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的另一端——北非摩洛哥,有一間港人主理的民宿Dar Borj,座落於世界文化遺產的菲斯古城(Medina of Fez)。一直以來工作安穩的小霞,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摩洛哥民宿的女主人,甚至移居摩洛哥生活。與摩洛哥人Said相戀到開民宿,小霞感嘆這段經歷都像電影情節。2020年後席捲全球的疫情令旅遊業進入寒冬期,他們並沒有放棄,小霞甚至回港打工賺錢,只為維持民宿的基本開支並讓員工有收入。這一切的發生,全憑她對Said的愛與信任。

小霞初次到訪摩洛哥,與Said「一見鍾情」。(受訪者提供)
小霞初次到訪摩洛哥,與Said「一見鍾情」。(受訪者提供)

今年三月,小霞攜同母親再次到訪摩洛哥,民宿增加了天台玻璃房餐廳,並再增設一個房間,這些都是Said在疫情期間的努力。四月民宿的客人已經爆滿,對小霞而言都是一大鼓勵。她感謝家人對她的支持,相信不放棄才有希望:「我們經歷過生意的高峰期,又因為疫情一切歸零,當然面對巨變好難接受,我覺得沒有甚麼是捱不過的!」

撒哈拉沙漠「一見鍾情」 做出人生大膽決定

十年前,小霞首次到訪摩洛哥旅行,在沙漠酒店遇上當地人Said,兩人可謂「一見鍾情」。當時的Said在沙漠酒店做接待生,幫小霞提行李,打點酒店事務。小霞回憶與Said相遇的場景:「他第一次見我的時候已經好像著了迷一樣,當時他連英文都不太會講,主要用肢體語言和英文單字表達,他對我很熱情,初次見面已經開始追我,給我一種很單純的感覺。」

在沙漠之旅中,Said主動跟酒店申請做駱駝隊工作,只為爭取時間與小霞相處,短短幾日的旅程,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回港後仍保持聯絡。小霞講述:「那時候網絡還不是很發達,印象中大概電話費約30多港元一分鐘,Said都願意用他微薄的收入來付電話費,這讓我很感動。」為了有更好的收入,Said離開沙漠酒店,去到有「藍城」之稱的舍夫沙萬(Chefchaouen)工作。對於他來說,離開熟悉的環境到一個陌生的城市闖蕩,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小霞多年來安於現狀未曾改變,聽聞Said到外地工作,也帶給她思考:「我覺得這個男孩子蠻勇敢的,願意跳出自己的Comfort Zone(舒適圈),我就在反思自己是不是也做得到。」與Said異地相戀,小霞也希望未來有和他在一起的機會,一個大膽的念頭冒了出來:「不如到摩洛哥開民宿,可以實現我和Said多年的夢想,以借做民宿生意,去幫助發展中國家的人生活,這一直都是我的心願。」

與Said異地戀兩年後,小霞做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個決定——在摩洛哥開民宿。這一決定得到了香港家人的支持,小霞拿出自己的積蓄,聯同Said和他家人的資金,買下菲斯舊城區的一間百年古宅。由一間殘舊的老屋,由Said一手一腳裝修後,搖身變成宮廷般華麗的夢幻住所,當小霞第一次踏入裝修好的民宿,彷彿置身於童話世界般。小霞認為「信任」是她做出這一決定的重要因素:「我沒有實際看過這間屋就買了下來,全權交給Said裝修,這一切都是憑著對他的信任,他給我一種值得信賴的感覺。」

小霞初次到訪裝修後的摩洛哥民宿,感覺好像身處童話世界。(受訪者提供)
小霞初次到訪裝修後的摩洛哥民宿,感覺好像身處童話世界。(受訪者提供)

跳出舒適圈 赴摩洛哥展開新生活

由小霞和Said主理的民宿Dar Borj於2015年開業,初期經營時兩人都是分隔兩地,小霞遠程聯絡客人和安排房間,Said負責在地接洽遊客。當時小霞仍繼續自己的全職工作,只是在工餘時間管理民宿,同時做兩份工作頗為勞累,眼見民宿的生意蒸蒸日上,人手不足,經過一番掙扎,她決定辭去香港的工作,到摩洛哥生活。

