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武漢經歷第一波感染者死亡爆發階段

我們前兩天節目裏,提到了武漢當地的市民方斌,他曾去武漢第五醫院現場、紅十字會辦公室等地方,拍攝真實情況,傳遞到海外。自從上次被公安抓走,很快釋放後,最近他再次被當地派出所找上門,但根據錄像看,這些穿著隔離服的警察沒有成功。

目前,像他這樣勇敢傳遞資訊的人,在國內還很多,讓我們得到了大陸防治疫情,不同角度的資訊。只是很多人沒有曝光自己的身份,在這裏,也希望爆料的民眾,更加注意安全。

武漢當地一間殯儀館工作人員說,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1月28和29日開始,武漢進入第一期感染者死亡的「爆發階段」,90%人在上班,全天候24小時運轉,而且這位工作人員說,不是別的24小時運轉,是「燒屍爐」24小時運轉。而且遺體從收屍到火化,不經過家屬,因為家屬要隔離開,因為怕感染家屬,他說的這一點,不知道是針對所有遺體,還是部份遺體。

從國內傳出的畫面,我們能看到,1月28日後在武漢疫區,遺體出現在火葬場內,在醫院的走廊,在居民小區,還有在大街邊上。

醫療資源緊張 政府部門扣「口罩」充公

大量死亡病例的出現,除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肆虐,還有其它原因,比如,醫療資源的緊張,等等。

一位武漢王先生對媒體曝光說,新聞上說某個醫院有床位,但是去了才知道根本沒有,市長熱線和別的有關部門電話都打不通。

醫院資源不足,問題其實早已存在。大陸《南方周末》最近報道,在當前疫情中,全國有一百六十多家醫院向社會求援,反問醫院物資儲備為何不足?這篇報道現在已被中共勒令刪除。因為報道中揭露,全國的衛生系統醫療物資儲備,都是花架子,只有最多應付5天的儲備。

在武漢,疫情爆發後當局修建了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但是無法滿足眾多普通市民因疫症而求診的需求。於是,2月3日晚,武漢市修建三所「方艙醫院」,分別是設置了2000個床位的「武漢客廳」、1,000個床位的「國際會展中心」、800個床位的「洪山體育館」。不過病床之間距離小,沒有間隔,而且上千人需要共用幾個洗手間和浴室,條件堪憂。

在醫療物資緊缺的情況下,有的地方不是通過政府途徑補充資源,而是扣留民間物資充公,也引起媒體關注。《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在雲南大理市官方,2月1日給當地順豐快遞大理分公司,發出了一份「暫扣通知書」,說是因為當前疫情防控形勢嚴峻,全市防疫物資極度緊缺,因此,根據一些已有的政府法律條文,對該單位的598箱沒有中文標識的口罩實施緊急徵用。就這樣,收歸國有。但是《自由亞洲電台》採訪專家說,這種情況要由立法機構授權行政機構,頒佈緊急法規,大理官方這種做法是嚴重違法的行為。

而值得一提的是,距離雲南很遠的黑龍江省高級法院,則發出《緊急通知》,要嚴懲有關疫情防控的多項犯罪。其中有一項就是,貪佔、侵佔用於預防、控制疫情的款物,還有故意傳播中共病毒病原體的人,最高可判死刑。不知道黑龍江的這一新法規,如果移植到雲南,是否適用於大理那件扣押口罩的事情。

多地封城封路 不當舉措加劇緊張氣氛

除了有醫療資源不足的現象,面對洶洶的疫情,大陸很多地方陸續封城封路。例如,繼浙江的溫州2月3日封城之後,浙江杭州也在2月4日凌晨,開始對市內鄉村小區進行「全封閉式管理」,人員進出要出示有效證件,並且測量體溫,參與集體聚餐和聚眾活動的單位和個人,要嚴肅處理。

對於類似措施,很多觀察人士認為,這樣做效果有限,而且在有限阻隔疫病蔓延的同時,也讓很多人擔心,會不會進一步造成潛在的其它物資的緊張。而在這種緊張情況下,一些地方的做法,似乎增添了這種緊張氣氛。

例如在湖北黃岡,公安直接把一些家庭的大門鎖上,防止人外出。不過我們現在使用的這段畫面,我非常懷疑是擺拍,公安鎖門的時候,時不時看看鏡頭,然後問裏面的人是不是有米有菜,裏面的人非常配合,一點也不反抗,問題是如此明白事理的人家,還鎖甚麼門呢?就靠人家自覺好了。不管這段影片是不是擺拍,公安防止人外出,從外面把門鎖上,不得不說,有一點荒唐。

在另一個地方,還有宣傳隊在沿街宣傳防疫,景象彷彿是幾十年前的政治運動復活。幾個穿著紅馬甲或黑衣服的人,沿街喊著這樣的話:只要還有一根蔥,不往菜場裏面衝,只要還有一滴油,超市裏面不露頭,只要還有一口氣,待在家裏守陣地。

也有的地方,警察全副武裝,防止人員流通,加劇了本就緊張的氣氛。

除了禁止出入,一些地方還直接上門抓人。

在這個畫面中,就是有關部門人員,去抓來自湖北的人。

如果說以上畫面,工作人員還有所節制的話。那麼下面這一幕直接從家裏把人拽出來送去隔離,真是讓旁人看了,也心裏發慌。

我相信,如果以上這些畫面,能在中國大陸公開播放出來,一定能提醒有關人員,改進做法,從而讓疫情防控更有效,起到輿論監督的作用。但可惜的是,以上很多畫面,只能在海外媒體流傳,而向海外媒體爆料的人員,自身安全也同時面臨風險。

目前,當局對疫情輿論的把控,越來越嚴厲。這個話題,我們要先從近幾日,習近平在公眾視野中消失說起。

習近平多日離開公眾視線 眾人問:他去哪了?

