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單日確診個案首次超過1千宗,大批市民要排數小時隊輪候檢測,象徵著兩年以來的圍堵清零政策失敗。特首林鄭月娥至今也未有親身向公眾交代政府的對策,反而只在Facebook上發文,表示「深感抱歉」。因為她根本沒有任何新的對策,又或者她正忙於向北京政府求救。林鄭目前只有兩個選擇,繼續圍堵政策,抑或改為與病毒共存。

圍堵政策的原理是先尋找確診患者,然後將他們隔離治療,而密切接觸者則送往檢疫,防止病毒擴散。在患者居住的大廈和污水檢測呈陽性的大廈進行強檢,希望提早發掘確診患者。在患者數量較少和病毒擴散速度較慢的情況下,以上方法或者可行。但Omicron病毒變種傳播速度極快,比封區、檢測、隔離和治療整個過程的速度快得多,圍堵政策就不再有效。患者數目眾多,無法立即安排隔離,就算知道患者的位置也沒有用,病毒已經在社區傳播。

Omicron變異株在去年11月首次被發現,迅速在世界各地蔓延。香港早期只在機場偶爾發現輸入個案,然後立即隔離,所以沒有傳播到社區。但百密必有一疏,Omicron在社區傳播,速度極快,根本難以圍堵。歐美的情況早已為我們帶來一些啟示,但香港政府仍然堅持圍堵策略和甚麼「動態清零」目標,實在不現實。

堅持圍堵策略,意味著政府每日都要投入大量資源去進行強檢、圍封和隔離,市民亦要花數小時排隊輪流檢測,花費大量社會資源,值得嗎?根據英國《每日電訊報》今年2月1日的一篇文章(註1),普通流感的死亡率為0.1%至0.2%;而在疫情早期的2020年5月,英國感染武漢肺炎最高峰的死亡率為15%;去年12月尾Omicron大爆發,患者死亡率為0.3%;再到今年1月尾,患者死亡率跌至0.14%。單憑死亡率來說,Omicron對英國來說已經接近普通流感。截至今年2月8日,英國已經有91.2%民眾接種了1劑疫苗,84.6%民眾接種了2劑疫苗,65.4%民眾接種了3劑疫苗。

香港防疫工作其中一個主要障礙是太多人接種功效較低的科興疫苗。截止2月9日,香港只有約50%合資格人士接種了1劑復必泰;約46%合資格人士接種了2劑復必泰;約10%合資格人士接種了3劑復必泰。假設我們只當復必泰有足夠效用,「與病毒共存」的代價可能會很龐大,例如入院率和死亡數字都會很高。

公務員出身的林鄭,是不會冒險的。我估計林鄭不會採取「與病毒共存」,因為她不會願意承擔可能會死很多人的風險,她還要連任下屆特首。當年沙士造成299人死亡,間接令董建華下台。林鄭和高官們不用排隊做檢測,「與病毒共存」方便的是市民,但承擔政治風險的是她。

因此,我預計林鄭會堅持圍堵政策,越來越多市民要排隊做檢測,就請求北京派大量醫護人員來港,加快檢測速度,甚至興建臨時醫院治療,反正也是納稅人付費;各行各業停業,就用庫房的錢塞住他們的嘴巴。◇

註1: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22/02/01/covid-really-deadly-flu-omicron-came-al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