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因大選舞弊備受紛擾之際,中共當局近日簽署15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共黨媒開足馬力吹捧。專家認為,RECP貌似很大,但更多是政治層面的考慮,彼此間貿易自由化的程度底,中共熱衷有其自身意圖。

11月15日,東盟10國和中國、日本、南韓、澳洲及紐西蘭正式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這一協定覆蓋的總人口、經濟總量以及貿易額均佔全球總量約30%,落實後將建成一個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但世界最大經濟體美國並不被包括在內。

大陸媒體藉機大肆宣傳,稱之為「多邊主義的勝利」、「史上最大自貿協定」、「對中國(中共)乃至世界經濟影響深遠。」、「向一些有保護主義傾向的國家發出強烈信號!」影射美國。然而專家和分析人士對於中共官媒所宣傳的RCEP前景,以及這15個國家的合作提出質疑。

各有算盤 追求自由化程度不高

中華民國前財政部長、首位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大使顏慶章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RECP成員國對貿易自由化的程度還是有相當的保留。而且一開始,在這個談判的過程,雖然參與的國家多,但是各有各自的算盤,所以想要去追求自由化的程度是不高的。

「開頭就一個大型的貿易協定的談判,看起來很熱鬧,實際上最熱衷的是中國(中共)。」

他進一步分析,中共認為該協定可以幫它鋪成所謂世界大國的藍圖設想;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透過並利用「一帶一路」提供的基礎建設融資跟輸出,來展現它在國際上的影響力。

顏慶章說,「還有就是中共在南中國海不斷建人工島嶼且軍事化,形成了這個國際貿易的水域也對國際空域、水域範圍形成了很大的干擾。」

眾所周知,RCEP的簽署經歷了漫長的談判過程。自2012年東盟發起RCEP談判之後的8年時間裡,各方共計進行31輪正式談判,直到最近才簽署。

中共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近日透露,中共的貿易政策不再只追求順差,而是按實際情況計算與不同國家的貿易狀況,這就方便處理跟一些國家的經貿關係了。

中國問題專家李林一對此表示,黃奇帆的說法實際是說明中共在最後時刻,在RCEP上做出大讓步。

政治層面考慮多

顏慶章認為,對一個屬於貿易的協定,實際來自政治層面的考慮是很多的。雖然美國不是成員國,但是過去幾年和近一段時間,RECP若干個成員國與美國已經形成了對抗中共在國際貿易方面的新秩序,對中共採取相當排斥的做法。

此外,這些成員國之間在政治層面對中共當局,有相當程度的牴觸排斥關係。「比如說中國(中共)跟印度邊界衝突、中國(中共)將南中國海軍事化,引起的包括日本、澳洲還有印度,東盟這些國家的排斥,然後「一帶一路」計劃實施下來的績效,RECP有很多的成員國都有相當負面的意見。」

中國問題評論員李林一也表示,RCEP簽署國既有「五眼聯盟成員」的紐西蘭及澳洲,還有美國的盟國日本,在政治上與中共完全不同;日本對於香港和南海一直都在發聲;馬來西亞9月份還拒絕遣返維吾爾難民;再加上中共與南海的越南和菲律賓存在主權衝突,所以這15個國家,政治上都是心和面不和。

「所以這些因素加總起來,現在是勉強簽署了」。顏慶章認為,這個RECP實際的效用,不需要給它過度來評價。

11國組成的CTTP遠比RECP重要

顏慶章還表示,相比RECP,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由日本來主導的11個國家所簽署的另一大型自由貿易協定CTTP。

「這個CTTP已經簽署了兩年,所形成的自由化的程度非常之高。所以RECP實際上是可預見的將來,對彼此會員國之間貿易自由化的這個增進不會太高。」

顏慶章認為,美國後來雖然因為換總統而退出CTTP,但重回CTTP的可能性仍存在。

「政治利益也是有高度的共同理念。這使得美國跟日本不因為美國退出而有不同的理念。所以特朗普在若干場合表示說,這個他也會考慮,將來再重新加入CTTP。我覺得簽署的協議,會不會將來帶動美國加入CTTLP,有待觀察」。

中共違反「遊戲規則」遭詬病

中共除了近年來在「一帶一路」上備受詬病,在執行國際協議方面也屢屢違背承諾,讓外界懷疑對最新協議方面的執行效果。

顏慶章說,如果說起過去中共在國際義務遵守的程度,有太多太多例子可以來證明,它所簽訂的這個白紙黑字的國際義務,在應該履行時,總是有一些說法,完全不加以遵守。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1984年,中英就香港回歸簽署的共同聲明,保障香港自治權50年維持不變,這樣一個白紙黑字的承諾,還送到聯合國加以存續。但50年過不到一半,中國(中共)就完全否定這個中英共同聲明,而且不但否定還非常不講道理的說,這個中英共同聲明就是一張廢紙。」

他談到,中共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所做的承諾,在很多方面完全違背了WTO的義務。這也是為甚麼美國這次對中共採取那麼強烈的貿易制裁,原因就是特朗普政府發現美國過去二十多年對中共的政策是錯誤的。

不過,顏慶章表示,最重要的還是在RECP裡面去追求自由化程度不高。「所以表面上看是一個世界最大的GDP的貿易協定,可是我覺得對彼此之間進一步貿易自由化的增進效果是有限的,所以我不覺得這是一個我們值得重視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