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升級管控 上海清零造假 鄭州放話一週清零

中共的極端清零政策下,中國亂象頻出。週三,北京開始收緊對公共交通的管制,部分線路停擺。上海民眾則是爆出,當局為了「清零」目標,開始造假。鄭州方面,做出承諾要在一週內,實現社會面清零。

北京市,從5月3日起展開第3輪大規模強制核酸檢測,4日則是收緊對公共交通的管控,關閉6條地鐵線,涉及60多站,停駛158條公交車線路,主要集中在病例數相對較高的朝陽區。

北京市民 王女士:「生活多了一件事,就是按時去做核酸,不然的話,你出不了門,上不了車,挺可怕的。」

北京市民葉先生:「好多地方都封了,我的院子天天做核酸,人特別多,跟上海差不多,沒辦法,誰叫我們是一黨制呢?沒有人權。」

在上海,為了儘早實現「清零」目標,當局甚至集體造假,允許自測陽性者不去做核酸,或採取拖延戰術,不斷覆核等患者自己轉陰。

上海靜安區居民孫洪琴:「從三十號晚上一直到五月一號早上,我一共做了五次(自測),五次都是一樣的(結果),兩條槓(陽性)。五月一號下午,他上門來給我做檢測,到今天已經三天了,我的檢測報告還沒出來。這肯定是不正常的。所以,我說,這個是政治病毒、是利益病毒。原來他們為了利益,昧著良心,把陰的說成是陽的,把人家拉進方艙,故意擴散病毒。現在為了政績、為了政治的需要,現在又把陽性的,反覆叫人家做覆核、複查。」

在鄭州,常住人口1200多萬。民眾5月3日扎堆搶菜後,4日展開接連三天的3次強制性核酸檢測。除了封控區外,主城區全部劃為管控區,民眾「足不出戶,封閉式管理」。

鄭州市民鄭女士:「政府他們不是站出來說保障物資充足,我們一聽都害怕了,所以從昨天下午開始,幾乎所有的家庭成員都像瘋了一樣,全部湧到超市、菜場搶菜,去囤物資。」

鄭州市政府人員:「大家做完核酸,到我這,找我領出入證,一家一張出入證。」

當局宣稱要在封城的一週內,達到「社會面清零」。

民主人士康朋虎:「共產黨這些官,他不需要對百姓負責,百姓死活跟他沒有半毛錢關係。關鍵是他要對他的上級負責。現在是哪裡疫情搞不好,哪裡當官的就要被弄下來。所以一有風吹草動,他就非常恐慌,他就非常嚴格的、變態的這種防控。」

馬某某討伐黃俄共黨檄文曝光 魏京生:中共內部要出事

中共官方5月3日公布「馬某某」國安案件引發的關注度還在持續發酵。除了當初公布案件時,用「馬某」致使馬雲躺槍,阿里巴巴股價暴跌的騷動之外,近日案件涉及的反共內情也引發各種揣測。

據中共官媒《法治日報》報導顯示,1985年生於浙江溫州的馬某某,現任某科技有限公司研發部經理。其在「境外活躍敵對分子」影響下逐漸形成「頑固的反政府思想」,是「境外敵對勢力境內代理人」。

報導還提到,馬某某強調,其終極目標是「顛覆中共政權」,為此,著手制定「反宣綱領」,甚至籌備成立「大陸臨時國會」,委託有關人員制定法律制度,表示要藉助境外的力量推翻中共。

大紀元記者向知情人士了解到,馬某某在海外社交傳媒組建了三個群,其中一個涉及反習內容。有一個標註:天賦人權,捍衛自由。

其中在Telegram上有一個名為「大陸臨時國會」的頻道。該頻道成員之一「YaYa」,於2022年4月22日在Twitter上發表《獨立宣言——追求自由的華人聯合宣言》等檄文。

