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下滑,疊加防疫反覆封控,給各行業帶來不小的影響。其中,二手奢侈品店舖倒閉不少,更有女子拿出10幾個名牌包賣掉,以支撐搖搖欲墜的生意。
 
田哥是一名網紅奢侈品鑒定師。許多在他手中買下奢侈品包的女孩們,又找他再次折價賣掉。

據上海熱線8月2日報道,「包內頂流」的愛馬仕降價了。田哥表示,愛馬仕品牌的其中一款「喜馬拉雅」一度被炒出近150萬(約22萬美元)的「天價」。而這兩年,喜馬拉雅也折價了,他今年收到了6個喜馬拉雅,比往年都要多,卻只賣出去了兩個,價格也打了9折左右。

杭州一名女子一次賣掉了10多只愛馬仕的包包換取現金。報道稱,這些包有的是她丈夫生意好的時候買給她的禮物,有的是女子去年在田哥這裏買的。田哥一邊把包送去先鑒定,一邊問她為何要賣。她告訴田哥,丈夫公司生意不太好,現金流快撐不下去了。

疫情封控造成的供應鏈中斷,首當其衝的是外貿生意受到影響。來找田哥大批量賣名牌包的客人裏,幾乎都是做外貿生意的。曾經在義烏等地創造財富的商人們,面對著說封就封的防疫政策,幾乎找不到出處。

報道說,田哥回收最多的包,不是來自散戶,而是同行倒閉的店舖。上半年的疫情讓許多二手奢侈品實體店幾乎沒有了客人,線上賣出去的貨被積壓在快遞網點發不出去,許多年前囤貨的商家手中的貨賣不掉,資金鏈也跟著斷裂。

其實不僅是愛馬仕,很多奢侈品在二級市場都出現了價格跳水的情況。 「手錶頂流」的百達翡麗也不例外。兩個月前,勞力士、百達翡麗的手錶價格突然飛漲,僅一天就漲1~2萬元(約1,500~3,000美元)。田哥的兩個朋友合起來入手了一款售價近120萬元(約18萬美元)的百達翡麗手錶,打算趁著漲價「賺一筆錢」,沒想到這款手錶在被炒到價格最高點後,突然直線跌落。

同在奢侈品行業的李怡,今年也回收了很多大額的奢侈品。 「有一位30多歲的男士帶了價值300萬(約44萬美元)的奢侈品過來,有錶,有包,還有一些首飾。」她說。

李怡的店在杭州的金融中心象城附近的辦公樓裏。她說,「4月的某一天,股市綠字當頭,朋友圈裏一片哀嚎,店裏接到了近30條想來店裏出手奢侈品包的信息,有些就來自附近上班的金融圈人。」

李怡今年有一個強烈的感受,包賣不動了。來店裏的這些金融人士幾乎都是鑒定後賣掉,即使有人進來逛逛,也是禮貌問價。因為疫情封控影響,大家口袋裏沒錢了。

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夏一凡對大紀元表示,中國經濟整體下滑,疊加防疫反覆封控的影響,很多地方的經濟增長都被放慢了速度,甚至停擺。各行各業都不景氣。中小微企業紛紛倒閉,政府不管,人們只能自救,在沒有保障只能自救的情況下人們不敢消費,也沒錢購買奢侈品。甚至為了維持生活還把現有的奢侈品賣掉,以後會更慘。

夏一凡認為,這只是開始,還會繼續下滑,而且是擋不住的。 @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