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迫害22年的法輪功群體中,最為弱勢的老年人,似乎成為當局加強攻擊的目標。出現大量迫害案例,且養老金遭停發、扣發。與之相關的一份官方文件背後的秘密引人關注。

大量的案例顯示,在2021年,中共發動對法輪功迫害運動,更加偏向和加重了對老年法輪功學員的打壓,八十多歲的老人被非法抓捕、判刑的增多,離世的也增多。僅列出幾例:

胡克英,85歲,河南周口市人,2021年7月9日被非法關押在新鄉女子監獄。

吳華新,82歲,江蘇蘇州市人,因去法院旁聽,2021年5月28日被非法判刑3個月、勒索罰款2,000元。

李登臣,82歲,河北省衡水市深州市人,被重判10年,現被非法關押在保定監獄。

劉希永,81歲,遼寧大連人,2021年4月9日刑滿出瀋陽東陵監獄時,被炮台派出所直接又送到大連市金州三里看守所,現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第三監獄。

……

另一個令人憂慮的問題是,許多受害者的養老金被當局剝奪。

比如,家住北京市平谷區幾位曾遭冤獄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張淑香、王自成和張愛平夫婦、劉翠芬和李小鳳,被非法扣押或停發養老金。2021年3月30日,張淑香離世。

黑龍江密山市81歲的張成花,為討回被非法剝奪的養老金奔波,於2021年10月上旬含冤離世。

記者致電8511農場社保局,電話無法打通。

北京市平穀人社局一位戴姓副局長接聽電話後,拒回應記者問題。

明慧網上有大量七八十多歲的老人被投進監獄,以及被停發養老金的消息,不再一一列舉。

對中共是否加重迫害老年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其實沒有年齡的限制,包括兒童,婦女和老人。但是很多法輪功學員是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就開始修煉了,那麼也就是說二十幾年前的年富力強的成年人,今天已經是步入老年人的行列了。

「他們因為修煉時間比較長,經歷過中國大陸上各種政治運動的風風雨雨,對中共的邪惡嘴臉看的非常清楚,因此會在嚴酷地打壓下也不會放棄修煉法輪功,堅定地修煉法輪功,而且還冒著生命危險在街頭發傳單和DVD,以及用各種形式講真相。有些這樣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就不幸地被抓捕了,還被非法判刑。」他說。

據張而平提供的數據,去年被判刑的甚至包括17位90歲以上的老人法輪功學員。此外,還有13位老人2020年被中共黑監獄折磨致死。

明慧網資料顯示,2021年9月,25名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包括:80歲~90歲10人、70歲~80歲14人、65歲~70歲1人;10月有25名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70~80歲15人,65歲~70歲10人;11月有16名60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律師:信仰無罪 剝奪養老金無法律依據

多年來法輪功學員一直在國內國外講述真相,真相的核心問題之一是信仰無罪。

1999年7月,江澤民違法憲法發起了對「真、善、忍」的迫害運動。

旅加維權律師祝聖武12月10日對《大紀元》表示,與社會上其他的服刑人員不一樣,法輪功學員是無罪的。他說:「所謂的依法逮捕審判,哪裏有法律依據?任何一個關於法輪功學員被判刑的判決書,你都找不到上面有寫明的法律依據。因為它就是一派胡言,它沒有法律依據。」

祝聖武表示,「因為它(中共)沒有立這個法。所謂的刑法三百條,這種法律本身是不可以用來判決案件的。」

許多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已指出,在所謂的「法輪功案」中,判刑的四要素缺了三個用於定性的要素。「法輪功學員到底破壞了國家哪一部法律、行政法規實施?」「如何實施破壞行為,破壞的程度怎樣?」「造成了怎樣的破壞後果?」面對辯護律師這樣的質問,公檢法「執法人員」往往啞口無言。

辯護律師還提到,中共常見的還有用「兩高」的司法解釋給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定罪。但法律解釋權只能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而不是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

溫哥華法輪功反迫害20年

2019年7月20日,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集會,中國大陸律師祝聖武參加集會並發言。(唐風/大紀元)
2019年7月20日,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集會,中國大陸律師祝聖武參加集會並發言。(唐風/大紀元)

1999年10月,江澤民在法國訪問期間接受法國媒體《費加羅報》採訪時,把法輪功污衊為「邪教」。第二天,《人民日報》發表評論用江澤民的話給法輪功定性。

在中國現行法律中,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法輪功是×教,也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修煉法輪功違法。祝聖武說,「它本身就沒有講甚麼是邪教,也沒有講邪教的特徵。甚麼都沒有。」

對中共剝奪法輪功學員養老金,祝聖武表示,「這個行為絕對是違法的。」

祝聖武說:「在我學習法律的過程中,無論是共產黨的法律,還是國際法,養老金是不可以被剝奪的,那是屬於公民基本的生存權利。」

他說共產黨強調所謂生存權,現在卻公然剝奪老百姓的生存權,「就是不讓你活了。我們看到沒有被定義為犯罪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也會被剝奪(養老金)」。

