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亞洲開啟了一場可能會引發台灣戰爭的軍備競賽。

中共的國防預算今年可能會增長約7.1%,超過去年和前年,也超過預期的GDP增長。

北京顯然走在戰爭的道路上,儘管美國國防預算在過去十年下降了10%以上,並且在祖拜登總統治下可能會進一步下降。

大多數嚴肅的國防分析人士和許多外交官並不相信中共政權為國防開支提供的數字(今年約為2,290億美元)。他們預計實際數字會高得多。中共關於其擁有多少核武器的自我報告也是如此,軍事專家認為數字嚴重不足。

中共軍隊突然襲擊的危險

就像普京在烏克蘭的戰爭一樣,我們必須為一個噩耗做好準備。當莫斯科聲稱這只是一系列軍事演習時,東歐並沒有意識到戰爭,然而,緊接著就是2月24日震撼世界的對民主的攻擊。

中共緊隨俄羅斯軍方之後。中共正在開發和建造核彈頭、加固的導彈發射井、超高音速導彈、隱形戰鬥機、航空母艦和兩棲登陸艇,該政權顯然計劃用這些武器征服台灣、南中國海、日本尖閣諸島,以及喜馬拉雅山脈的大片印度領土。

如果他們佔領了這些領土,只會激起中共對更多領土的渴望。

該政權資助了更基本的國防相關科學和技術發展。一些分析人士懷疑這些發展包括被禁止的化學和生物武器。

北京、莫斯科和平壤已經在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對美國和澳洲、菲律賓、台灣和日本等盟國發出隱晦的威脅。

北京的大部份國防開支都是為了擊敗美國、英國、澳洲、日本、台灣和印度軍隊——他們都在積極努力,或緊或鬆地合作,以保衛自己的領土和盟友。

美國被迫向亞洲布軍

由於北京的挑釁,美國軍隊被迫在台灣海峽、南中國海、南韓和日本進行前沿部署,以保衛這些地區免受中共、俄羅斯和北韓的侵犯。這些地區在北韓1950年襲擊南韓後從未真正結束其交戰狀態,由此產生的韓戰從未正式結束。1953年的停戰只是敵對行動的暫停。

北京自己反對的兩個主要防務集團是由澳洲、英國和美國組成的AUKUS,以及由美國、日本、澳洲和印度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the 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縮寫為Quad)。這些防禦性聯盟被迫發展起來,因為近年來他們越來越需要增強對北京的震懾力量。

中共引領全球國防開支增長

中共2022年國防開支總額增長了7.1%,與2016年至2021年間約7%至8%的增長一致。如果中共的官方數據可靠的話,2012年到2015年的增幅甚至更高,大約在每年10%到12%之間。

今年中共國防預算的增長遠高於北京約5.5%的經濟增長目標。根據中共的自我報告,中國的經濟增長已從2007年最近的14.2%的高點下降到2020年的2.3%。然而,與鄰國相比,其國防開支繼續迅速增長。

獨裁政權的國防開支增長應該等於或高於其GDP增長,這種觀念只有在政權尋求鄰國的領土時才有意義。這種增長助長了軍備競賽,這是目前在亞洲的後果。

2021年全球國防開支平均下降了1.8%,但亞洲軍費開支平均增長2.8%。對相對國防開支的分析表明,中共是主要的好戰者,並引領著這一令人遺憾的趨勢。

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the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的數據,2010年至2020年間,北美國防預算下降了近11%,而中亞和東亞的國防預算增長了60%,東南亞和南亞的國防預算增長了約40%,歐洲的國防預算增長了約14%。

作為GDP的百分比,美國國防預算從1967年的9.4%下降到2019年的3.4%。然而,中共的宣傳一直把美國描繪成侵略者。

北京和莫斯科沒有將美國的和平紅利視為緩和全球軍事緊張局勢的機會,而是大肆宣揚「美國的衰落」,並將其視為從鄰國手中奪取領土的機會。

2020年6月2日北京官方製作的一段影片的截圖,吹捧中共對台灣所作的軍事準備。(Facebook截圖)
2020年6月2日北京官方製作的一段影片的截圖,吹捧中共對台灣所作的軍事準備。(Facebook截圖)

因此,美國可能不得不放棄其1972年後的和平與接觸政策,而這在核武器時代是危險的前奏。

美國2023年的國防預算可能超過7,700億美元,即使在民主黨政府執政期間,同比也略高。同時保護歐洲和亞洲民主的需要嚴重拖累了美國的耐心和經濟,而後者正在進一步陷入債務。2020年,美國政府債務達到近28萬億美元。

債務最終可能迫使美國放棄其自二戰以來作為全球和平保護者的角色。這將嚴重破壞穩定,並迫使盟國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否則他們將在未來幾十年內被莫斯科和北京控制。

或者,美國可以尋求其它收入來源,以保證全球公共安全利益。例如,對中共4.6萬億美元的年度貿易徵收30%的關稅。

台灣的主要威脅

台灣似乎是北京侵略的主要對象,也許是因為它向世界表明,如果北京選擇民主道路,中國也可能取得經濟上的成功。鑒於台灣對中國潛在的民主化的重要性,我們不能像在俄—烏戰爭中那樣搞得措手不及。

我們必須做好準備,應對並擊落中共向這個島嶼民主國家投擲的任何東西。前國務卿邁克蓬培奧(Mike Pompeo)本月訪問了台灣。他正確地說,中華民國應該得到承認。

台灣還應該受益於與美國的官方防務協議,美國和盟國部隊在地面的前沿部署,以及獨立的核威懾力量。我們必須為台灣的防禦盡全力。這對全球民主的未來非常重要。

然而,華盛頓的怯懦導致了對俄羅斯的威懾的失敗,導致對台灣的不承認,後者為中共的侵略開闢了道路。比起現在採取的力量實現和平的政策來說,這種懦弱肯定更會把我們拖入戰爭。我們仍然可以採取有力的震懾政策。

我們越早加強在民主台灣、尖閣諸島和南中國海的防禦,情況就會越好,因為中共的國防開支每年都在增加。我們等待的時間越長,中共軍隊就越強大。

台灣或其他北京的侵略對像不僅僅是一個像香港和克里米亞一樣被獨裁者控制的地區,他們會被用來反對民主,而不是捍衛民主。我們等待的時間越長,就越難認識到這一點。#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China’s Ballooning Defense Budge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