文中寫道:「中共末年,封城管控;民不聊生,生靈塗炭。切斷物資,活活餓死;天怒人怨,特此起筆。中華大地,民風淳樸;辛勤耕耘,安居樂業。黃俄共黨,騙奪政權;人禍災難,文革饑荒。」

文中歷數了中共各種罪行,包括「一帶一路」大撒幣,強征豪奪,管控傳媒、洗腦宣傳,鐵鏈囚女,泯滅人性,以及勾結俄羅斯,禍亂世界等等。

檄文最後談了對新中國的期望:檄文滅共,獨立宣言,天賦人權,捍衛自由,脫離中共,斷絕一切等。

海外民運人士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目前反抗中共的情緒越來越高漲,類似「馬某某」策劃推翻中共這種事情會越來越多、越來越積極、越來越可操作。

李恆青表示,「中共政權現在已經進入多事之秋,各個地方到處都會出現造反的人。今年中共二十大之前,中國會有很多事情發生。」

民運人士魏京生對大紀元表示,可能在中共黨內有人支持這個馬某某。共產黨是黑箱操作,但是,「我們可以知道大的趨勢是共產黨內部一定要出事。」

魏京表示,中共的清零防疫政策搞的天怒人怨,對二十大影響相當大。中共現在內部矛盾越來越緊張,在老百姓的印象中越來越壞,老百姓看得越來越清楚了。在這個情況下,共產黨垮台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時間也越來越近。

預感到了什麼?大陸企業大佬相繼清空微博

最近出現了一個罕見的情況,大陸許多企業家突然把自己的微博賬號給「清空」了。包括「滴滴出行」總裁柳青、聯想集團創辦人柳傳志、美團創辦人王興,還有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等等。微博上出現梗圖寫道,有些人過去「經常對外發言,傳播個人想法,甚至有些話癆」,但「這些大佬全部隱退,不再對外發聲」。

近年來,還有不少中國企業家急流勇退,宣布從管理層退出。例如拼多多董事長黃崢、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京東創辦人兼執行長劉強東、快手執行長兼共同創辦人宿華、淘寶和天貓董事長蔣凡等等。

為何他們年富力強,卻都選擇退出了自己苦心經營的事業,甚至選擇噤聲,從大眾視野中消失?

台灣韜略策進學會秘書長吳建忠分析認為,「這不是他們的選擇,而是被動、被迫卸下職務。不是急流勇退,而是明哲保身」。

他表示,過去在改革開放之下,中共採用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的政策,這一部分人成為門面,中共需要他們作為改革、進步的形象。但版圖龐大之後,中共又開始對企業進行監管、整治,要「把他們的財產都共同富裕」,使得這些行業只能選擇集體躺平。他表示,當中共想要收回一切,「你連叫、喊一聲都沒有任何機會」。

吳建忠說,這些企業家何時會以甚麼名義被整肅、身陷牢籠,都還是未知數,尤其他們過去都與地方政府都有著密切關係,有太多把柄,隨時都有可能以任何名義被消失。

想必民眾心理也有底,這就是為甚麼官方公布的一個「馬某」或「馬某某」因危害國家安全被查,股價就直線跳水。

財經專家黃世聰分析,企業家將微博清空,也是為了自保,避免過去網上的發言被挖出來,因為今年重頭戲為中共二十大,在派系鬥爭下,這些言論隨時都有可能被擺上檯面檢討。

春江水暖鴨先知,黃世聰說,根據中企大佬們的動作可以看出,中國過去的創業環境和投資環境已經不在,中央不斷對企業進行清洗,「政治意味上非常濃厚,就是你要錢還是要命」?