小霞和Said在沙漠共進晚餐。(受訪者提供)
小霞和Said在沙漠共進晚餐。(受訪者提供)

位於菲斯古城的百年老屋十分殘舊,Said和同伴花費了一年的時間裝修翻新。(受訪者提供)
位於菲斯古城的百年老屋十分殘舊,Said和同伴花費了一年的時間裝修翻新。(受訪者提供)

裝修好的民宿Dar Borj,風情十足。(受訪者提供)
裝修好的民宿Dar Borj,風情十足。(受訪者提供)

裝修好的民宿Dar Borj,風情十足。(受訪者提供)
裝修好的民宿Dar Borj,風情十足。(受訪者提供)

小霞雖說喜歡旅行,但要離開在香港的生活,到一個陌生的國度重新開始,從語言、飲食、文化等等都要重新適應,這是一個莫大的挑戰,也是一個新鮮的體驗。2017年,小霞正式辭工來到摩洛哥,展開了一段全新的人生旅程。到摩洛哥後,除了民宿生意外,更和Said開辦旅行社,提供包車服務,生活非常忙碌。

小霞在摩洛哥除了民宿生意外,更和Said開辦旅行社,提供包車服務,生活非常忙碌。(受訪者提供)
小霞在摩洛哥除了民宿生意外,更和Said開辦旅行社,提供包車服務,生活非常忙碌。(受訪者提供)

沙漠旅行團。(受訪者提供)
沙漠旅行團。(受訪者提供)

在菲斯,官方的語言是法文和阿拉伯文,因為西班牙的旅客多,所以當地很多人也會講西班牙語,但最多的還是講當地的摩洛哥語。Said在與小霞相處的過程中,英文也有所進步,加上接待歐美旅客,亦須使用英文溝通。小霞過去在港常常搭公共交通,如巴士、地鐵等等,去到摩洛哥後,搭的士是家常便飯:「在摩洛哥的的士是一般人的交通工具,不是很奢侈的。」在飲食方面,當地人習慣用手進餐,最初小霞很不習慣他們的飲食文化,但她漸漸學會了尊重:「我們要用開放的態度去接受他們的文化,入鄉隨俗了!」

在飲食方面,當地人習慣用手進餐,最初小霞很不習慣他們的飲食文化,但她漸漸學會了尊重。(受訪者提供)
在飲食方面,當地人習慣用手進餐,最初小霞很不習慣他們的飲食文化,但她漸漸學會了尊重。(受訪者提供)

許多人對非洲的印象是烈日炎炎,小霞親身體驗過摩洛哥的冬季後說:「摩洛哥在北非,冬天也是很冷的,從十二月到二月之間的三個月,可能白天十幾度,到了夜晚就跌到兩三度。」她表示,最適合旅行的季節是春秋兩季,如三至五月,九月尾至十一月的天氣都很好。

體驗當地淳樸人情 與客人成為朋友

2012年首次到訪摩洛哥時,小霞對當地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當時旅行帶了一個枕頭套隨身,遺漏在一個很偏遠的旅館,距離市區大約有8小時的車程,旅館的主人為了送回枕頭套,聯絡上外地的朋友,以接力式的方式將這個枕頭套送回給我,這讓我非常感動。」

初次到訪摩洛哥旅行,小霞遺漏了一個枕頭套在一間偏遠旅館,旅館主人特地以接力方式輾轉將枕頭套送還給她。(受訪者提供)
初次到訪摩洛哥旅行,小霞遺漏了一個枕頭套在一間偏遠旅館,旅館主人特地以接力方式輾轉將枕頭套送還給她。(受訪者提供)

開民宿的日子是小霞生活中一段快樂的時光,她因此認識到來自各行各業的朋友,當中不乏從香港遠道而來包車和住民宿的客人。素未謀面的客人得知摩洛哥吃不到的食物,特別給她帶來湯包、檸檬茶、公仔麵等等,讓她感動不已:「我們只是在網上聯絡,從來沒有見過面,他們就把我當作朋友一樣,真的很溫暖。」

