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10天,上海官方連續通報疫情死亡情況,累計285人,而且都有基礎疾病。但專家質疑:很多人並不能算是基礎病,中共為應付國際質疑,倉促造假。目前上海封控已一個月,不斷造成人道災難。

上海公布死亡病例稱:均為基礎疾病

上海自3月1日開始的這波疫情,官方今天通報,染疫人數已超過53萬例,累計285人。按此計算,這波疫情的病死率約萬分之四點四。

這波疫情感染人數4月10日達到頂峰,按官方通報,直到4月17日未有一例死亡,而當時上海感染人數已超過40萬。此前一年半中上海只公布了2例死亡。

外界對此強烈質疑。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教授陳錚鳴(Chen Zhengming)此前告訴《紐約時報》,中國大陸只統計直接死於COVID-19相關肺炎的死亡病例。

而美國、英國和香港等許多地方,遵循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的《國際 COVID-19 死亡原因證明與分類(編碼)指南》,只要新冠病毒是一個因素,就要被統計。

《華爾街日報》等多家媒體調查發現,上海養老院有死亡但官方未統計。在巨大質疑聲中,上海衛健委4月18日開始報告死亡病例,即17日3例、18日7例、19日7例、20日8例、21日11例、22日12例、23日39例、24日51例、25日52例、26日48例、27日47例,累計有285人病故。

在上海衛健委每天通報的死亡病例中,「死亡的直接原因均為基礎疾病」。

例如,《人民日報》4月19日報道,2022年4月18日0-24時,上海新增本土死亡病例7例。年齡從60歲到101歲,其中75歲以上6例,合併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壓3級、腦梗死後遺症、心功能Ⅲ級、腦梗塞、低蛋白血症等嚴重的基礎疾病。75歲以下1例(60歲),合併創傷性腦疝、創傷性硬膜下出血、多發性大腦挫裂傷、創傷性蛛網膜下腔出血、中樞性尿崩症。上述7人入院後病情加重,經搶救無效死亡,直接的死亡原因由基礎疾病導致。

官方通報,2022年4月18日0-24時,上海新增本土死亡病例7例,均為基礎病。(網絡截圖)
官方通報,2022年4月18日0-24時,上海新增本土死亡病例7例,均為基礎病。(網絡截圖)

專家:不是基礎病也拿來通報 掩蓋造假?

對此,美國Walter Reed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前實驗室主任林曉旭對《大紀元》說,像消化道出血,這不能算基礎病,可能食物中毒,可能餓過頭。胰腺癌晚期也不能算基礎病了,那是基本沒救的病人了。

還有,他說,腦出血和心肌梗死,那基本都是突發狀況,也不能說是基礎病。還有的像是摔死或者被打死的,也算作基礎病,那就更荒唐了。

據百度百科介紹的基礎疾病,一是有基礎代謝障礙,如內分泌失調、糖尿病;二是免疫功能低下:如愛滋病;三是有重大的慢性消耗性疾病:如腫瘤、高血壓。

林曉旭分析,中共之前的造假或者隱瞞真實數據太明顯,上海當局也編不下去了。所以現在需要像國際社會的常見情況靠攏一些。

「中共現在非常需要COVID死亡案例,因為之前完全沒有死亡或者死亡數字太低,如果那是真的,那就是說上海有甚麼靈丹妙藥,那不如把所有COVID重症病人都轉移到上海去好了。」

他認為,上海「倉促之間,甚麼病例都拿來充數」,實際它沒有通報疫情死亡的合理機制。

時事評論員秦鵬也認為,其中有的病例明顯可以看出是餓死的,比如4月24日上海通報提到死亡病因包括「重度營養不良、電解質紊亂」,也就是說在方艙醫院對不能自理的老年人實際上造成了虐待,導致非正常死亡。

市民:死亡數據聽領導的 封控釀人道災難

另外,中共的所謂死亡數據不見得真實,上海市民張女士對大紀元說,「就像其它數據一樣,看領導有甚麼要求,就像我們做報告,我的數據就往領導要求的去做、去收集。你懂我意思嗎?」

對於中國疫情的超低死亡率,英國新聞周刊《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曾專門就超額死亡率建立一個藉助大數據統計的模型,以此大致估測各國和全世界範圍內的超額死亡人數。包括美國很多國家都被低估了。

超額死亡率,按照世衛組織的定義,即「特定地點、特定時間段的估計總死亡人數與沒有大流行情況下(非COVID-19情景)的預期死亡人數之間的差額」。

但中共不公布超額死亡數據,美國之音援引數據統計學家喬治‧卡爾霍恩(George Calhoun)沿用《經濟學人》的模型,稱中國官方可能將COVID-19死亡病例數低報了17,000%,「中國真實的COVID-19死亡人數不是4,636人,而是大約170萬人。」

最早武漢爆發疫情中死去父親的張海對大紀元說,「我相信這些死亡的人裏面,很多都是因為他的不人道封控措施而導致的悲劇發生。」

上海4月1日全面封城以來,跳樓的、自殺的消息頻傳。今天在上海西郊的嘉定區封浜鎮,一位跳樓的年輕人被封鎖在農工商超市的樓上。因為沒人管,沒有吃的,手機裏又沒有錢支付房租,實在沒辦法就跳樓了。

這名年輕人跳樓之前說,給居委會打電話,居委會不管;跳樓後他奄奄一息,還對居委說「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張女士抱怨,很奇怪,我一個正常人沒有得病,光明正大出去逛一圈怎麼樣?我哪裏礙著你違反了傳染病條例?我覺得這(封城)是一個神經病的做法。

秦鵬說,「我們有理由質疑,中共強制拉這些老年人去隔離,是不是要故意對他們進行人身清零,來證明中共『絕對清零』政策的政治正確?」他認為,中共公布一個可觀的數字是來證明中央是對的。

張海則認為,「官員為所欲為,利用權力、利用他掌握的資源,給普通老百姓帶來這麼大的傷害。」他質問,「這是不是利用疫情變相殺人?這種行為就是典型的政府犯罪行為。」

張海:中國人應該反思

COVID-19病毒爆發到現在近三年了,還是這樣反反覆覆,張海說,「中共防控越來越極端、採取這種很暴力的手段去封控。我們對各種傷害應該有一個認識。」

張海認為,「中國人應該反思,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有一個清醒認識,應該共同發出呼籲,要去追責病毒的源頭。」

他說,一是權力應該受到制約。「有一句話,你要把權力關在籠子裏,否則它就把你關在籠子裏。而且一定要有好的制度,對官員有約束,法律和人民權利有保障,這樣一個國家才能良性發展,否則各種人道災難都可能發生。」

再有,他認為,中國人都應該反思,「既然跳樓連死都不怕,還怕甚麼?為甚麼不敢反抗啊?誰限制你的自由,誰讓你沒吃沒喝?為甚麼不敢站出來抗爭,所以說這方面值得我們中國人、每個受到這種傷害的人深思。」#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