兵在烏克蘭東北部頓涅茨克地區的一座廢棄建築中訓練。(Anatolii Stepanov/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11月23日,烏克蘭士兵在烏克蘭東北部頓涅茨克地區的一座廢棄建築中訓練。(Anatolii Stepanov/AFP via Getty Images)

結語

最新披露的信息顯示,俄羅斯在9個月的戰爭中已經花費了約820億美元,超過了年度軍費,可能已經佔據俄羅斯政府年度總預算的1/4。據稱,俄羅斯可能正在籌划動員多達500萬人參戰,儘管可能性較小,但表明俄羅斯還不願輕易退出烏克蘭。

長期僵持的消耗戰仍然對俄羅斯不利,但烏克蘭應該要儘快收復國土,若希望進一步獲得更多強力援助,烏克蘭軍隊或許需要繼續努力打破戰場僵局,而不是在僵持中渡過冬天。烏克蘭軍隊能否在冬季裏再出奇兵,可能對儘早結束戰事產生重大影響。#

大紀元首發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