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就香港抗疫工作史無前例地發出了重要指示:「把儘快穩控疫情作為當前壓倒一切的任務,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和資源,採取一切必要的措施……」「聖旨」一出,上至韓正,下至林鄭月娥,所有負責港澳事務的官員都不敢怠慢,因為處理得不好,隨時「人頭落地」。按此套路分析,北京和香港政府將會不惜犧牲香港的經濟和人民的自由,以及香港庫房的民脂民膏,去達致所謂的「動態清零」。

現時,世界各國除了分為「民主」和「獨裁」兩大陣營之外,在抗疫政策上,正陸續分為「與病毒共存」與「清零」 兩大陣營。中國和香港當然是「清零」陣營,而新加坡、英國、歐洲國家都傾向「與病毒共存」。在中共的統治下,抗疫政策不容辯論,香港的建制派最近不斷打文宣戰,批評「與病毒共存」是「投降」、「躺平」、「威脅人民生命健康」甚至「危害國家安全」。

明顯地,中共已經將抗疫政治化,把「動態清零」上升至意識形態的層次,借抗疫清零來突顯自己所謂的「制度自信」,旨在向國內民眾和全世界傳達「西方大國每日數萬宗確診,已被病毒打敗」和「中國清零成功戰勝病毒」的大外宣。鞏固國民的優越感,就可以維持執政的正當性。

另一個中國堅持「清零」的原因當然是實際考慮,官方聲稱九成中國民眾接種了疫苗,但國產疫苗的效用和真實接種數字為何,相信北京心裏有數。Omicron變異株傳播力度驚人,根本不可能「與病毒共存」,因為代價極為龐大,每日隨時有數十萬人死亡,直接動搖習近平的連任大計。所以,中共只能繼續實施「暴力清零」和「擾民封城」政策,世界各國的遊客和商人都難以進入中國境內。

近日香港傳出的非禁足式「全民強檢」應該只是「前菜」,因為這個做法也是難以「清零」。全港700多萬人口,每人每星期強檢一次,連續進行三個星期。即每日有約七分之一人口去強檢,但全港市民又繼續自由流動。最大的漏洞是無法切斷傳播鏈,如果有人在第一日檢測呈陰性,但在第二日至第七日染疫,就可以不斷傳播給其他人,第八日再將他隔離已經太遲。

當上述方法無法清零,「主菜」必然是封城或大範圍封區。去年12月,人口多達1,300萬的西安禁足封城約1個月,用社會停擺來換取清零成果。香港與中國大陸城市不同,人民習慣了自由,就算連建制派支持者都未必有那種對政府的絕對服從性,實在難以想像怎樣大區圍封。

歸根究柢,香港被迫跟隨了「清零」陣營,未來只會不斷出現擾民的防疫措施,更無法與國際社會接軌,是香港的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