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清零政策難阻疫情蔓延。近日,甘肅蘭州和廣西北海等地爆發疫情,多地再遭封控。

中共衛健委通報稱,7月17日0時—24時,中國大陸新增COVID-19本土確診病例117例,其中,廣西59例、甘肅28例、四川9例;另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393例,其中,甘肅183例,廣西53例、四川14例。由於中共一貫掩蓋疫情,實際情況尚待核實。

蘭州多地封控 近萬人被拉走隔離

蘭州市當局在7月18日舉行的疫情發布會上稱,17日10時至18日10時,全市新增本土確診病例22例,其中城關區20例,七里河區1例,安寧區1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48例。

截至7月18日10時,蘭州市本輪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186例;無症狀感染者457例,其中城關區390例。17日,官方將城關區、七里河區、西固區、安寧區主城四區的臨時管控時間延長至7月24日24時。

從7月11日起,蘭州城關區、七里河區、西固區、安寧區實施一周臨時性管控。7月13日開始,再次收緊封控措施,全市所有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關閉各類娛樂休閒場所,「非必要不離蘭」。

蘭州當局在18日的發布會稱,全市共劃出76個高風險區和124個中風險區,啟用125個隔離點,集中隔離9383人。

甘肅甘泉路天水菜籃子直銷店員工林先生7月18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該店所有員工被拉走隔離,費用自理。

林先生說:「因為有確診的病人到過店裏,7月18日,店裏40多名員工,全部被拉到酒店集中隔離,每人『一碼一掃』,交1000元(人民幣,下同),(含)押金160元,每天120元,隔離七天,(直銷店)共交了4萬元。」

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一家餐飲店老闆陳女士7月18日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地上周已開始封城。

陳女士說:「這裏疫情很嚴重,雁南、雁北街道,整個區域全部封了,所有店舖、餐飲等都停止營業,從上周開始就封了,全部居家,不讓出門。」

同日,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居民張女士向大紀元證實,當地已實施封控。

張女士說:「疫情挺嚴重的,整個蘭州市都封了,進不來,街上都站著警察,不讓在街上走,的士都停運了。市裏的所有小區都封著呢。」

大紀元記者隨後致電城關區雁北街道,電話無法接通。記者又致電蘭州市疾控中心,電話通過自動語音系統一直回應「座席忙」,無法接通人工服務。

北海爆發疫情 遊客被困

此外,據中共衛健委通報,廣西17日新增本土確診病例59例,均在北海市,另新增53例無症狀感染者,51例在北海市。實際情況尚有待核實。

7月18日,廣西當局在疫情發布會上稱,從7月12日至7月17日24時,北海累計感染病例超過500例,疫情形勢嚴峻複雜。北海本輪疫情由Omicron變異毒株BA.2.3引起。

這波疫情引發北海市官場震盪,兩名官員因防疫不力丟官。中共當局17日宣布,北海市海城區區委副書記蘇礦峰和衛健委主任唐崗被免職。中共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李斌則被派往北海督察防疫。

受疫情影響,自7月16日7時起,北海市實施分區管控,將海城區、銀海區部份區域劃為紅區,人員「足不出戶,只進不出」。17日起,暫停所有人員進出北海潿洲島旅遊區,關閉島上娛樂場所。全島景區景點也暫時關閉。

正值旅遊旺季,當局突如其來的封控致使兩千多名遊客滯留北海。

正在潿洲島旅遊的湖北宜昌遊客梁女士7月18日對大紀元表示,由於當局突然封控,導致自己和女兒被困在潿洲島。

梁女士說:「我們現在在潿洲島。我們在島上都做了核酸。昨天(官方)讓我們一個都不能留,全部離島。不能在北海待,要把票都訂好了,直接到火車站和飛機場去。我們就把動車票、還有機票全部買了,也上船了,差不多要到北海了,又把我們給拉回來了。」

梁女士說,有一千多人滯留潿洲島,他們的損失沒人管。

她說:「拉回來,就只說了一句,『下島了,你們自己該去哪住就去哪住』,現在就是走不了了。我問了半天,『那我們買的動車票和飛機票損失了怎麼辦?』沒有一個人理,昨天和今天,我都打了市長熱線電話,沒有人接。」

「(我們這批人)差不多有一千多人。有小孩,有老人。沒有確診病例,都做了核酸,沒有48小時核酸都不會讓上船的。」

梁女士介紹說,「我是13號下午到的(潿洲島),15號的時候,就通知我們要走可以走。然後,我們15號在那裏排隊,排了一天,排隊上船。我們買的十一點鐘的票,排到下午三點鐘的時候,還沒讓我們上船。然後在那裏中暑了,就讓我們自己回旅館。

「我們回旅館了,後面就沒人通知我們走了。第二天,我就去做了個核酸,17號又接到電話,讓我們走。」

梁女士說,安排的船不是免費的。「我們自己買的票,151個人,有180元(人民幣,下同)的,還要220的。昨天(17日)晚上七點多,接近八點鐘的時候,又把我們拉回來了。」

梁女士表示,目前被迫滯留北海,住民宿每天要150元。

她說:「北海封城了,我們現在住在以前訂的旅館。昨天又全民做了核酸,之前也做過了,沒有48小時核酸是不讓上船的。」

梁女士擔憂,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出去。「甚麼時候能出去不知道,我昨天退飛機票了,機票和動車票就損失了六百三十多元,不退的話,損失更多。

「民宿老闆說,他們買的東西都漲價了,現在整個船都停了,停到甚麼時候沒告訴我們。」

另一位遊客李先生18日對大紀元表示,自己和朋友12日從宜賓來潿洲島旅遊,卻因疫情被困。

他說:「當前情況是,島上村與村之間不能走動。目前,政府沒有通知何時可以離開。一切都聽候通知。

「反正昨天(17日)來接人(離開潿洲島)的兩艘船,大概好幾千人(,這些人又都給拉回來了)。我們需要的是有人回覆,多久能離開這裏?說北海那邊不准船靠岸,所以就回來了,現在也沒有人出來說明一下,只是叫我們等。訂的機票退了,扣了手續費。」

「哎,不來後悔,來了更後悔!」李先生說。

成都毒株在國內無同源序列

另外,四川成都發現快速傳播的病毒變異株,自7月18日18時起,須持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方可離開。

據健康四川官微消息,成都本輪疫情經病毒基因測序屬VOC/Omicron BA.2.12.1變異株(即BG.2進化分支);在國內本土疫情數據庫中未發現同源序列,在全球數據庫中查找,病毒基因組差異最小為德國5月份上傳的病毒序列,其傳播速度是BA.2的1.2倍。#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