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俄烏戰爭危機凸顯。美國上周發布烏克蘭隨時都有可能遭到「入侵」的警告。1月23日,美國國務院宣布,將減少美國駐烏克蘭大使館的工作人員。

俄羅斯目前在烏克蘭邊境陳兵12.7萬。此前,外界普遍分析,普京如果入侵烏克蘭,將會給習近平侵台提供契機,把台海危機提前送入戰爭軌道。

1月21日,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警告說,「習近平正在觀察弗拉普京的一舉一動,正在權衡——他在考慮是否在奧運會後攻打台灣的問題。」

美國在俄烏和台海雙線作戰的壓力,有可能會給中共造成攻台衝動。但,中共如果孤注一擲在冬奧後犯台,對習近平來說或是一次最嚴重的誤判,將引發多重亡黨危機的爆發。

危機一、俄烏戰爭不是熊掌,是燙手的山芋

20大是否能連任,是習近平今年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眼下的冬奧能否順利進行,不只是中共表演極權強大的舞台,更是習連任的重要砝碼,對習來說,是命運攸關的大事,如果大意失荊州,或導致滿盤皆輸。

如果將上述邏輯投射到俄烏戰爭,情勢與格局就會是另一版本了。

彭博社1月22日發表一篇題為《普金烏克蘭戰火將爆破習式奧運夢想》(Putin Would Burst Xi’s Olympic Dream With a War in Ukraine)的文章,指出普京在習冬奧時刻入侵烏克蘭,將會扭痛習普之間的溫暖關係,並有可能將中國捲入外交戰。

文章同時披露,習近平有可能在普京參加冬奧會時,要求普京不要在奧運會期間入侵烏克蘭。

儘管中共駐俄羅斯大使館22日否認了彭博社的說法,但習擔心普京攪局冬奧的說法在網絡不脛而走。

習近平對中共舉辦奧運項目,向來就情有獨鍾。據《紐約時報》1月22日的一篇題為《中國的奧運:習近平如何步步為營的奧運敘事》(China’s Games: How Xi Jinping Is Staging the Olympics on His Terms)中揭秘,習近平早在2008年,作為分管零八奧運工作的國家副主席時,就對北京奧運的安全保衛與成功舉辦非常重視。

「紐時」文章寫到,習近平當時說,「一屆安全的奧運會是北京奧運會成功的最大標誌,也是國家國際形象的最重要標誌。」「他對奧運會的軍事準備工作特別感興趣,包括在北京周圍安裝44個防空炮台,儘管空襲該市的可能性似乎很渺茫。」

2007年10月,習近平入常,次年兩會出任國家副主席,2008年的奧運可視為其大展身手,為自己政治前途博彩加分的重要選項。但也就是在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開幕的那一天,普京打響了格魯吉亞戰爭的槍炮聲。

昔日的習近平不可能與普京對等說話,俄羅斯的槍炮聲對習本人的政治前途也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但北京冬奧會對於習來說,遠不只是政績工程與政治彩旗這麼簡單,而是一場事關身家性命與黨國安危的前哨戰爭。

《紐約時報》揭示7年前,國際奧委會選擇2022年冬奧會的主辦國時,對中國並不看好,因中國冬季戶外活動的山上幾乎沒有降雪,且北京的霧霾經常會使它消失在衛星監測圖中。

習近平向吉隆坡奧運代表會議,發送了一條簡短的影片信息,就改變北京環境與氣候問題承諾說:「我們將兌現我們的每一個承諾。」競爭最後的結果是北京以44票對40票淘汰了阿拉木圖獲勝。

歷史也真的是會開玩笑,此前,普京以集安組織名義駐軍阿拉木圖,公然開罪中共,將哈薩克斯坦收入自己的勢力範圍,戳破中共「不是盟友、勝似盟友」的單邊春夢。如今,普京又要拉響俄烏戰火的槍栓,為中共冬奧送上真槍實彈的「禮炮」。

在中共的操控下,2021年12月2日,第76屆聯合國大會通過由中共主導的奧林匹克休戰決議,敦促各國在北京2022年冬奧會開幕前7日至冬殘奧會閉幕後7日遵守奧林匹克休戰,通過和平和外交手段解決國際衝突。但一個月後的1月6日,俄羅斯的軍隊照樣長驅直入阿拉木圖。

彭博社《普金烏克蘭戰火將爆破習式奧運夢想》一文寫到:「這是一個跨越1月28日至3月20日的窗口期,屆時烏克蘭東部冰封的冬季景觀,開始在春季解凍時變成令人窒息的泥漿,莫斯科和西方的軍事分析家認為這將阻礙俄羅斯的快速入侵。」