從1月28日在北京會見世衛總幹事譚德塞之後,習近平至少一連七天沒有在屏幕上露臉。在我們節目播出的時候,不知道他會不會又出現。「習近平去哪兒了」?這是最近網上一句熱門的問話。本來有傳言說,他去了疫區武漢,但是2月3日,央視新聞聯播,說習近平在北京主持了一場政治局會議,談了防疫工作的處理原則。不過呢,習近平和其他常委的會議畫面一點都沒有,就是主持人一直讀稿,讀了十幾分鐘。

會議中提到幾個重點,要加強「輿論引導工作」。隨後,2月4日,中宣部就立即行動,調集記者三百多人,進入湖北進行報道,是去第一線毫無選擇地揭示真相嗎?當然不是,中宣部新聞局長說,報道主題包括: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這個一時間難以想到跟疫情防治有甚麼關係,當然還有另一個主題是相關的,就是:疫情防控宣傳。注意,是「防控宣傳」,不是要求「反映疫情第一線的真實消息」。

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中宣部在2月3日當天,還下達了另一個指示:嚴格審查所有涉及中共病毒疫情的報道。包括鳳凰、界面、澎湃、財新、財經雜誌等等,連之前的有關報道,都要審查。

大家知道,2月1日,就是《財經》雜誌,登出了一篇長文《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這篇文章被公認,通過採訪時幾個中共病毒患者家庭,反映了他們遇到的真實困難,包括求醫問診的重重艱辛。但不久,這篇文章就被中宣部下令刪除。

珍惜多元聲音 保護國內爆料人安全

根據我得到的消息,當局對疫情報道的管控,是非常的嚴格,就像給外界爆料的武漢人方斌,之前被警察抓走時,警察跟他說的那樣:只希望是一種聲音。

這個時候,那些爆料的人和發出不同聲音的平台,就顯得非常重要。有的朋友說,社會要穩定,政府做的沒錯啊,信息多元、說那麼多不就亂了嗎?請原諒我直抒胸臆,我覺得這是一種誤區,一種「黨文化」的體現。說多不會亂,信息多元不會亂,一種聲音才會有問題。

大家都說,歷史上宋朝,宋太祖趙匡胤立國之初,就立下三條秘密誓約,只有皇帝能看到,後來才被發現。誓約其中一條就是:「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還有一條誓約是:「子孫有逾此誓者,天必殛之」,就是會遭到天譴。結果言論相對開放的宋朝,創造了中華文化另一個繁榮時期,受到很多史學家的認可。

著名作家「笑蜀」,2月4日在英國《金融時報》刊登一篇文章,名為「全能政府的阿喀琉斯之踵」。裏面提到說,民主政府的主要職能在於治理,治理就是最大的政治,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瑪蒂亞‧森,在1982年得出一個著名論斷:人類饑荒史的一個重要事實是,沒有一次大饑荒發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國家。作者進一步說,豈止饑荒,包括地震,海嘯,瘟疫等突發性重大災害,民主國家固然不可能倖免,但其發展為人禍,概率小太多,是一個重大的事實。

說這些不是誇耀民主制度,而是說,無論古今中外,都是獲益於言論的開放,而不是遮遮掩掩。

還有的朋友會說,噢,那謠言也可以隨便傳嗎?我舉個例子,您聽說過,美國政府自己策劃了911事件的這種論調吧,當時經歷911的小布殊總統在任的時候,美國輿論就公開在議論這件事,前總統奧巴馬還在任的時候,那會兒不是總統的特朗普,就在自己推特上,說奧巴馬最早不是生在美國,而是別的國家,質疑他當總統的法理基礎,社會上當時都在議論這件事,但是沒有人怕被請去喝茶,奧巴馬那邊就是發出聲明,為自己辯護。僅此而已。

這兩個例子相對比較極端,就是想說,這些事情出來,有人信,有人不信,大家都不傻,社會人心,有一桿秤,是真相是謠言,大家能夠分辨。但真的有意傳播謠言、危害社會,肯定是不對,要譴責,但往往這樣的也瞞不住,至少有人會闢謠,大家也能夠分辨。所謂,謠言止於智者。

總之,無論說社會會亂,還是害怕有謠言,都不是箝制多元聲音的理據。

所以呢,期望大家能夠懷著感佩的心,對待在中國國內那種環境下,勇於傳遞資訊的人,必要時候我們要保護他們,也希望爆料人自己注意安全。#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