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個星期,先是象徵32年前六四事件的幾件標誌物,在短時間內在幾間大學被移走。然後就是每天有過百萬點擊率的《立場新聞》被特區政府摧毁,就與幾個月前令《蘋果日報》無法營運下去的方式大致相同。

發生於1989年的六四事件,經過這32年的歲月洗禮,今天在北京已經再找不到幾多痕跡,但事件的影像及圖片多年來一直廣泛流傳,當年的事態也在很多人的腦海中。而六四事件造成的政治衝擊,對蘇聯及東歐集團的崩潰,都有直接及間接的關係。30多年來,世界各地的學者及研究機構作出了大量多角度的探討及研究,出版了大量的書籍與報告。事件的對錯,已經被確認為不容詭辯推翻的大是大非的問題。正因如此,當局用盡各種手法,能夠做的只是令相關的討論在國內消音,國內的年輕世代也可能無以知悉當年的事實,但每年六四,就必然需要面對世界各地此起彼落的示威、抗議、請願及悼念活動。也正因如此,就算國內已經再沒有相關的討論,但年年六四,仍然是公安處處,要如臨大敵地監察著天安門廣場的一舉一動,還要在六四前後花費大量的資源與人力去監控維權律師及民運人士。

去年及今年,特區政府利用疫情這個理由,已經令每年都會在維園舉行,全世界最大型的六四紀念活動無法進行。然後還要以各種罪名,引用殖民地半世紀都不曾再動用,北京當局出版的民主白皮書也否定的惡法,去檢控支聯會及其他呼籲悼念六四的人士。不過,在世界各地悼念六四的活動兩年來沒有減少,還在增加。這兩年因為沒有維園的六四晚會,刺激了大量海外華人、香港移民、及世界各地的朋友更踴躍地參加不同地方的六四紀念活動。今年六四,全世界便有52個城市舉行類似的活動,規模雖然沒有維園那一個大,但一個維園散落的星星之火,點亮了整個世界,也令六四這個令當局尷尬不已的事件,以後將會繼續尷尬下去,也將會更難撲熄那種與官方論述不一致的歷史詮釋。由此看來,就算維園六四晚會短期之內不能再舉辦,它已經成就了一個偉大的使命及持續的政治運動,令全世界更有能力去防範同類的錯誤發生。而繼續意圖否定這個錯誤的權勢又可如何應對?

放在香港大學校園20多年的國殤之柱也好,10年前才放進中大的民主女神像也好,嶺南大學的六四浮雕也好,都只是象徵物,所散發的訊息及象徵意義,其實已經深入民心。刻意移除,只是暴露了權勢的虛怯,也令作為打手的大學高層失去了校園內外師生與市民的尊重,以後那些洗腦式的國安教育還能夠期望有甚麼效果嗎?而且,移除國殤之柱也會像禁止維園集會產生同樣的效果。像維園六四晚會散落世界各地一樣,在不同地方擺放的其他國殤之柱已經重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據報道,有組織已經與這件藝術品原作者取得默契,明年就會在台灣擺放另一個新的國殤之柱,到時還會搞開幕典禮。由此可見,這一種以為可以永久拔除眼中釘的權力行為,不但未能平息事件所造成的尷尬,只會令相關事件所造成的醜態暴露得更徹底,還要把本來可以為民情提供一個舒洩口的大學以後都難以再發揮類似的作用。

同樣道理,打壓大大小小的政治組織,把具有民意支持的政治人物收監,就可以令政府的權力無遠弗屆主導一切嗎?把應該代表民意,負有監察政府憲政地位的立法會搞到如此官方版本的五光十色,可以令這個民意機關更有代表性,更得到市民尊重嗎?事實證明只是適得其反。30年下來的這一次超低投票率,其實與甚麼「潛伏的外國勢力」或「海外操控」根本沒有關係,如果政治領導階層真的願意相信這種連自圓其說都變得可笑的謊言,只會說明為甚麼這種權勢那麼不得人心。而這個被選民漠視的立法會,長遠只會成為政府施政的負累,也不會令政府的施政更能貼近民意!而失去了民意的授權與支持,這個議會對政府、對這個社會,還有甚麼價值?

也是同一種邏輯,拔掉《蘋果日報》及《立場新聞》,再加上拔掉公民社會有號召力的組織,例如教協、職工盟、支聯會、大大小小的關注組織及民間團體,對政府取信於民、對政府有效管治有甚麼正面作用嗎?教協消失之後,它那接近十萬會員,有幾多個轉投到政府支持的「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看來就算有也是微不足道!職工盟以前協調著的那些獨立工會,有幾多個會投入那個垂垂老態、背負著大半世紀負面標籤,工會不似工會的工聯會?這些還可以騙得到人嗎!在數碼世代的資訊世界,跨國界的媒體及資訊渠道已經深入生活,更何況人的意識已經不再是被動地接收訊息,而是主動地尋求對自己有意義的資訊。《蘋果日報》倒閉之後,香港的印刷媒體讀者數字有明顯的增加嗎?似乎還反為減少了!《文匯》《大公》這些官方喉舌的銷量有改善嗎?問問報紙檔的經營者便可知一二。特區政府搞掂香港電台,令它徹徹底底變成官方電台之後,港台的收聽率急速下跌,而散落在其他不同地方的「自媒體」、「公民記者」、獨立評論人,就變成了更重要的精神食糧。政府可以把這些全部都像搞掂蘋果一樣搞定嗎?

臨近年尾,《立場新聞》的停止運作難免令人傷感。但建制力量可以贏得甚麼?又輸掉了甚麼?飽經風浪的香港人看來也不會因此而憂懷喪氣。新的一年,相信香港人會有足夠的自信、意志與能力,調整心態,以新的策略去應對當下的不正常。當知道,不正常的不會變成正常,不正常的也無法長期延續!祝願大家新一年平安愉快!願我們大家都努力,在不正常中盡力堅持做正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