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1年多由15國共同簽署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今年1月1日正式生效。中國(共)作為被邀國卻積極主導RCEP,其背後的圖謀受外界關注。

RCEP是由東盟10國發起,之後邀請與之有自由貿易協定的中國、日本、南韓、澳洲和紐西蘭5國,於2020年11月15日在東亞合作領導人系列會議期間正式簽署的協定。

因RCEP協定橫跨15國,涵蓋29.7%的全球人口,近26兆美元的經濟規模將佔全球經濟比重達28.9%,被稱為全球最大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

由於中國是RCEP參與國之中最大經濟體且最積極的推動RCEP的國家,外界普遍認為,中共才是RCEP背後的主導者。

旅美政經分析人士唐敖對《大紀元》表示,RCEP雖然是由東盟發起,中共其後的確起了主導作用,甚至日本、南韓、澳洲等美國在亞太區域的傳統盟國,也被中共以中國市場為誘餌引誘入局。

唐敖說,RCEP看起來似乎是一個自由貿易的協議,但中共的目的不是為了推動貿易自由,外界應關注中共的圖謀。

加強對東南亞國家的經濟控制

他分析,中共積極主導RCEP,所圖謀的,一是加強對東南亞國家的經濟控制。中共在一帶一路撒錢太多,收穫其實也不理想。

所以,「RCEP就是中共加強控制東南亞近鄰的另外一個經濟手段,畢竟所謂自由貿易對於欠發達的東盟國家而言,帶來短期利益的同時,更可能形成對中共在經濟上的長期依賴,進而被其所控制。」

分化自由世界 主導國際規則

中共積極主導RCEP的另一個圖謀是,分化自由世界,主導國際規則,「中共將RCEP作為一個抵擋美國貿易制裁的後手,並從經濟上分化日澳韓等美國的盟友。被中國市場所吸引加入RCEP的日本、澳洲、南韓,甚至也接受了中共主導的迴避國有企業、勞工和環境標準等問題的貿易規則和秩序,這本身就是中共輸出它所主導的國際規則的一部份。」

唐敖表示,印度最終沒有加入RCEP,「就是它正視了中共加入世貿組織的後果,這已經是前車之鑒。」印度在2020年7月宣布,不加入任何有中國(共)在內的貿易協定。

路透社2019年11月的報道說,由於RCEP參與國須逐步消除關稅,印度擔心加入由中國主導的RCEP,將面臨中國廉價產品大舉入侵,重創國內製造業與農業,弱化自身經濟。

印度媒體《今日印度》引述不具名的印度政府人士指出,中共在RCEP高峰會中積極推動簽署RCEP,目的在於抗衡中美貿易戰。

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瀋榮欽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獲邀加入RCEP並表現出非常積極的一個重要因素是,當時中共看到了奧巴馬正積極加入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以圍堵中共的趨勢。

「加入RCEP對於中國(共)是一個天大良機。RCEP對中國(共)不僅僅是一個經濟與貿易的組織,可以幫助它出入自由貿易,也有助於它在其中區域內的國家去重組價值鏈。在戰略上,對抗美國奧巴馬政府藉由TPP對它的封鎖。所以RCEP對中共來講同時具有經濟上、貿易上以及戰略上的目的。」

特朗普總統上任後美國於2017年退出TPP,由日本主導改組為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

美國無意重返CPTPP 恐對美不利

沈榮欽表示,現在比較大的問題是,特朗普退出TPP之後,拜登政府因為專注內政的防疫及經濟振興等各種因素,無意重返CPTPP,「包括布林肯以及商務部長現在的想法是,未來可能要成立『印太經濟架構』來對抗中共,可是關於這個架構資訊有限,不清楚是否未來能夠順利地組織成功。」

沈榮欽說,未來能夠跟RCEP對抗,缺乏貿易政策可能會是美國的硬傷,「拜登現在真的是沒有把心放在加入CPTPP上,長期而言,對美國在世界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對美國長期的競爭優勢是有衝擊的,這對美國是不利的。」

就在RCEP生效的前夕,去年11月,以美國國會參議院財政委員會共和黨領袖邁克克拉波為首的13名共和黨籍參議員曾致信拜登,敦促其制定參與亞太地區新貿易規則,他們認為,美國的缺席是在「鼓勵潛在合作夥伴在沒有我們的情況下向前推進,並確保中國將控制全球經濟」。

《華爾街日報》報道,就在美國重新加入「亞太經貿群」舉步維艱之時,除了RCEP,中共目前還已經正式提出申請加入CPTPP和《數碼經濟夥伴關係協定》(DEPA)。

沈榮欽表示,如果中共加入CPTPP這種高規格組織,中共對於國際經貿秩序及規則的建立將有非常大的發言權。

「如果中國(共)一旦都加入了,它所影響的並不僅僅是增加它的經貿實力,同時能夠影響世界經貿規則的制定,能夠更順暢地建立它自己的全球價值鏈,能夠更有利地跟美國脫鉤。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這是美國未來的一個隱憂。」

RCEP的目標是20年內將會員國之間90%商品的進出口商品關稅降為零。布魯金斯學會估計,到2030年,RCEP每年可增加世界收入2,090億美元,增加世界貿易5,000億美元。

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在關於RCEP的分析中警告說,美國的缺席「使中國(共)能夠鞏固其作為該地區經濟增長動力的作用」。

「除非美國,今天拜登政府改變想法,積極地重返CPTPP,美國在重塑全世界的經貿秩序上就有更多的發言權,還有更多制定規則的能力。」沈榮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