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以持平溫和作喬裝來尋租的人經常說:「六四事件已經三十多年了,應該暫且放下包袱,不要糾纏,歷史將來會對一個如此複雜的事件作出公正評價的。」這種喬裝起來的客觀持平,實際上就是要把一個是非曲直如此清清楚楚的事件淡化,是對應為此事負責的那個政權塗脂抹粉。

三十四年來,中共對六四事件的解說不外乎兩個方向。第一就是把事件歸咎於外在的敵對勢力,指責他們在背後煽動、策劃、甚至是操盤整個六四事件。參與的群眾及學生,都是被外國勢力利用,成為了叛亂份子。

因而他們有些被坦克車輾過,被槍傷,有人後來被拘捕判刑,都是罪有應得。這都是因為要保住中國人民的正常生活及發展成就,保住中國的獨立自主。

這一種說法,最容易打動那些滿腦子民族自我中心主義的無知群眾,也十分符合那些仍然緊抱「扶清滅洋」思想的義和拳式盲動份子的胃口。

對於部份長期被政府的宣傳教育洗腦的小粉紅式人物,他們已經習慣了飯來張口,政府說什麼他們就條件反射式地百犬吠聲。

至於一般人民群眾,在言論沒有自由,資訊又閉塞的環境下長期生活,不少已經失去了尋求真相的動力,甚至失去了辨別是非的能力。總之有飯開,有厠所可上,政府再說什麼,他們都不會在意,也不會抗議,也不會深究。

對於發生在別人身上的種種不幸只要事不關己,也不會再執着。這顯然是對封建社會及極權集團最有利的。北京長期的洗腦教育及言論控制,就是要達到這個效果,也把魯迅先生百多年前就已經指出的,中國人群性中的冷漠發揮到淋漓盡致。

但事實上,這種說法到今天仍然受到國內部份有識之士質疑。有人仍然堅持要尋求真相。而天安門母親作為身受其害的一群,也不斷在有限的空間、極度壓抑的環境中堅持發聲,要向政府討個說法,要追求公義,要追究責任。

只要這些火種仍在,來自政權的謊言就只能繼續透過更多的謊言來掩飾,也要透過更大、更廣泛的打壓來壓制。

三十多年來,北京當局能夠對其指控的那些「幕後黑手」或「境外敵對勢力」作更具體的說明嗎?沒有!不能說明,因為沒有什麼好說明。就連稻草人都沒有,只是子虛烏有的空氣。如果真的有幕後黑手,有什麼境外敵對勢力,已經三十多年了,都找不出究竟是誰?

仍然不能清楚指出是誰?這究竟說明了什麼?是說明了北京當局的調查能力是如此不堪?還是說明了這些指控其實只是空話?只是謊言?對於這些問題,相信大部份人都已經是心裏有數,北京當局也是心裏有數。

但謊言只得繼續講下去,而上面提到那些喬裝的持平溫和,也只能繼續喬裝。

是非黑白是如此清楚,謊言繼續講下去,能夠被說服的人只會越來越少。所以北京當局對六四使事件解套的第二種策略,就是以所謂「後果」或今天的現實,來淡化從前的錯誤。

「如果沒有當時的果斷鎮壓,就保不住三十多年來的經濟發展成果」,「今天中國社會走向全面小康,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升,說明了社會穩定才是最重要」,因而「當年的做法,是必要的」。

類似這樣的說法,就是叫大家不要糾纏,就算政府不能指出誰是六四事件幕後黑手,誰是那些在背後操盤的境外敵對勢力,都不要再深究了,總之現在大家都可以有運行,三十多年前的事就無需多說了。

這一套解說方法的最大觀念漏洞,是今天這個政權及他的嘍囉所講的「所謂後果」,根本就不是由那個前提引致的。根據這種邏輯,為何又不可以作出這樣的推論:只要當年的中國大陸繼續在改革開放的路上走,有沒有對六四事件採取武力打壓,後果很可能都只會一樣。

而且,如果當時真的順應人民的要求,推行政治體制上的改革,打倒官員倒賣,從體制上根治貪污,今天面對的很多貪污腐敗及全面性的社會道德淪喪,就可能不致出現。

所以,今天所說的這個「後果」,第一,根本就不是鎮壓六四事帶來的;第二,如果沒有鎮壓六四,沒有理由不可能帶來比現在這個局面更美好的後果。這另一個「可能的後果」不是更美好嗎?是誰破壞了這種可能性?

其實,這樣的討論沒有多大意義,發生了的事可能帶來什麼後果,從來都不是線性的關係。一件事發生了,與隨後發生的所有事,也不能如此簡單地勾連。

說到尾,這都是中共一直以來不斷地以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或者以今天的好事來為以前的所有錯誤塗脂抹粉的伎倆而已。

兩件事是不是有關係,從來都不是重要的。他們要做的,就是控制住言論,令大家都跟着他那套說法來無限演繹。否則,中共如何說自己永遠正確?

對於這兩套不同的方式來意圖為六四事件解套,香港人不會這麼容易中計。正因如此,過去三十多年來,香港人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悼念六四事件。

到了今年,香港人可能連續三年都不能在維園燃點起為六四的受害者悼念的燭光,但這種燭光不會熄滅。去年維園同樣不能點起燭光,但全球就有51個國家及地區把維園的燭光延續。

上面講到的那種客觀持平論,也可以休矣。這幾年在香港發生的一切,維園的燭光的熄滅,正好說明北京多年來用上的那兩套手段已經黔驢技窮。是非曲直是那麼清楚,維園有沒有燭光都是一樣。

燭照人心的是大家都能堅持的是非判斷,是大家都能清楚掌握的事實。不是子虛烏有的所謂陰謀,也不是把因果與前後胡亂結套。

如果真的要悼念,更值得悼念的是那個還以為可以用這種低水平的手段永遠矇騙世人,實際上已經失盡人心,除了暴力已經一無所有的權力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