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上海封城影片《四月之聲》的哀嚎中,習近平在5月5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仍肯定大陸疫情防控取得的成績,又揚言「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多名學者批評,在病毒根本無可能「清零」的情況下,防疫成為政績、政治鬥爭的評估指標,非但習近平,中共的敵人也將越來越多,習更有可能因此被迫放棄權力。

「我們都快餓死了」、「病毒倒不會死人的,餓要餓死人的」、「我現在是來支援的,無償的,現在連溫飽都解決不了」、「我也需要上面有好的政策來給我,我可以對居民有交代」……《四月之聲》影片,收錄多名上海市民、義工以至基層幹部在封城期間的哀嚎與民怨。

惟4月29日,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經濟形勢工作時,強調「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是黨中央的明確要求」、「堅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堅持動態清零」。5月5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仍然強調「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我們打贏了武漢保衛戰,也一定能夠打贏大上海保衛戰」,並辯護道「清零,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云云,要求堅決與一切歪曲、懷疑、否定中共防疫方針的言行作鬥爭。

現時中共的圍堵政策,成為全球「與病毒共存」的例外。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批評,根本就沒有可能以「清零」的態度來面對病毒,「人類歷史上能夠做到的只有天花,經歷了3,000年,就算有疫苗之後,都用了200多年。就算沙士,不再威脅人類健康,但仍然零星在動物身上發現。」他又說,只要不是完全閉關鎖國,便沒有可能阻止病毒用某種方式傳入,形容大陸現在的做法,是把抗疫問題政治化,變成了政治鬥爭問題。

堅持清零是鬥爭宣言 關乎統治權威

疫情初期與中共友好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5月10日指中共的防疫政策「不可持續」,又引來中共外交部反駁「不負責任」,更迅速刪除網上所有關於譚德塞的說法。同樣被中共封鎖的,是朝鮮的疫情。朝鮮上周宣布防疫「失守」,但官方提到要「科學治療」,指出影響朝鮮的Omicron BA.2變異株傳染性強、症狀弱,93%為輕症患者,只需門診或居家治療。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更堅稱「比惡性病毒更危險的敵人,是『非科學的恐怖』、信心不足和意志薄弱」,在防疫措施實行時,大前提是盡量少封控,盡全力保障居民生活方便。相比下,大陸國民受到的待遇明顯不同,紛紛在網上諷刺是習近平的學歷,比曾在瑞士留學的金正恩低。

鍾劍華形容,「習近平在最高層經濟會議所講的說話,根本就是一種鬥爭宣言。上海有這麼多消息傳出去,顯然也是政治操作」。中國問題專家、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市場學教授謝田分析,上海經驗和過濾言論,跟中共的權鬥有關,「是習近平的策略,也是政治和控制的工具,有關他個人的面子、顏面、統治的權威,他不能放鬆」。觀乎抗疫的嚴厲表現,謝認為其本質,是習近平已將之作為保黨、捍衛黨的宗旨、黨的利益和黨的存在的高度去看待,封殺任何不利於中共政權的新聞,亦符合中共的一貫作風,但連朝鮮的消息也封鎖,「意味著中共現在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了。」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前助理教授、香港文化研究及政治學獨立學者黃偉國批評,中共的抗疫「反醫學、反專業、反邏輯、反常識」,並不從公共政策、公共衛生或病人權益角度出發,是要將病毒視同反革命勢力、政敵一般,完全消滅。他認為,中共是以「清零」作為政治運動,與文化大革命崇拜毛澤東並無二致,「『動態清零』與毛澤東都是不能侵犯,不能挑戰,不能去否定的」,所以無論國內外的質疑,都會被刪除、過濾。不過,國際社會並無譴責,是默認中共的審查言論的做法,縱容了中共的做法更加霸道。

分析:上海或成習政敵政治把柄

知名醫學期刊《刺針》近日刊文指,兩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省級衛健委官員向他們表示懷疑「清零」政策,指政府高層再沒有人真正聽取專家意見,清零造成的損害超過其所帶來的好處,「這一點也不划算」。

鍾劍華認為「上海搞到咁大鑊」,肯定會成為習近平的政治對手及不滿者抓他辮子的着力點,就算不能阻止他連任,起碼也可以在人事佈局上有更大的發言權。謝田認為,習近平現在很可能不會連任,「我們看到放出的風聲,他似乎在用20大之後放棄權力,來換取政敵不予追究責任。」

黃偉國相信,封城期間上海市民有不同形式的反抗,甚至透過網上分享,將封城期間病人受防疫政策影響而死亡的消息傳往海外,反映中共的防疫政策嚴重傷害社會、經濟,至於前領導人的子女亦表達不滿防疫政策,一定會為習近平帶來壓力。

抗疫成常態 「越做越錯,越錯越做」

雖然習近平的地位或會受到挑戰,謝田亦認為中共的抗疫政策,在民間的確形成一定程度的覺醒。「中國共產黨為此為自己樹立了更多的敵人。」但他相信疫情控制可能變得越來越常態化,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中共已經做好長期抗疫的準備,清零已經成為政績評估的標準之一,永久性的核酸檢測系統、採樣亭子已經普遍地建立,甚至與中共關係密切的抗疫公司也因此成立、把防疫抗疫變成一種發財致富的方法了。」

黃偉國認為,中共的抗疫政策「本質不是管治,而是用革命運動形式展示自己的能力、權威」,很可能跌入「越做越錯,越錯越做」的防疫惡性循環,在這個情況下,未來有可能民間會有反抗,建立反對習近平管治的勢力,但不相信上海發生的事會為管治帶來什麼影響。他分析,在高壓政策下,大陸沒有民間社會、公民社會,民間力量沒有組織,不同地區亦分散,能否形成反習勢力言之尚早,但不代表這個勢頭未來不會出現。@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