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在21世紀,已經發生了六宗死亡人數超過10人的大規模校園槍擊案。所有這六宗案件都是由沒有父親陪伴成長的男孩所為,從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到德州校園槍擊案。」沃倫法萊爾說。

近期可怕的德州校園槍擊案,引發了關於槍枝管制、學校安全和精神疾病的激烈辯論,但是有一個關鍵問題沒有被討論——那就是沃倫法萊爾(Warren Ferrell)寫的《男孩危機:為甚麼我們的男孩在掙扎?我們該如何出手相助?》(The Boy Crisis: Why Our Boys Are Struggling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一書的內容。

法萊爾說:這(父親的缺席)既是預測自殺的最大因子,也是男孩患精神疾病、吸毒成癮的最大原因之一。

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沃倫法萊爾,歡迎你再次作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法萊爾:哦,我一直非常期望著與你交談,也一直喜歡你們的節目。

1. 孩子成長在同一環境 為何男孩殺人?

2022年5月29日,美國總統拜登夫婦在德州羅布小學的槍擊案遇難者紀念場地獻花。(AFP)
2022年5月29日,美國總統拜登夫婦在德州羅布小學的槍擊案遇難者紀念場地獻花。(AFP)

楊傑凱:好的,沃倫,在最近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後,我就一直在想著你。其中一個情況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做出這種可怕行為的年輕男性,是在沒有父親陪伴、極度缺乏父親陪伴下成長的,正如多年來許多人所經歷的那樣。而你一直在寫有關的書和文章討論這方面的問題。

法萊爾:是的,確實如此。而且我看到,每次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後,我們都會

聽到(各種言論),比如在(2022年5月紐約州)布法羅(一家超市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後,(註:因槍手案發前稱自己是白人優越主義者)我們聽到有人用「大替代論」(譯註:一種陰謀論,大意是非白人被蓄意帶到美國和西方國家,來替代白人,以實現某種政治目標)煽動仇恨。

然後下一次我們聽到(槍擊案的原因是槍手太容易)獲得槍枝,下一次則聽到(槍擊案的原因是)「有毒政治」、不良家庭價值觀、媒體報道中的暴力(渲染)、電子遊戲中的暴力以及精神疾病等等說法。可是,你想,一個大規模槍擊的槍手,怎麼可能沒有精神疾病呢?

但關鍵是,我們的女兒生活在同樣的家庭,有著同樣的家庭價值觀。她們接觸到同樣的「大替代論」煽動的仇恨、同樣的「有毒政治」(譯註:編造謊言,煽動仇恨,使問題由於複雜化而得不到解決的言論)。她們接觸到同樣的槍枝,同樣的電子遊戲,同樣的媒體,她們患有類似的精神疾病,但是我們的女兒並沒有去殺人,而我們的兒子在殺人。

沒有人加以深究,我認為,有兩個主要問題。一個是:我們的兒子怎麼了?為甚麼是我們的兒子出問題?不僅僅是我們在美國的兒子出問題,當其它國家的殺戮和大規模槍擊事件發生率也很高時,在那裏也是男孩出了問題。

2. 大規模校園槍擊案 都是沒父親陪伴成長 的男孩所為

我們忽視了我所說的「男孩危機」。男孩危機,出現在53個最大的發達國家。在美國,已經有六宗大規模槍擊事件,是導致10人以上死亡的大規模校園槍擊事件。所有這六宗造成10人以上死亡的大規模校園槍擊案都是:

1)由男孩所為。

2)所有這六宗案件,都是由沒有父親陪伴成長的男孩所為,從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一直到德薩斯州校園槍擊案。

甚至沒有人把「父親缺席」視為一個需要考慮到的問題,同樣也沒人重視或提問「我們該如何出手相助?」我說沒有人,但是該慣例有兩個例外。在佛羅里達州,佛羅里達州的眾議院議長真的買了一本《男孩危機》,因為他有三個兒子,然後他把書送給了佛羅里達州眾議院的共和黨和民主黨領導人。

長話短說,他們起草一個法案來解決父親缺席的問題,他們稱之為「父親危機」。佛羅里達州眾議院的每一位共和黨人和每一位民主黨人都投票支持該父親危機法案,支持投入7,500萬美元制定計劃,激勵父親更多地參與到家庭事務中。隨後,德桑蒂斯州長簽署了該法案,使之成為法律。

但是總的來說,「男孩危機」或者「父親缺席」的問題被迴避了,儘管它就在我們眼前。它補足了很多其它理論,因為其它理論涉及女孩和婦女接觸到的領域,可是,她們沒有製造過大規模的槍擊事件。

楊傑凱:沃倫,正如我們過去討論的那樣,無論是私下還是在鏡頭前都討論過,相關性並不一定意味著因果關係,對吧?你說,是的,在最近六宗大規模校園槍擊案的槍手都有「父親缺席」的情況,但這個因素到底如何發揮作用?你怎麼能這麼肯定那是(導致問題的)一個因素?那是最重要的因素呢?

