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戰時期,德國、意大利和日本的軍事聯盟被稱為「軸心國」(Axis powers),而幾十年後,美國眾議院在今年4月27日,通過了由共和黨人提出的「評估習近平如何幹預和妨礙美國對俄羅斯制裁的法案」(Assessing Xi』s Interference and Subversion Act),其英文簡稱巧合地是「AXIS Act」,翻譯成中文是「軸心法」,即一部針對邪惡軸心的法案。這冥冥中的天意,在告訴世人甚麼呢?

以軸心法做監察

美國國會通過軸心法,北京將自食其果。圖為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會大廈。(Stefan Zaklin/Getty Images)
美國國會通過軸心法,北京將自食其果。圖為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會大廈。(Stefan Zaklin/Getty Images)

資深銀行家兼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問時指出,「軸心法」通過之後,如果中國有支援俄羅斯的行為,違反制裁令的時候,美國就可以援引對付中國。

「嚴重到就是30天內要給第一份報告,然後每90天就要給一個跟進報告,就是說美國用舉國之力聯絡世界的同盟,去監察中國這個『金主』,究竟是用甚麼方法支援俄羅斯繼續打仗?」

吳明德認為,「軸心法」是一個壓力,簡稱「AXIS」就是說一個「軸心」,美國將整件事拉到去二戰的時候,很容易就讓美國國民意會到現在要動員去支持烏克蘭,除了對付俄羅斯之外,還要對付中共。

吳明德引述最新調查顯示,美國現時有近80%國民厭惡中國,而在二戰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後,只有69%國民厭惡日本。美國人對中國的憤怒,還大過偷襲珍珠港之後對日本東條英機的憎恨。

他指出,中國(中共)沒有偷襲,也沒有任何一個軍事舉動,只是做了俄羅斯的「金主」,導致整個美國都醒覺了,未來就用這條「軸心法」去監察中國(中共)。

中共進行制裁壓力測試

西方自由世界對中共態度越來越明朗化,一方面對其發出清晰警告,另一方面則在印太地區加強對中共的軍事威懾,同時在經濟上減少對中共的依賴。圖為美國國旗和歐盟旗幟。(Georges Gobet/AFP via Getty Images)
西方自由世界對中共態度越來越明朗化,一方面對其發出清晰警告,另一方面則在印太地區加強對中共的軍事威懾,同時在經濟上減少對中共的依賴。圖為美國國旗和歐盟旗幟。(Georges Gobet/AFP via Getty Images)

吳明德表示,中共也明白整個情況是非常惡劣的,所以索性自己做一個假如被制裁的壓力測試,從國際貿易到金融體系都要做。「這個很正常,預計有一天,如果人家像俄羅斯這樣制裁你,那該怎麼辦呢?」

他指出,在60年代韓戰時,中國被制裁,餓死的都是普通平民百姓而已,現在中國GDP已經增長100倍,中共覺得就算被制裁都可以捱得住,這就等於俄羅斯現在可以支撐的,只是不跟國際接軌而已。

吳明德分析,假如中國像俄羅斯那般被制裁,將中國和香港從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系統)中移除的話,香港就會很淒慘。如果用價錢來計算的話,香港賣100元的東西,可以在一夜之間就變成10元。中共和全中國四大國有銀行,將完全沒有辦法進行國際貿易。

他也強調,香港是要用美金結算的,如果SWIFT系統一關掉的話,香港有錢都沒有地方用,甚至於將變成廢紙。然後,在海外的錢,已經匯出去了,那些錢又無法再匯回來給香港人用。換句話說,資金被人家凍結在外面了,中國和香港在一夜之間,就變成一個廢墟。

軸心法刺激中共派系鬥爭

2022年4月16日,中共央行原行長周小川稱,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替代SWIFT系統是有可能的。專業人士認為,中共在為應對歐美國家的制裁做準備。(Jacques Collet/Belga/AFP)
2022年4月16日,中共央行原行長周小川稱,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替代SWIFT系統是有可能的。專業人士認為,中共在為應對歐美國家的制裁做準備。(Jacques Collet/Belga/AFP)

「為甚麼美國要制定這樣一條《軸心法》出來呢?」吳明德分析,其實是美國想引起中國國內的反習勢力團結在一起,讓那些理性的中國人,或者嚮往中國經濟像以前一樣繼續跟國際接軌的人,出來反對習近平。」他認為,美國是為了刺激中共派系的鬥爭,希望通過「不戰而屈人之兵」,不讓習近平在11月連任。這樣做的話,就可以長遠解決俄羅斯「金主」的問題。

「美國看得很清楚,真正要動刀動槍對付你,需要很多時間,美國現在威脅著整個中國,特別是上海以及香港這些地方。這麼大的城市的人,又受到疫情影響,過去幾個月的大困擾、大反感的程度,看看可不可以配合這些因素一擁而上,去製造中共的大混亂。」

俗語說,「物必先腐而後蟲生」。「你自己腐化了,然後去打自己人,遠勝於外面的力量真槍實彈來攻擊你。這樣一來,引發生靈塗炭、民怨沸騰,這個就是美國長遠的戰略性計劃。」吳明德猜想美國背後的想法,做出如此的推論。

中共嚴控外匯流出

由於中共堅持「清零」,已造成重大經濟損失,海外投資正以前所未有的規模撤離中國大陸,中共日前加碼資本外流管控。(Pixabay)
由於中共堅持「清零」,已造成重大經濟損失,海外投資正以前所未有的規模撤離中國大陸,中共日前加碼資本外流管控。(Pixabay)

吳明德留意到,中共防止外資流出自有一套做法。它不會告訴你是要「禁止」,而會說是「嚴格規範」或「加大規範」,其實就在暗示「規範」等於「禁止」。以前中國人投資移民的時候,會找一些公證行去估算資產,但現在中共叫那些估算資產的公證行「嚴格規範」錢財的來源。目前再問那些公證行,所有的公證行都不接新生意了。

吳明德指出,在短期內,之前沒有離開中國的那些人,現在不能走了,「你想移民都沒法移民,想再離開就沒得申請了,就算你的兒女想去讀書,每年可以撥5萬元美金用來匯出去交學費的,現在都沒得匯了」。

另外,香港人如果想從中國大陸取回金錢也被「問長問短」,中共用行政步驟或者程序去拖延,讓人少取一些錢。疫情前可以「螞蟻搬家」,但現在停止通關兩年,「螞蟻也沒得開工了」。

滙豐分拆分散風險

最後,關於滙豐銀行傳聞分拆亞洲業務跟英國業務,吳明德認為這個做法把被制裁的風險,交給一些夠膽去承受風險的股東,然後滙豐在歐洲和世界各地的業務,就用另外一個子公司去承接。

他形容,在「發達文明制度下」的滙豐經濟增長緩慢,但另一個在亞洲區的業務,在香港和中國大陸承受著政治風險,可能在大灣區賺更多的錢,讓股東各自選擇。「一旦美國『軸心法』發揮效用的時候,香港隨時會沒有SWIFT 」。

至於分拆會不會影響未來滙豐的信貸評級,對於股價和前景有甚麼影響,吳明德認為要看它分拆之後,重新釐定亞洲業務值多少錢,然後就用現價再換股,到時候才能夠清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