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2月18日),由世界各地23名猶太裔科學家、醫生和學者組成的學者團體向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發表公開信,他們對杜魯多如何描述加拿大抗議者「深感擔憂」。

為反對政府強制過境卡車司機接種疫苗,加拿大各地上萬名卡車司機及支持者自1月29日起聚集渥太華進行抗議。

公開信的作者之一、2013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三人之一的史丹福大學生物物理學教授Michael Levitt在推特上分享了這封信的副本。

該學者團隊在信中說:「最近幾周,我們一直在關注加拿大發生的『2022年自由車隊』抗議活動。我們懷著悲痛的心情看到,你沒有與抗議者進行建設性對話,而是採取了一種抹黑方式,把抗議者描繪成『納粹同情者』、『種族主義者』和『反猶者』。」

「最近的一次事件是你在2月16日指控保守黨的一名猶太裔國會員『站在揮舞納粹十字記號的人旁邊』。」

2月16日,杜魯多在國會質詢期間就渥太華的抗議封鎖進行了辯論。他於2月14日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杜魯多是自1988年《緊急狀態法》成為法律以來首位援引該法案的總理。

眾議院保守黨國會議員蘭斯曼(Melissa Lantsman)對議會表示,杜魯多將抗議者描述為「『經常厭惡女性者』、『種族主義者』、『憎恨女性者』、『否認科學者』、『邊緣人群』」,他「激化了不合理的國家緊急狀態」。

杜魯多回應說:「保守黨成員可以和揮舞納粹旗幟的人站在一起,可以和揮舞邦聯旗幟的人站在一起。我們選擇與有資格獲得工作、恢復正常生活的加拿大人站在一起。這些非法抗議需要停止,他們會停止。」

眾議院議長羅塔(Anthony Rota)隨後對議會說:「我只是想提醒尊敬的議員們,包括尊敬的總理,不要在眾議院使用具有煽動性的言辭。」然而,杜魯多沒有收回他的評論。

蘭斯曼是大屠殺倖存者的後裔,她在推特上表示,杜魯多錯誤地指責她站在納粹十字標記的一邊。她說:「這是一個多麼可恥的聲明,與任何擔任公職的人都不相稱——他欠我一個道歉。」

在上周五的信中,由科學家、醫生和學者組成的猶太團體表達了對杜魯多最近言論的不滿。

他們寫道:「我們是一個由猶太以色列醫學科學家、醫生、研究人員和法律學者組成的非政治團體,其中一些人是第二代或第三代大屠殺倖存者,我們對你試圖將『自由車隊』的抗議者污名為納粹意識形態支持者的做法深感關切。」

《大紀元時報》聯繫了杜魯多的辦公室,請對公開信置評。

上周五晚些時候,杜魯多在推特上寫道,「三周以來,非法封鎖和佔領已經威脅到企業、威脅到就業,並阻礙了社區。本周,為了恢復公共秩序並保護加拿大人,隨著形勢的發展,我們的政府啟動了緊急狀態法。」

他補充說:「我們將繼續確保市、省和聯邦當局擁有其所需的資源,並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來保證人們的安全,控制局勢,我們將確保你們的權利和自由得到保護。」「這仍然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據《大紀元時報》此前的報道,國會山上的抗議者大多舉著加拿大國旗。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一些圖片顯示,有人的旗幟上有納粹標誌,同時,還有一些社交媒體影片顯示,抗議者告訴手持仇恨標誌的人離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