法萊爾:是的,一旦研究「父親缺席」的現象,我們就會意識到這也是預測自殺的最大因子,而大規模槍擊事件既是兇殺案也是自殺案。如果我們更仔細地觀察,就會看到它(「父親缺席」)是男孩精神疾病和男孩吸毒的最大原因之一,也是電子遊戲成癮的最大原因之一。我給你舉一個具體的例子。

首先,更大的問題是(解決這是)相關性還是有因果關係的。理查德沃沙克(Richard Warshak)恰好也想弄清這一點,他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心理學家,非常注重學術。他召集來自世界各地的主要研究人員和心理學家,說「這些有重大問題的男孩有甚麼共性?他們既是大規模槍擊案的槍手,也有一般的精神健康問題、身體健康問題、有吸毒過量致死(風險)、從高中輟學、失業等等問題」,他們審視每一個不同的指標。

而結果都是一樣的。這些人是百分之百的學者。如果你對學者有所了解,就知道他們幾乎在任何事情上都不能達成一致。然而,他們最後都同意,問題最大的孩子是那些在父母離婚後沒有父親參與的孩子。而且,父母離婚後,與父親在一起的時間不足30%的孩子就會出現嚴重問題,與父親在一起的時間不足40%的孩子會出現重大問題。父母離婚後表現最好的孩子,是那些與父親和母親在一起時間均等的孩子。

3. 雙親家庭: 社會上成功的最佳指標

楊傑凱:好吧,我插上一句,但是一般來說,人們認為,預測(一個人是否)生活上成功、社會上成功等等成功的最佳指標是,(這個人是否)來自雙親家庭,對嗎?

法萊爾:對。

楊傑凱:無論左派右派,所有的社會學家基本上都同意這一點,對嗎?

法萊爾:確實如此。公平地說,民主黨人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我是以這樣的身份講話:我曾是全國婦女組織在紐約市的董事會成員,我在世界各地就婦女問題發表過演講,我往往會對民主黨的思想和觀點有同感。但是,當我去愛荷華州與民主黨候選人討論這個問題時,有一些人,如希肯盧珀(John Hickenlooper)和楊安澤,非常同意我的觀點。

但是,當他們的競選經理看到他們的候選人同意我的(這個)觀點時,他們兩人的競選經理都走到我跟前對我說:「沃倫,我們不能讓我們的候選人,就父親的大量參與對男孩成長的重要性大聲疾呼,因為我們害怕疏遠我們的女權主義群體。」

我說:「請多給我解釋一下。」他們說:「好吧,在離婚案件中,我們的女權主義女性希望能選擇全職撫養孩子,或兼職,或與新的人結婚,重新開始生活,搬走。」

今天在美國,42%的母親,即有孩子的婦女,在沒有孩子父親參與的情況下撫養孩子。有時他們會在同居的情況下參與幾年,但是父母同居一般在(這個)孩子出生後只持續三年。因此,孩子在平均三年後幾乎不可避免地失去了父親的參與。

4. 父母教育差異: 父親更傾向於嚴肅執行底線

楊傑凱:你開始提到由於「父親缺席」而發生的一些事情。事實上,我是從你那裏學到這個詞的,那就請你為我再多講講吧。

法萊爾:好的,如果沒有父親參與,會有這麼一個狀態。父親和母親的養育方式大約有八、九種的風格差異,孩子表現最好的撫養方式是我稱之為「檢查和平衡」的方式。比如,孩子說:「媽媽,我可以爬樹嗎?」母親說:「親愛的,也許幾年後可以,現在你還太小,可能會掉下來,可能很危險。」如果單問父親,他會說:「嗯,這有點高,要小心,我相信你會小心的。」

這只是爸爸式和媽媽式育兒方式的眾多差異之一。對那些擅長唱歌、打籃球的孩子,母親們更有可能給予很多讚賞:「你可以成為NBA的一員」,「你可以參加奧運會」,「你可以這樣」或「你可以那樣」。然後,當孩子想去參加一個聚會,而不是參加訓練,為參加奧運會做準備時,母親會說:「哦,是的,你可以去參加聚會。」父親更有可能說:「你知道嗎,親愛的,如果你有這個願望,想參加奧運會,或者想進入NBA,這需要自律。我會支持你,如果你想投入這些時間,我們會僱人輔導你。但是,如果你不想投入這些時間,那你就是在胡鬧,浪費你的時間,你最好在家做工作。」或者說些類似的話。

也就是說,父親們更傾向於嚴肅執行底線,並且在執行過程中教會孩子自律,懂得推遲享受、關注細節等道理。因此,主要由父親撫養長大的孩子患多動症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因為他們被要求專注於他們正在做的實際事情,而不能從媽媽那裏討價還價討得便宜。

楊傑凱:沃倫,你在一開始就提到,這些槍擊案的槍手主要是男孩和青年男子,對嗎?從來都不是女性,或者說不太可能是女性或女孩。現在我能聽到對此的回應、目前的社會上的回應,人們會說:「嗯,這都是(因為)『有害的男子氣概』。」對嗎?我看到的是,很多人會說:「看哪,『有害的男子氣概』又一次表現出來了。」你如何回應這種說法?

5. 男孩擺脫不了失敗感 如何解決 「有害的男子氣概」

法萊爾:這是對「有害的男子氣概」的挑戰,(讓我來)分析一下「有害的男子氣概」。首先,一個頭腦正常的人不會無視這樣一個事實:一個大規模槍擊案的槍手正在表達「有害的男子氣概」。問題是,我們如何解決「有害的男子氣概」問題?它是怎麼回事?它來自哪裏?為甚麼我們從那些談論男性特權的人那裏同樣也聽到談論「有害的男子氣概」?

「有害的男子氣概」的確存在,但它並非來自男性特權,它來自於每一代人都有的戰爭。縱觀全部歷史,社會中總要有「山姆大叔」或者類似的人,父母強制要求男孩準備成為我們所說的英雄。而當一個男孩去打仗時,稱他為英雄是我們給他的社會賄賂,讓他們願意成為犧牲品,願意犧牲自己,這樣社會中其他人才能活下去。好消息是,我們得到了保護;壞消息是為了成為一名士兵,你必須拋棄你所有的敏感。你受到的訓練是:你的感受不重要。因為如果每個人的感受都要被照顧,戰爭機器就不能最有效地工作。因此,你必須把感受憋在心裏,把恐懼憋在心裏,這就會產生有害的東西。所有這些東西在我們的體內滋生,使我們無法充滿人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