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財政部8月15日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中國自去年12月開始,連續7個月減持美國國債,合計共減持了1,130億美元。其中,中國6月份持有的美國國債為9,678億美元,在5月份首次跌破萬億美元後,繼續減持了130億美元。

中國目前持有的美國國債為2010年6月以來的最低值。中國持有美國國債首次跌破萬億美元時,中共官媒「第一財經」報道稱,美國國債持有量波動的原因為「中國外匯儲備已趨於穩定」,以及要分散海外投資風險。中共官媒「上觀」網8月16日則稱:「在美聯儲加息周期下,美债持有风险上升。」

但最新的TIC報告顯示,外國持有美國國債的總量在6月份合計74,308億美元,比5月份的74,257億美元淨增加了51億美元,即在中國6月減持130億美債的同時,其它國家共增持了181億美債,其中日本增持了126億美債。

對於「美债持有风险上升」的說法,長期關注中國經濟的經濟學博士李松筠認為是「無稽之談」。

她於8月17日對大紀元說:「最新數據顯示,美國7月份的消費者價格指數和生產者價格指數雙雙下降,意味著通脹有可能已經或者將要見頂;另外,勞動力市場也依然強勁,7月新增50萬個就業崗位,失業率降至近半個世紀以來的最低水準,這絕不是經濟瀕臨衰退的狀況。而且美國二季度GDP同比增長2.3%,中國二季度的GDP同比增長0.4%。持有美債的風險,怎麼可能比持有人民幣債券更大呢?」

她認為,中共央行是在通過賣出美債、買入人民幣來穩定人民幣匯率,因為「資本外流導致人民幣承受貶值壓力」。今年2月至7月,中國債市連續六個月出現外資淨流出,境外投資者累計減持人民幣計價債券820億美元。

李松筠分析人民幣面臨的貶值壓力主要來源於幾個方面:首先是美聯儲加息;其次是中國經濟疲弱以至於必須減息;再者是俄烏戰爭所引發的制裁中共的擔憂。

她說:「這些導致資本外流的因素,都不會在短期內消失,所以中共當局出手干預,以維持匯率穩定,除了限制企業和個人換外匯,以及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之外,就是通過賣出美元資產後再買入人民幣等,而這必然導致外匯儲備的減少。」

「雖然說一定程度的匯率貶值可以刺激出口,但匯率貶值也同時存在負面影響,比如對進口企業的生存造成很大的壓力。」

中國7月份的外匯儲備(Foreign currency reserves)為31,040.71億美元,較今年1月份減少了1,175.61億美元。

就中共官媒提出的「中國外匯儲備已趨於穩定」,李松筠認為中國的外匯儲備其實「並不寬裕」,因為雖然7月份的外匯儲備仍保持在3萬億美元以上,「但是中國的外債餘額在今年3月末也維持在2.7萬億美元以上」。

因此她認為:「如果要通過消耗外匯來穩定匯率,肯定是不能持久的。而且買入人民幣,意味著進一步收緊流動性,抵銷降息和其它貨幣寬鬆政策所起的作用,會進一步衝擊中國國內經濟。所以,從現在來看,中共政府可能會允許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貶值,已經有分析認為,到今年年底,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甚至會達到7。」

為進一步寬鬆貨幣,中共央行於8月15日超出市場預期的下調了中期借貸便利的利率,降幅為10個基點。中共官媒「中國財經」報道,降低此利率是因為中國7月份的經濟數據較6月份「全線走低」,「顯示近期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