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從目前看來,已經進入了嚴重的衰退。經濟萎縮,通貨膨脹,債務纏身,三駕馬車趴窩兩駕半,再加上失業人口劇增,企業倒閉遍地。中共高層在權力交接的當口,自然不會顧及百姓的死活,清零的荒謬政策和動輒祭出的封城措施,讓奄奄一息的經濟更難以支撐「強國」、「厲害國」的門面。中共希望世界承認其為「市場經濟」,但始終不得其門而入。就在這個紅朝的末世,卻出現了一個把中國經濟變身為「人民經濟」的奇談怪論。它雖然荒唐無比,卻發出了些許非常明確的訊號。

中共國窮途末路之時,從來不缺及時獻媚、迎合上意的御用學者。最近有人居然勞什子地推出了甚麼「人民經濟」的說法,來忽悠中國民眾,欺騙國內輿論。

中共的宣傳機器大肆鼓吹說,二十大後中國迎來重大理論創新,是甚麼由「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轉入「社會主義人民經濟」的重大跨越。這個所謂的「人民經濟學」,是「中國範式」的經濟學,揭示了社會主義的「本質規律」。按照中共喉舌的說法,20世紀90年代後,圍繞中國應該實行計劃經濟還是市場經濟,中國經濟學界產生了巨大的爭論,最終,中國「選擇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明明是中共的無產階級革命、共產主義運動、計劃經濟走不下去了,中國經濟全面的崩潰,最後不得不在80年代初期進行所謂的「改革開放」;明明是資本主義救了中國的經濟,明明是千百萬中國人民的私人企業、私人資本、中國人的勞動積極性和創造性、國人的自由企業精神,才讓中國人終於在1990年代以後,開始吃飽了飯;明明是資本主義這個當初中共殫思極慮的消滅了的社會經濟制度,才挽救了中國人民於水火之中。中共當局居然把這個功勞算在了自己的頭上,還美其名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真是豈有此理!

提出這個概念的溫姓教授在解釋自己的「理論」時說,「人民經濟」的四個特徵,是「自主性、在地性、綜合性、人民性。」並且,維護主權、自主發展、具有愛國主義性質的經濟體,都應該稱為「人民經濟」。這種說法,完全沒有學術的嚴謹和邏輯的推論,是絕對錯誤的。在管理科學、企業管理的所有領域,人民或者民眾或者人,指的就是市場;市場經濟、市場學、營銷學中的「市場」,也就是指的是人民,是具有消費能力的自然人。而所有的經濟和經濟體,也都是圍繞人和人群、族群、國家、和社會開展的。

「人民經濟」的稱謂,讓人聯想起「人民公社」,「人民政府」、「人民民主專政」,這些計劃經濟和共產主義統治的專有名詞。怪不得明眼的人們很快看出來,就是因為「計劃經濟」的名聲太臭,中共又羞羞答答的不願意承認市場經濟的優越性,也不願意接受公平競爭的資本主義經濟,就弄出來了這個無厘頭的「人民經濟」。

人民經濟的所謂「四個特徵」:其「自主性」,其實是脫離國際分工合作、閉關鎖國、與世界脫軌,在產業鏈外移之際打腫臉充胖子;其「在地性」的含義,則是地方保護主義、畫地為牢;其「綜合性」,則是新的大一統、計劃經濟、指令經濟、和政府的全面控制;其所謂的「人民性「,是重新回到「一大二公」、人民公社、大集體,它恰恰是反人類的,是為了維護中共的國進民退、剝奪中國人民的自主權和私人企業權益。

能夠提出這樣沒有邏輯、沒有思辨、沒有常識的概念的人,其動機和心態,真的是令人費解。據說這位溫姓教授還是新聞學畢業的,曾經是農業專家和中國的管理學博士,是中國某大學的「可持續發展高等研究院院長「,還是中國的甚麼改革雜誌的社長兼總編,是知名的農業專家,還曾經在美國學習過。

