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日,張曉寧殺害紐約移民律師、民運領袖李進進案再次開庭,曾經在去年9月帶張曉寧到聯合國總部外舉牌抗議北京警察性侵的白節敏,現身皇后區高等法院。在庭審結束後,皇后區助理地區檢察官得知了他的身份後,同意與他馬上單獨傾談,隨後兩人在地區檢察官辦公室進行了會談。

白節敏跟隨助理地區檢察官到辦公室傾談。(林丹/大紀元)
白節敏跟隨助理地區檢察官到辦公室傾談。(林丹/大紀元)

白節敏是中國民主人權聯盟美東主席,他在法院接受採訪說,來旁聽是想了解案件的庭審情況。他並表示:無論如何,張曉寧沒有權利剝奪他人的生命,而且她作案手段非常殘忍;他希望案件得到公正審判,嚴懲兇手張曉寧,給死者家屬一個交代。

在庭審結束後,白節敏在法院大堂向助理檢察官(ADA)遞上名片表明自己的身份,並向ADA表示,此案背後不單純,有共產黨的影子;隨後ADA同意與白節敏立即作進一步交談。

兩人在皇后區地區檢察官辦公室單獨談了大約半個小時。在結束會談後,白節敏接受本報採訪表示,他向ADA主要講述了:他認為張曉寧殺人案背後有共產黨的影子,希望對此案要公正審判;張曉寧沒有剝奪他人生命的權利;中共對美國的滲透、侵害嚴重,美國要引起警覺。如果不加重視,美國的國家安全,以及反共人士、民運人士、流亡海外的中國異見人士、訪民等的人身安全都會受到威脅。

白節敏對記者舉例說,例如去年一名高調聲稱自己持有機密文件的女訪民楊豔,在抵達紐約不到半年時間便失蹤,後傳言她的屍體在一個海灘被發現。在楊豔案發生後半年,民運領袖李進進律師被殺。

為甚麼認為李進進被殺案背後有中共的影子? 白節敏說,理由包括張曉寧曾經對他說過,在她公開「抗議」北京警察性侵後,她在大陸的父母受到來自當地警方國安的壓力;張曉寧也曾親口對他說,中領館找過她。

白節敏還說,張曉寧「抗議」北京警察性侵之後,突然對他反咬一口,說她其實沒有被北京警察性侵,是白節敏恐嚇她,逼她這樣說的。白節敏說:「張曉寧對所有採訪她的媒體,包括英文媒體都說自己被性侵,後來又突然倒打一耙,現在想起來,應該是有人在背後教唆她,要把屎盆子倒扣在反共人士身上,栽贓反共人士。」

白節敏還說,他經過分析,現在他認為張曉寧是一個執行中共任務者,「是派進來的?還是就地取材的?現在不得而知,我偏向認為她是被中共就地取材的。」

白節敏說,在殺人前,張曉寧以李進進不再代理她的庇護上訴案作為藉口大吵大鬧,讓人以為她是為辦身份的事情心懷不滿而作案,「但張曉寧也對其他人說過,自己並不擔心身份問題,她可以通過嫁人來解決身份。」

白節敏認為,張曉寧以李進進不代理她的案子而去吵鬧,可能只是張曉寧為執行中共任務行兇而事先製造的一種假象。#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