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官方剛於3月22日「闢謠」封城消息,28日就宣布分兩個階段封城。分析表示,上海封城影響物流貨運,中共官方雖然實施「封閉生產」,可能也無法阻止對供應鏈的衝擊。這次上海全面的兩階段封城可能會對依賴消費支出的企業造成沉重打擊,特別是小企業。此外,新一輪封鎖可能會進一步損害消費者信心,並危及中共政府制定的5.5%全年經濟增長目標。

上海市政府3月27日晚間在其社交媒體帳號上宣布了兩階段封城措施。封鎖將以貫穿該市的地標黃浦江為界,浦東地區將在3月28日至4月1日期間實施封控,並進行大規模核酸檢測。浦東住宅小區所有人員足不出戶,暫停巴士,嚴格限制車輛上路。浦西地區在4月1日至5日期間實施封控。

上海擁有2,500萬人口,這是上海第一次推出如此嚴格的措施。

中共要求實現一個「相互衝突的目標」

英國《衛報》報道說,Omicron病毒變種在中國大陸的傳播為當局帶來了一個兩難的局面,在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以及公眾「大流行病疲勞」的擔憂中,過去的清零政策已日益受到質疑,特別是考慮到感染Omicron的病人症狀不是特別嚴重的情況下,接下來如何抗疫才有用。

在中國國內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一個關於中國為甚麼不能像其它國家一樣放鬆對COVID-19限制的問題成為23日的熱門話題,一天的瀏覽量超過5億。

網民「一方文學」寫到,發達國家都放開了,但國內民眾由於媒體選擇性報道等渲染心懷恐懼。

紐約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延中告訴CNN,北京要求對經濟和日常生活減少干擾,又要地方執行清零政策,以防止病毒擴散負責,這本身就是在要求實現一個「相互衝突的目標」。

「最終,當地政府官員別無選擇,只能採取這種強硬的做法,以便在這種情況下完成工作。」他說。

外界一直擔心中國對傳染性更強的Omicron變種毫無準備,而當局的清零政策可能會導致更多的封城和更多的經濟混亂。

最早發現和報告Omicron變種的南非流行病應對與創新中心(CERI)主任Tulio de Oliveira曾警告,清零措施不會起作用。

「在Omicron變種和清零政策下,中國將遭遇很大的困難,」Tulio de Oliveira寫道,「他們可能需要加入世界其它國家的緩解策略。」

上海宣布分區封控政策 百姓搶糧

上海市政府稱,允許一些工廠在「閉環系統」內繼續生產,員工完全在廠區內工作和生活。比如,和碩、中芯國際稱可以正常營運。

但彭博社引述分析表示,即使可以繼續生產,但物流和供應鏈中斷,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產能。

《華爾街日報》28日報道也表示,雖然有些工廠可以在封閉環境裏繼續生產,但產品運不出去;交通、卡車司機、倉庫等供應鏈的關鍵環節都受到封城的衝擊,導致貨物從出廠到出口的流程出現困難。

上海港先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鄒小東(Zou Xiaodong)周一(28日)表示,倉庫已經關閉,進出港口的交通中斷。

英國海洋海事評論和在線新聞網站Seatrade Maritime報道,上海國際港務集團(SIPG)稱,「在封城期間確保正常營運」,但實際情況是陸路設施和交通都被中斷。

在上海封城期間,貨櫃車司機必須提供48小時之內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很多高速公路關閉,卡車司機限行。

第一階段封控區域內的幾間物流公司均表示,已經暫停物流服務,封控期間不接收貨物。

有幾間物流公司也對《華爾街日報》表示,有些司機害怕被隔離,暫時不運送途經上海的貨物。

總部位於英國的物流集團Woodlands在最新消息中說:「(上海)卡車運輸大規模中斷,尤其是鄰近省份前往上海港的卡車被迫返回,大量已經裝載的貨物無法運送到上海港。」

