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季開始我在附近的一所市立大學讀英文。同學姜梅給我來電話,建議我去另一所市立大學讀學分課。她說那個學校選課比原來的學校容易,申請助學金也比較容易。她夏季選了10學分的課,因為家庭屬於低收入,申請到了2,000美元的助學金。

美國的學校

我按照她的指點來到了學校,在海報欄上看到,低收入者如果選到12學分的課,屬於全職學生,可以申請到最高限額的獎學金。如果不是全職學生,同樣可以申請,但是申請不到最高額度的助學金。

姜梅說,這些助學金足夠一個學期的學費、書本費和來回的車費了。美國學分課的課本比較貴,有的一本要一百多。美國的學費,本地學生和國際學生差異很大,前者是後者的十分之一。

市立大學就是我們在中國國內說的社區大學,入學沒有門檻,只要你想學,就可以來註冊。有一些課程會有先修課程的要求,如果你想修理科的課程,需要基本的數學能力,但是美國的考試不是為了難為人,只要達到一個基本的標準,學習的時候夠用就可以通過。

我在原來的市立大學註冊學英語後,參加了ESL分級考試,然後有學習顧問和我面談,根據我的目標建議學哪個級別的課程。這個分級考試,市立大學之間互相承認,有的學分課,學校之間也互相承認,當地的世界名校就承認市立大學的部份課程學分,不僅如此,還會到市立大學來招收學生,大學精神何其寬廣。

美國名校的氣度還體現在招生標準上。姜梅說,要找個地方做義工,義工時數是衡量一個人奉獻精神的一個標誌,越是好的大學越看重這個。要是沒有義工經歷,成績再好申請好大學也很難。

這所學校的每門課程都會註明,哪所大學接受這些學分。如果你想上名校,選課的時候可以儘量多選名校接受的學分。

市立大學很像是大學預科,每年都會有大學來這裏招生。市立大學也像是國內的高職,還有實用技能課,比如辦公室工作需要的電腦、秘書之類的課程。美國的學分課非常嚴格,遲到三次,可能就會被老師踢出去,沒人認為這是老師在和你過不去。一小時的學分課,會有大約兩小時的課後工作,平時表現佔總成績的60%以上。

在美國讀大學不像國內那麼輕鬆,臨時抱佛腳就行了,如果老師不讓通過就是難為誰一樣。在美國讀大學,要有在國內中學生學習的勁頭。

美國的大學沒有圍牆,大學的精神也是開放兼容的,轉學分、轉學都很容易。姜梅跟我說美國的教授如何謙和,教授只要認為你是真的來學習的,就對你非常客氣,平易近人,不像在國內,要找關係啊,很累人。

低收入與面子

在國內讀大學的時候,同學中的貧困生、特困生都不太願意讓人知道自己家境困難,彷彿是很沒面子的事。那時特困生可以減免一部份學費,但是貧困生並沒有甚麼助學金,當時班上的幾位貧困生都靠借錢交學費。

但是在美國,即使中國人待一段時間後,也不覺得低收入是丟人的事,好像低收入是一張令牌,只要一亮出來,不是免費就是補助。我問姜梅怎麼申請助學金,她說很簡單啊,帶上證件,證明你在這裏待夠了一年,帶上去年的報稅單,證明你是低收入,很快就辦完了。我在網上一查,還可以在線辦理。

在美國,證明甚麼,只需要你自己證明,這種辦事程序,不僅簡單輕鬆,也讓人感到本來就該有的做人的尊嚴。在中國,這裏蓋章,那裏蓋章,繁瑣之外,每一個程序都讓人感到尊嚴的消蝕,彷彿你不屬於你自己,而附屬於一個叫政府的東西,甚麼都需要它來為你證明,為你決定,把你折騰夠了之後還要你感謝它。在美國,無論政府為你做了甚麼都不需要你去感謝。本來嘛,政府拿著納稅人的錢給納稅人花,為甚麼要感謝?

對讀書的態度

我在國內大學畢業的時候,聽說過一個故事。一位學生考中國XX大學的文科研究生,因為本科不是這個學校畢業的,所以分數夠了,卻沒有導師收他,因為導師更願意收本校畢業的學生。這件事也真是搞笑,在人文領域,我不相信一個心胸狹隘的導師會有甚麼出色的學術成就。而在美國,導師更願意收外校的學生,避免學術上的近親繁殖。

在美國讀書,感覺政府千方百計給你提供條件,唯恐你想讀書但是因為甚麼不能讀一樣。在國內呢,明明可以多修幾條路多建幾座橋讓大家走,非讓你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有多少英才擠不過去,一失誤成千古恨。

國內的高考,實行短板理論,有一門功課不擅長,很可能整個高考就栽了。但是在美國,教育制度是在充份發現你的長處,鼓勵你的長處。

學費與助學金

美國的政府網站和媒體會經常發表一些數據和新聞,比如關於大學漲學費嚷嚷得很厲害,媒體猛烈質疑為甚麼消減教育經費還給校長加薪。新聞和實際社會不完全等價。中國的人均工資、人均住房面積,都是「被平均」的,和絕大多數的百姓生活不搭邊。同樣,僅僅從新聞的角度,不能完全了解美國社會。比如教育經費減少,大學學費漲了,可是大學同時推出了一項優惠政策,對中產階級家庭減輕學費負擔,至於低收入的,補助就更多。僅僅一個市立大學的學分課,申請的補助不僅足夠學費,生活費也夠了,如果你不是過一種奢侈的生活。

在市立大學讀學分英語課,居然還有助學金,天上掉餡餅了哦,在國內上學的時候,即使有,也掉不到我這樣平民家庭的學生身上。

在國內,農民的孩子終於考上了大學,本來是喜事,可是時不時傳出父親因無力負擔高昂的學費而自殺的消息,喜事成了喪禮。我無法想像,這種事對這些考生的心理影響有多大,或許是一生難以釋然的痛。一個社會這樣對待這些未成年的孩子,你期待將來他們怎樣回報這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