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中國大陸與自由世界之間有座「網絡長城」,限制牆內網民接收「敏感資訊」,中國官方稱之為「數據跨境安全網關」。過去一星期,香港有多宗新聞,令人不得不憂慮港版「網絡長城」快將落成。

4月20日,特首「選舉」唯一候選人李家超競選團隊公布,李家超的YouTube帳戶被Google以「違反美國制裁政策」為由關閉。另外,親建制媒體《東方日報》在4月19日以A10和A11版面攻擊YouTube充斥色情資訊、盜用《東方日報》內容、欠缺監管等;4月20日,再以A11版面攻擊YouTube充斥色情資訊、誹謗、侵權、渲染黑社會暴力等。

另外,在4月19日立法會會議上,保安局表示已就《施政報告》的建議,進行有關網絡安全的立法準備工作,預計今年下半年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展開公眾諮詢,當中涉及國家安全問題,政府期望立法清晰界定網絡經營者的責任,保障香港網絡系統。上述幾件事情在短短幾天之內發生,時間上未免太巧合吧?

一場批鬥YouTube運動或者即將展開,李家超批評制裁是「無理、霸凌,刻意希望施壓令我有所猶豫」,並強調Google的無理行為只會令他更堅信自己正在做對的事,他對制裁嗤之以鼻。我不禁要問:一個被國際制裁的特首,怎樣提升香港國際地位?

多名親共立法會議員加入戰團,周浩鼎譴責YouTube公然粗暴干預香港選舉;梁熙批評YouTube損害了香港市民的知情權、打壓言論自由;在YouTube合共有超過60萬訂閱的陳穎欣和李梓敬表示會研究轉用中國大陸社交平台,例如「抖音」、「西瓜」和「微博」。

李家超自宣布參選以來,一直透過Facebook、Instagram及YouTube這些美國的社交平台發布訊息,大量「藍絲KOL」又一直使用YouTube。這班表面親中、實際用iPhone的建制派,是否一直「打著紅旗反紅旗」,助長「美帝」氣焰?為何他們不用中國大陸社交媒體?骨子裏,他們都非常清楚絕大部份香港人只會使用Facebook、Instagram及YouTube,一旦改用中國大陸社交平台,觀眾人數隨即大跌,亦會損失廣告費收入。

預計在「網絡安全法」立法後,香港將會大規模封鎖「敏感」網站,而實際上,香港早已出現「網絡長城」,只不過城牆仍未夠長。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身處香港境內,已無法瀏覽民進黨、2021香港約章、香港監察、香港編年史、「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等網站。

如果要進一步封網,再加上李家超YouTube帳號被封事件,YouTube恐將首當其衝被封,裡頭有大量「敏感資訊」,例如六四紀錄片、反送中警暴新聞片、大量時事評論網台節目、《蘋果日報》、《立場新聞》及《眾新聞》的備份影片等。屆時網民或需使用VPN翻牆,但未必每名市民都懂得使用VPN,甚至在白色恐怖之下,安裝VPN也有可能誤墮法網。

想不到有一天,香港的自由度竟然比澳門還要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