對於習近平來說,俄烏戰爭不是熊掌,而是一塊燙手的山芋。普京如果選擇在北京冬奧期間燃起戰火,會對習近平構成重大負面影響,北京奧運這顆事關習連任的戰略棋子就會被普京搞臭,甚至搞砸。中共接班人制度已經被習熔斷,習20大連任失敗,中共將面臨亡黨危機。

普京如果選擇冬奧休戰期後發動戰爭,將會加大戰爭的成本和壓力,相應的,即使習近平選擇犯台,美國雙線作戰的重心與態勢就不會被俄烏戰爭牽扯太多,美軍介入台海,對中共來說,幾乎就是滅頂之災。

危機二、民族主義假民意,軍隊倒戈成最大憂患

《孫子兵法》講「道、天、地、將、法」是打勝仗5要素。我們稍作分析。

1.「道統」:中共本身為非法政權,中華民國浴血奮戰御外敵八年,趕走侵略者,是真正的合法政權。武統台灣就是侵略,武統的民族主義情緒是當局製造出來的,並非真民意。北大教授日前發言,「我是人民的一員,吾道不孤,故我的反對可擊碎武統派聲稱代表人民」。攻台完全忤逆天道民心。

2.「天時」:2022年,中共換屆年內外交困。

3.「地利」:台灣海峽,天塹優勢易守難攻。

4.「將和」:據前中共海軍中校姚誠披露,軍隊中以劉亞洲為代表的將領反對武力攻台,研判以中共軍方實力攻台,如果美國介入,將導致亡黨亡國;《日經亞洲》2021年9月披露,日本國防部情報部門從事東亞軍事平衡分析的西村先生表示,「超過70%的中國士兵是獨生子女」,父母們特別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孩子比自己早死,這導致中國士兵士氣低落。

5.「法制」:中共軍中將領驕奢淫逸,貪腐無度,哪裏談得上法度與法制。軍隊建制上雖改成戰區制,但黨指揮槍,實戰中因指揮權高度集中,決策和應變效率差。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2021年度中共軍力報告指出,「中共軍隊尚未有效培訓指揮官和人員,以勝任計劃、協調和實施必要的聯合行動入侵台灣。指揮官需要負責空中控制、海上控制和兩棲作戰部隊的協調,以及面臨通信中斷時的處置,如何調動後續部隊等。這些操作需要高度適應性,由能夠做出戰場決策的指揮官領導,中共領導人恰恰反覆強調中共軍隊缺乏這些品質。」

最為嚴重的是,中共軍隊內部並非全部效忠習近平,1月21日,習近平首度晉陞7名上將,其中5位是政工幹部,專司軍隊中的思政工作,是軍隊中的東西廠、監軍,時評員沈舟認為,「對習近平忠心無疑是最核心的選拔標準」,「為了二十大,習近平需要確保軍隊的絕對忠心,目前需要時刻準備槍口對內,防範政敵、防範被認為可能有威脅的力量,而不會掉轉槍口倒戈,這才是中共軍隊最大的任務。」

前中共海軍中校姚誠在台大「2022青年國家安全論壇」上表示,中共軍方內部對攻台持反面態度,因為「根本沒有勝算」,而且會付出巨大代價,可能直接導致共產黨倒台。去年,姚誠表示,打台灣,習近平最擔心的是自家軍隊,習抓了那麼多貪將,軍隊跟習不是一條心,軍隊手裏有了槍彈後,「說反就反」。

危機三、內鬥酣熱,中共政權風雨飄搖

僅2022年1月以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中紀委連打5位副部級老虎。圍繞習近平連任展開的中共高層權鬥,越來越白熱化,本已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更是雪上加霜。

為習近平謀連任的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中,「自我革命」被列為習新時代中共十大制勝法寶之一。十九屆中紀委六次全會公報稱,堅持從嚴治黨,要將「自我革命」往縱深推展。

習近平十八大期間與王岐山聯手打虎,大力清洗江澤民血債派(因迫害六四與法輪功而獲惡名)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而獲得民間的拍手稱快。但習2017年1月率7常委赴上海中共一大地址高調拜祭,開啟了保黨和與江派妥協的危險通道,之後一路左轉、謀求連任、戰狼外交、與美交惡、叫囂武統台灣,結果是民不聊生、經濟下行,同時樹敵無數,黨內黨外各派人馬,反習者眾。

