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知名移民律師李進進遇刺案6月8日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再次開庭,兇嫌張曉寧現身法庭。她在囚服的胸前和後背的位置,用原子筆寫著英文大字:「Unfair」(不公平)、「No Rights」(沒權利)。在庭審結束時,她還主動要求發言,但未被法官允許。她的律師在庭上一直抱怨無法取得犯罪現場的證據。法官宣布下次開庭時間為8月2日。


殺害紐約知名律師的兇嫌張曉寧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她在囚服上寫字,並要求發言,但被法官拒絕。(Richard Harbus/法庭Pool照片)
殺害紐約知名律師的兇嫌張曉寧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她在囚服上寫字,並要求發言,但被法官拒絕。(Richard Harbus/法庭Pool照片)

殺害紐約知名律師的兇嫌張曉寧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她在囚服上寫字,並要求發言,但被法官拒絕。(Richard Harbus/法庭Pool照片)
殺害紐約知名律師的兇嫌張曉寧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她在囚服上寫字,並要求發言,但被法官拒絕。(Richard Harbus/法庭Pool照片)

殺害紐約知名律師的兇嫌張曉寧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她在囚服上寫字,並要求發言,但被法官拒絕。(Richard Harbus/法庭Pool照片)
殺害紐約知名律師的兇嫌張曉寧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她在囚服上寫字,並要求發言,但被法官拒絕。(Richard Harbus/法庭Pool照片)

殺害紐約知名律師的兇嫌張曉寧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她在囚服上寫字,並要求發言,但被法官拒絕。(Richard Harbus/法庭Pool照片)
殺害紐約知名律師的兇嫌張曉寧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她在囚服上寫字,並要求發言,但被法官拒絕。(Richard Harbus/法庭Pool照片)

在中午12時50分左右,25歲的被告張曉寧身穿土黃色囚服、雙手被反銬押上法庭。她紮著馬尾,戴著一副鏡片很厚的黑框眼鏡。她進入法庭時,一直扭頭朝聽眾席張望,目光毫不避開每一個人的眼睛,對座位上的人仔細掃射,直到她不得不要面對法官,她才把頭轉向面朝前面。

張曉寧的囚服上,胸前和後背分別寫著「Unfair」(不公平)和「No Rights」(沒權利)兩個大字,非常清晰,是用原子筆加粗寫的。

開庭全程約20分鐘。張曉寧依靠中文翻譯,聽控辯雙方及法官的對話。她的律師甸(Kenneth B. Deane)一直在庭上抱怨沒有拿到犯罪現場的證據,包括影片和圖片。法官霍德(Kenneth C. Holder)聽到後,語調變得不耐煩甚至有點生氣,表示這是控辯雙方之間的事情,控辯雙方應該溝通信息。

然後法官宣布下次開庭時間在8月2日。法官宣布下次開庭時間為8月2日。

就在法官宣布庭審結束時,張曉寧突然開口,用中文說:「我想講話。」法官沒有同意,回應說:你的律師講就夠了。

這時法警要把張曉寧押走,但是她仍不死心,邊走邊說:「我有一句話想講。」說完後,她被押離法庭。

皇后區助理地區檢察官則表示,張曉寧的律師沒有與他聯繫過。

3月14日(周一),移民律師李進進在他法拉盛39大道的辦公室,遭客戶張曉寧殺害,身中四刀,傷重身亡。張曉寧在今年1月找到李進進,請他幫忙代理她的政治庇護案件上移民法庭。後來,李進進發現張曉寧的說法前後不一致,表示不能再代理她的案件。

案發前3天(3月11日)張曉寧到李進進律師樓吵鬧,並掐了李進進的脖子,李進進律師樓報警。但事後張曉寧又發短訊給李進進,說要向他道歉;她3月14日(周一)提著蛋糕,去找李進進。先在李進進律師樓的樓下等他,然後兩人一起進入律師樓。

案發當天11時45分左右,秘書聽到李進進大叫,推門進去,李進進對秘書說他的動脈被割,張曉寧持刀半蹲在李進進的身後。坐在座椅上的李進進未能說更多的話就不支倒在血泊中。張曉寧被律師樓員工控制,直到警察到來。警察後來在張曉寧的外衣口袋中發現了另一把刀。

李進進律師樓員工3月16日回去清理現場時,發現李進進辦公室的地上有中共紅旗和黨旗。檢方在4月13日的庭審中說,張曉寧的口供中說了她在李進進的辦公室「掏出中國旗幟」。

張曉寧被起訴六項罪名,分別是二級謀殺罪、兩項四級刑事持有武器罪、三級威脅、刑事妨礙呼吸或血液循環、二級騷擾;如果罪名成立,她最高面臨25年刑期至終身監禁。#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