總部位於瑞士的全球物流營運商德迅國際公司(Kuehne+Nagel International AG)表示,為了儘量減少貨運延誤,公司已經讓開往上海的貨船改道前往寧波,空運航班改道飛往鄭州。

上海市是中國多地封城模式的重演

Seatrade Maritime網站的報道表示,上海現在的情況很類似深圳市在本月較早前封城,深圳港口也稱正常營運,但陸路設施和交通中斷導致貨櫃堆積、貨船停滯。

《華爾街日報》透露,深圳封城時,公司主管和物流經理最擔心的不是生產,而是產品無法運送到港口和客戶手中。

深圳市宏鑫光電有限公司表示,封城嚴重影響物流,雖然公司說服了工人住在宿舍,但產品運不出去,對海外客戶的交貨期至少遲了10天。

Seko物流(Seko Logistics)全球承運人管理和海洋戰略副總裁Akhil Nair表示,(中國封城期間)跨省運輸要接受多次健康檢查,長途卡車司機要多次出示檢測結果,如果沒有符合某一省的健康碼就會延誤送貨,他們有時還在高速公路上被攔下,對卡車和貨物進行消毒也耽誤了運輸時間。

在上海封城前,吉林省等多地也實施了嚴格的封鎖措施,並直接影響企業營運。比如,位於長春市的日本豐田和德國福士合資工廠從3月14日開始暫停生產。

上海封城對中國經濟造成新打擊

作為主要的金融和貿易中心,上海對中國GDP的貢獻達3.8%。

據彭博社報道,國民西敏集團(NatWest Group Plc)的中國經濟學家劉培謙(Liu Peiqian,音譯)估計,這些措施所帶來的影響可能會使中國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和一年前相比,減少多達0.4個百分點。

劉培謙預計,中國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為4.7%。劉表示,服務業和消費業的「逐步復甦」可能需要八周時間。

上海東側的浦東區不僅是跨國金融企業的根據地,也是上海主要的國際機場和上海迪士尼度假區所在地。

上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表示,由於目前疫情防控形勢,該度假區將關閉,直到另行通知。

受疫情影響,美國電動車巨頭Tesla在上海的工廠周一起停產四天。

報道說,這些限制措施將禁止上海居民離開家,這可能會損害服務業的就業,且對小企業造成的打擊最大。

彭博社援引華興證券(香港)宏觀與策略研究主管龐溟說:「新冠疫情抑制了人們的信心和支出預期。」他還指出了對那些依賴面對面和社交聚會的行業的影響,尤其是餐飲業。

消費者信心受到的損害可能更持久

彭博社說,經濟學家因疫情原因一直在下調中國今年的增長預測。迄今為止發布的高頻指標和公司聲明表明,工廠生產可能會受到暫時的打擊。不過,消費者信心受到的損害可能更加持久。這將危及政府設立的約5.5%的全年增長目標。

甚至在上海封控消息宣布之前,野村控股就警告說,中國經濟面臨著自疫情爆發以來最嚴重的下行壓力。該行以陸挺為首的經濟學家3月26日在一份說明中寫道,市場應該擔心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下滑。他們下調了今年剩餘時間的季度預測。

他們表示,受全國各地流動性限制增加和房地產行業持續低迷的拖累,3月份經濟活動「可能全面惡化」。

根據彭博經濟研究預測,工廠活動可能在3月受到衝擊,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定於周四發布)可能滑入萎縮狀態。

全球紛紛實施與病毒共存策略之際,中共堅持嚴格的清零政策。而該政策還能持續多久,引發越來越多的關注。

彭博社援引保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 Ltd.)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的話說,如果政府能詳細說明最終向世界其它地區重新開放的路線圖,就能增強信心。

他說:「中國(中共)的COVID之戰面臨的主要不確定性是,未來的退出戰略並不明確。從經濟成本和對普通人日常生活的負擔來看,零容忍政策很可能無法長期持續下去。」

根據上海市政府的聲明,上海的醫務人員、警察和外賣快遞人員等必要的工作人員和服務提供者仍可以在出示工作證的情況下正常出行。◇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