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病毒疫情爆發導致封城停工,對很多美國企業造成的巨大影響和損失,迫使他們正在把供應鏈帶回美國,或者正打算這樣做。

中國是跨國公司長期以來的首選製造中心,然而,受到最近一波嚴格疫情封鎖措施的影響,行政總裁們一直在強調,今年會計劃以更快和更大的幅度轉移供應鏈。

將供應鏈帶回美國

有具體跡象表明許多美國公司正在按照這些計劃行事。根據道奇建築網絡(Dodge Construction Network)的數據,美國新製造設施的建築在過去一年中飆升了116%,使所有建築項目的10%增長相形見絀。

亞利桑那州鳳凰城正在建造龐大的晶片工廠:Intel在城外建造兩個、台積電也正在建造一個工廠。橫跨美國南部,也有大型鋁和鋼廠在建造中。

諾貝麗斯公司(Novelis Inc)正在阿拉巴馬州的米內特灣(Bay Minette)投資25億美元建設一個新工廠,初始年產量將達到60萬噸成品鋁。

美國鋼鐵公司(U. S. Steel)正在阿肯色州奧西奧拉建造一個下一代高度可持續和技術先進的鋼廠,這座耗資30億美元的煉鋼廠將成為北美最先進項目,也是阿肯色州歷史上最大的私人項目。

道奇首席經濟學家布蘭奇(Richard Branch)表示,許多規模較小的公司也正在採取類似舉措。並非所有都是回流的例子,有些是在擴大生產容量。但他們都指向同一件事,即在港口瓶頸、零部件短缺和飛漲的運輸成本對美國和全球的企業預算造成嚴重破壞時,他們對供應鏈將進行重大重新評估。

瑞銀工業分析師斯奈德(Chris Snyder)說,過去這很簡單,就像「如果我們需要一個新工廠,那就去中國」。現在,他說,西方大公司們「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新)考慮這一點」。

1月份,瑞銀高管(C-Suite Executives,公司的高級管理層)進行的一項調查揭示了這種轉變的重要性。超過9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要麼正在將生產轉移到中國以外,要麼正打算這樣做。大約80%的人表示他們正在考慮將其中的一部份帶回美國。

自動化的興起消除了許多低技能、低收入的工作,這意味著今天的美國工廠需要的工人人數要少得多。更重要的是,隨著美元兌人民幣、日圓、英鎊和歐元匯率飆升,在美國製造商品的成本可能會更高。

「更好、更便宜」

對通用家電(GE Appliances)行政總裁諾蘭(Kevin Nolan)來說,所有這些對美國高成本的擔憂都有些過頭了。

他說,已經有好幾年了。大約在2008年,他開始意識到,在大型物品上——比如洗碗機尺寸及以上——消除海外運輸所節省的成本可能超過在這裏花在勞動力上的額外資金。

他認為,關鍵是要最大限度地提高工廠的效率,以降低勞動力成本。一年後,他決定測試他的想法並將通用電氣的部份熱水器生產轉移到路易斯威廉,其它產品線緊隨其後。

對於這家公司來說,這一切都是如此成功——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家公司現在歸中國的海爾智能家居所有——以至於諾蘭一直在等待其他CEO仿傚他的舉動。一場疫情才說服他們這樣做。

諾蘭在接受採訪時說,「在這裏生產會更好、更便宜。」

生產鏈移出中國 美國製造業復興

對於一些公司來說,他們第一次調整供應鏈是在疫情之前兩年,當時的總統特朗普開始一次又一次地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

發電機製造商Generac Holdings開始製定將部份生產供應鏈從中國轉移的計劃,當大流行來襲時,這些計劃得到了加強。

該公司現在從美國和墨西哥的供應商那裏獲得更多零件,在威斯康辛州密爾華基(Milwaukee)郊外的總部附近生產更多的發電機,並在佐治亞州奧古斯塔(Augusta)以北的一個小鎮經營一家全新的工廠。

營運總監佩蒂特(Tom Pettit)表示。他說,低廉的運輸成本和快速的交貨時間受到客戶的歡迎,並為公司的持續發展鋪平了道路。僅一年前開業,工廠的擴建工作已經在進行中。

俄烏戰爭引發佩蒂特注意

不僅因為戰爭進一步擾亂了全球貿易並增加了運費的飆升,戰爭還提醒他,中國(中共)可以在台灣嘗試類似的事情。就像大多數西方公司在俄羅斯的業務結束一樣,它也可能在中國結束。

突然之間,過去幾十年裏曾鼓勵如此多高管將業務全球化的良性地緣政治背景正在消失。佩蒂特說,這增加了他改變現狀的緊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