無休止的折騰、無休止的盤剝、無休止的割韭菜的中共,在中國人民剛剛喘了一口氣的時候,又開始折騰,繼續地剝削。他們無休止的貪慾促使其再次揮動起鐮刀,在剝奪中國人民財富的同時,還要進一步剝奪中國人民的自由。在經濟管理和經濟規劃中,這樣的一個沒有理論根據、沒有現實基礎、沒有常識和理智的怪胎 —「人民經濟」,就這樣出台了。所謂的「人民經濟」的核心,這個經濟模式,按中共的描述,是「有效市場、計劃發展、有為政府、舉國體制、組織人民」的「五位一體的經濟模式」。中共的喉舌和御用學者甚至不諱言,新經濟模式的目的,就是為了一種滿足中共權貴貪慾的「資源配置和財富分配方式」。並且,他們要以「人民經濟」取代「市場經濟」。

不太知道這位御用學者的來歷,他似乎一直很低調,以前也有過很多仗義執言的做法,但似乎晚節不保,沒能善始善終。更加遺憾的是,提出這個用「人民經濟」替代「市場經濟」的說法之人,正好展示出其既不懂經濟、也不懂市場的境界。因為,任何經濟的主體,都是人民;市場經濟國家依賴人民、依賴選民、依賴消費者,來發展經濟;壟斷和專制的經濟體,從古巴到北韓到中國,也都必須依賴民眾、依賴草民、依賴韭菜、依賴廉價勞動力,來發展其自身的經濟。人類社會的經濟體,無一例外,都是依賴人的,不管是自由人的還是奴隸、奴工、農民工的。

目前人類社會的經濟體系、經濟系統,尤其是發達國家的現代經濟體系,哪怕是中國這樣一個中等發達的經濟體係也是一樣,它們都是一個個非常複雜的巨系統。系統的特點之一是其複雜性,因為系統結構複雜,所以計劃經濟的模式不管怎麼樣精密、鉅細靡遺,也沒有辦法詳盡的描述所有的供求關係,也沒有辦法以其觀察到的參數規劃經濟和生產。所以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計劃經濟體制,即使是在僅存的幾個共產主義國家,從中國到越南到古巴和北韓,都基本被拋棄殆盡。當然,系統的複雜性還是因為人心的複雜,是人的自私、變異、和複雜化造成的。

經濟系統的第二個特徵就是有人的參與。經濟系統的主體是人,因為人們的不同,其個性、能力、資源、和偏好的不同,在系統中的參與和對系統的貢獻,乃至從系統中的索求,都非常的不同。經濟系統的第三個特徵,是體系中的人和人們,從個體到群體,有不同的理智和智慧,有從節儉到奢華不同的消費習慣,有短時間和長時期的不同考慮,會有非常不同的人生目標和達到目標的策略。

經濟學中,經常談到生產的四大要素,亦即勞動力、土地、資本和企業家精神。勞動力當然是人帶來的,土地在正常國家,不是土地私有就是國有。資本也是一樣,資本家和上層人士擁有資本,中產階級和低產階層也有資本,只不過是不太多,他們的銀行儲蓄也成為投資資本的一部份。即使是在中國這樣的共產黨統治的、號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國家,土地和資本也是由「人」擁有的。中國的土地和資本是誰擁有的呢?這年頭,平民百姓可是不敢驕傲和自豪的說,「我們是國家的主人」、「無產階級當家作主」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國的土地和資本是在中共權貴手中。人們可能看到一些「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發了大財,積累了大量的資本,「擁有」大量的土地,但那些土地和資本很可能不是這些人的,他們只是前台的夥計,是白手套,是幕後的中共權貴的經理人。

所謂的「人民經濟」這樣荒誕的、為中共進一步地掠奪和控制背書、拼湊理論基礎的偽學術「理論」,連中國大陸的學者們都看不下去了,紛紛地出面批評、公開譴責。他們指出,這樣的不學無術、不尊重常識、但流傳甚廣的觀點,其始作俑者沒有責任感,也讓中國的民營企業家憂心忡忡。另一位經濟學者引用了羅素的話:「這個世界的問題不在於聰明人充滿疑惑,而是傻子們堅信不疑。」他送給這位溫教授的話是:「做個人吧!」話雖然難聽和苛刻了一些,但也一針見血,指出了問題的癥結。

中國經濟搖身變成「人民經濟」,雖然加上了「人民」的字眼,但恰恰剝奪了人民的權益,其所發出的訊號,就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即將蛻變成為一個沒有個人、沒有私人、沒有人性、沒有人本主義、沒有人的尊嚴、沒有人民的地位,這樣一個由共產暴政延續統治下去的、叢林的和非人類的社會。#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