小霞在民宿準備給客人的早餐。(受訪者提供)
小霞在民宿準備給客人的早餐。(受訪者提供)

在摩洛哥,她接觸時間最長的就是Said,她視他為未婚夫,看中的是他的人品:「Said很喜歡幫人,賺到錢的時候會接濟窮人,但他很少在我面前說,有時候從他的朋友口中才知道他做了好事。」小霞問起時,Said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沒有甚麼特別的,很小事。」受他的影響,小霞也開始關注當地人的貧困問題,希望藉自己的力量解決一些當地人就業的問題,經營民宿時特別請了幾名夥計幫忙打理,他們全部都是當地摩洛哥人。

疫下旅遊業重創 不低頭重新起步

人生總非一帆風順,在小霞逐漸適應當地的生活,民宿經營漸入佳境之時,蔓延全球的疫情也延至摩洛哥,當地確診病例上升,各國紛紛「閉關」,旅遊業完全停滯。一時人心惶惶,民宿的生意也瞬間跌至低谷。小霞不希望就此放棄在摩洛哥辛苦建立起來的事業,寧可自己回港打工賺錢,也要保住摩洛哥這間民宿和員工。2020年4月,小霞買了回港的機票,重新在香港找工作,賺到錢就匯去摩洛哥,用來維修民宿和支付員工的工資。Said在這段時間也沒有停下,趁沒有遊客到訪的時機,維修民宿房間,增設了天台玻璃屋,並增加了一個套房,他們相信總有解封的一天,屆時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務給客人。

疫情期間旅遊業慘淡,Said趁機為民宿增設了天台玻璃屋。(受訪者提供)
疫情期間旅遊業慘淡,Said趁機為民宿增設了天台玻璃屋。(受訪者提供)

裝修好的天台玻璃屋。(受訪者提供)
裝修好的天台玻璃屋。(受訪者提供)

今年三月,摩洛哥終於解封,恢復接待遊客,小霞帶上母親踏上了飛往摩洛哥的旅程,Said送上鮮花迎接。雖然Said不會講廣東話,但他對小霞母親的態度可以從他的一舉一動中體現出來,看得出他是一個孝順的人:「他從來不會跟老人家頂嘴,對老人家非常尊敬,我覺得從他身上我都學到很多。我自己有時候還會對家人發脾氣,但是他幾乎沒有。」母親看到重修後的民宿,同樣非常滿意,小霞這次終於有時間帶母親放鬆地在當地旅遊,感受菲斯古城之美。

Said開車前來迎接小霞和她的媽媽。(受訪者提供)
Said開車前來迎接小霞和她的媽媽。(受訪者提供)

今年三月,Said為迎接小霞和母親到來,特別準備了鮮花迎接。(受訪者提供)
今年三月,Said為迎接小霞和母親到來,特別準備了鮮花迎接。(受訪者提供)

*********

摩洛哥的民宿Dar Borj是Said和小霞的精神支柱,過程中小霞最大的體驗就是「不放棄」:「這兩年的變化很大,無論是香港還是世界其它地方,我們都要用平常心去面對生命的改變,在最難捱的時候,我也沒有想過放棄,總會有變好的一日。」

小霞去年攜母親移民英國,開展另一番事業,因兩年來的疫情為摩洛哥的旅遊業帶來太大的創傷,或許英國的客源可以為摩洛哥的旅遊業帶來起色。她感言:「在新環境下不知會否成功,但若甚麼都不嘗試的話,就一定不能成功吧!大概企業家就是要本著這精神去生存的。」◇

相隔兩年,經歷人生低谷後再重返摩洛哥,小霞感嘆應以平常心面對一切,不要放棄總會有變好的一日。(受訪者提供)
相隔兩年,經歷人生低谷後再重返摩洛哥,小霞感嘆應以平常心面對一切,不要放棄總會有變好的一日。(受訪者提供)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