習式保黨威權盤算,令其在十九屆六中全會上的否定江澤民路線計劃泡湯,之後,習派與反習派的權鬥絞殺越演越烈。日前,涉嫌暗殺習近平的孫力軍團夥被最高檢起訴,和黨媒打虎「哪管甚麼刑不上大夫」的警告,預示著將有江曾派副國級大老虎落馬。

1月21日,新華社公布習家軍河南省原常委、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被中紀委立案,並遭免職處分,結合去年前浙江省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落馬,外界認為,習近平在權鬥中遭遇反習派強烈狙擊戰。

1月23日下午,湖北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七次會議上,於2020年2月13日卸任的湖北省委副書記、常委、委員、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補選為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2020年1月28日,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市長周先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將政府掩瞞疫情的責任,推卸中央沒有授權,因而被習近平免職,同時被免的還有王岐山的親信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蔣超良2021年8月20日低調履新中共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馬國強因自1995年-2013年連續18年在江澤民家族錢袋子上海寶鋼集團經營遷升,被認為是江派系人馬,而馬國強如今履新,平級復出,標誌著習近平權力的衰退。

如今,習派與反習派的權鬥如火如荼,空前激烈,而最大的反習勢力江曾派一直通過外海大外宣鼓動習近平提早攻台,包藏倒習禍心,習近平如果真在冬奧會後犯台,江曾勢力必彈冠相慶。

危機四、疫情疊加戰爭:改朝換代的歷史雙驅

近期,北京正遭受中共病毒Delta、Omicron的雙線夾擊。截至1月23日,北京累計報告感染者43人。次日,北京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徐和建表示,北京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同日,上海新增一例。

目前疫情已蔓延到北京市西城區、豐台區、房山區、大興區、朝陽區、海淀區六個行政區,疫情還外溢山東濟南、聊城,山西大同,河北安新縣,遼寧瀋陽等4省5地。

日前,中共疾控中心首席專家承認疫情出現疫苗突破,奧秘克戎刷新中共對病毒的認識。張文宏呼籲做好疫情擴大五倍、十倍的準備。有識者早已洞察,源於2019年末的中共病毒,是衝著中共與親共者而來。而人類史上,疫情疊加戰爭往往是改朝換代的歷史雙驅。

中國歷史上,東漢末年政治腐敗,社會動盪,傷寒等大瘟疫橫行,建安七子四人中招斃亡。「今天垂異,地吐妖,人癘疫。」民間豪傑揭竿而起,群雄逐鹿,王朝破滅,印應了張衡漢四百年的預言。

明末鼠疫更是奇異的不染清軍,李自成攻入京城時,「道殣相望,葬以稿席」,北京就是一座空城。1644年4月25日,崇禎朱由檢自縊煤山身亡。清人計六奇曾在《明季北略》卷二十的「劉青田繪圖」中兩處記載,崇禎在密室中親見劉伯溫277年前遺畫,所繪製的是一位和崇禎聖容一模一樣的人懸樑自盡。

1812年6月22日,叱詫風雲的拿破崙揮兵60萬遠征俄羅斯帝國,擁有絕對兵力戰爭天才拿破崙在進軍中卻遭遇了一種強大的瘟疫——斑疹傷寒的襲擊,結果一敗塗地,剩下區區2萬人馬無功而返,俄法戰爭成為拿破崙強盛運勢下落的拐點。

瘟疫疊加戰爭,是帝王夢的剋星,也是改變歷史進程的無形軍隊。拿破崙曾在撤軍時,對一名神父說了句名言:「從偉大到荒謬只差一步。讓後代去評論吧。」

上述歷史案例證明,歷史盡由天意,不由人心,逆天者早晚必亡。

習近平如若在冬奧後侵台,重蹈當年拿破崙之覆轍是完全有可能的。且不說美軍介入,日澳反制、國際社會制裁等等諸多馳援台灣的力量,非正義戰爭必將遭到天譴,歷史的教訓已經很多了。

結語:戰爭不是保皇王牌,抓捕元兇、解體中共才是中華民族復興正道

毛主義的「打爛了不惜重建」那個時代業已遠去,如今,世界早已對共產主義有了清醒的認識,共產主義魔方玩轉的年代一去不復返。共產黨正在成為它自己的掘墓人。

戰爭不是保皇王牌,當政者只有放下對權力的棧戀,抓捕江澤民、解體以無神論為教義,漠視生命、殘害八千萬中國民眾的中共,才是中華民族復興正道、大道與正道,才能得到天助。#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