普京「末日飛機」掠過莫斯科 俄軍實施核彈發射模擬演練

俄羅斯獨立傳媒《新報》歐洲版「新報歐洲」(Novaya Gazeta)5月4日發推文稱,普京的「末日飛機」(Doomsday Plane)被目擊到飛越莫斯科上空,很可能是為了參與勝利日(Victory Day)閱兵式演練。

普京在2月24日發動對烏克蘭的入侵之後不久,即下令俄羅斯軍隊將包括核武器在內的威懾力量置於「特別戒備」狀態。近日,俄羅斯當局又多次揚言要動用核武。

5月4日,俄國國防部表示,俄軍已在西部飛地加里寧格勒,針對可攜帶核武的伊斯坎德(Iskander)機動彈道飛彈系統,進行了「電子發射」模擬演練。加里寧格勒位於波羅的海,地處立陶宛和波蘭之間,是俄羅斯的一塊飛地。

外界認為,俄軍在烏克蘭損兵折將,其宣揚的特別軍事行動完全失敗,此時普京「末日飛機」的行踪頻繁被傳媒拍攝到,強化核威脅的意圖明顯。
據公開的信息顯示,這架蘇聯時期的巨型飛機,除了駕駛艙,機身完全沒有窗戶,可在核戰或危急時保護政府主要官員緊急升空,能抵擋核爆產生的超強輻射和電磁脈衝,能滯空數天不必降落,是普京的「空中克里姆林宮」(Flying Kremlin),意味著普京可在機上繼續統治俄羅斯,並從空中向軍隊發出核打擊命令。

烏克蘭強勢:只接受投降協議 終結戰爭莫斯科兩選擇

烏克蘭以及歐美對普京的核威脅似乎一點也不買賬,近日,美國防長奧斯汀在德國的蘭斯坦(Ramstein)召集了40個國家國防部長的會議,他表示,將使俄羅斯喪失「未來再侵略」的能力,暗示要廢掉俄羅斯的「武功」。
5月2日,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局長布達洛夫(Kyrylo Budanov)在接受烏克蘭傳媒專訪時,更是強勢表態「基輔只準備與投降的莫斯科簽訂協議」。
達尼洛夫在受訪時被問及,西方相信烏克蘭終究會贏得這場戰爭,但俄羅斯不會坐以待斃,是否會動用核打擊?

達尼洛夫回應表示,使用「戰術核武」的可能性一直存在,在小範圍使用「戰略核武」沒有意義,因為兩國距離太接近,但使用大範圍的戰術核武,只會使俄羅斯快速被終結,然後這場戰爭就結束了。但關於這場戰爭如何結束,達尼洛夫談到只有2種選擇或可能性。

達尼洛夫說,第一種可能是俄羅斯分裂成3塊甚至更多,第二種可能是普京去世,撤換俄羅斯領導高層,相比之下,後者相對維護了俄羅斯領土的完整性。

達尼洛夫進一步解釋,如果是第二種可能性,新領導人會與普京割席,說他是一個病態的領導者等,所做的決定以及過程都與俄羅斯無關。在這個情況下,俄羅斯將會放棄所有占領的領土,包括應該屬於日本的群島,還有應該屬於德國的柯尼斯堡(Koenigsberg,俄稱「加里寧格勒」)。

達尼洛夫說,大多數俄羅斯軍事和政治領導人都認識到了這一點,這就是為甚麼俄羅斯方面有如此多的管道嘗試與西方世界對話的原因,儘管他們(俄羅斯官員)一方面使用官方的表達言論,但在非官方的私下想法則完全不同,因為他們害怕失去財富,他們明白現況將很快結束。

對於烏克蘭要求的安全保障,以及與俄羅斯和平的可能。達尼洛夫直言,烏克蘭只會在俄方投降後簽署協議,並敦促莫斯科愈早投降愈有利。烏克蘭總統顧問阿列斯托維奇(Oleksiy Arestovich)說,達尼洛夫的聲明清晰明了,即只接受俄方的投降。

達尼洛夫還談到普京面臨的結局,他強調「給普京留一條退路的策略,這幾乎已經是不現實的,他是全世界的戰犯,這就是他的結局,他把自己逼入了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