目前在所有的法律法規中,均沒有對服刑人員停發養老金的規定。

祝聖武披露,2001年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的一個復函,只有部門規章,裏面講到可以剝奪服刑人員的養老金。

記者在中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網站,查到發表於2021年6月6日的題為「【江西】服刑人員是否還能繼續領取養老金?」的案例文章,顯示受理反饋為:「退休人員被判處拘役、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罰的,服刑期間停發基本養老金,服刑期滿後可以按服刑前的標準繼續發給基本養老金,並參加以後的基本養老金調整。」

其政策依據就是:「《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於退休人員被判刑後有關養老保險待遇問題的復函》(勞社廳函〔2001〕44號)」(下稱《復函》)。

這個不足500字的文章並不起眼。

但這並非法律。祝聖武說,養老金的事法院不管。這個事情不是法院判決的,不會寫在判決書上面。

「總之,這個養老金屬於基本人權的一部份。這是老百姓的錢,應該受到保障。他們現在就是公然搶劫。」他說。

分析:中共奪養老金背後有政治和經濟上的算計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復函》出爐的時間是2001年,當時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正掌權。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這個文件很顯然是為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濟迫害政策服務的,也是以此配合政治打壓。因為最早江澤民針對法輪功就有一個「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摧垮,肉體上消滅」這樣的秘密指令。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也表示,從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僅僅從沒收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家產和個人企業,中共就收刮了無數資產。

張而平表示,中共近年來經濟放緩,各種債務和銀行呆賬越拉越多。特別是疫情以來,政府拚命印錢,即使依靠行政手段強迫收編民營企業來收集資金,也無法解決政府開支需求。現在奪養老金也有這個原因。

但他說,「歷史上依靠腐敗和大規模鎮壓百姓的集權政府都不會維持多久。」

取消退休待遇案例可追溯到開始迫害法輪功的1999年

前述《復函》公布時間是2001年,記者採訪一名法輪功學員時了解到,該學員早在2000年就被剝奪退休待遇。當局的做法是學員被抓後,由單位迅速除名處理。

旅居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崔學敏,今年74歲,原來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銀行系統一所學校的教師。

崔學敏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8年退休。1999年7月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她於這年10月8日進京向政府反映煉法輪功受益的事實。數天後,她被本地公安截回,關進看守所。

後來崔學敏才知道,她於當年10月11日就被工作單位齊齊哈爾市農行鐵峰支行除名。

崔學敏在2000年7月被劫持到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2004年初,獲釋後的崔學敏開始向上級部門反映,指出被除名、不發養老金是錯的。但幕後操控迫害法輪功的610辦不許恢復她的養老金。

當地市勞動仲裁委員會幾名領導,一度因為同情崔學敏和了解法輪功真相,受理了案子。但僅過了半個月,他們就給崔學敏打電話說,上邊施壓不讓受理這個案子。

崔學敏向《大紀元》記者說:「從1999年11月(中共)取消我的退休金之後,到現在,我一分錢(退休金)沒有。」

「仲裁委員會也知道不應該解除我的退休金。」崔學敏說,「他們也承認違法,但做不了主,610讓他們幹的。」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運動中,和崔學敏的遭遇類似,大量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被開除公職。

按前述的中共《復函》,當事人在服刑期間被暫停發放養老金,刑滿釋放後也需要恢復發放養老金。但由於原單位已將當事人除名,讓恢復發放養老金困難重重。這樣就等於變相被取消了退休待遇。

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對《大紀元》表示,養老金不應該因為政治的素而被剝奪,相當於是他個人財產的一部份,「怎麼可以因為法律上的一些原因,就剝奪掉他的個人的財產權?」

他說:「那等於說是在謀害他們的生命,危害他們的健康,以及完整的作為一個人的生活,這是非常不人道的事情。」

曾建元說,「它(中共)不去顧慮養老金其實是人民自己的儲蓄,反而把養老金變成一種要求人民服從國家意志的籌碼,一種政治勒索的工具。」

老齡化社會中為國家省錢的一個人群

中國正在進入老齡化社會。當年的許多中年法輪功學員現在也進入老年,但他們因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為國家省下大量醫療費。

旅居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崔學敏向記者講述了她的故事:

崔學敏當年在黑龍江齊齊哈爾的銀行系統工作。她在1994年之前一身病,頸椎病很嚴重,還有胃病長期不癒,一直吃藥。此外還有關節炎和心臟病等。她當時是學校的科級幹部,公家給的醫藥費很高,但還不夠用。

1994年開始,崔學敏跟同事們一起修煉法輪功後,曾困擾她的多種疾病一掃而光。當時學校的許多老病號同事也在煉功後身體變好了。

「我從1994年煉功開始一直到現在,沒有病痛。從那一年開始我也不上醫院了,也不吃藥。有人說你的醫療卡可以給親人用、買藥,那咱們修大法了就不能這樣做。所以給國家省了很多醫藥費。」

「以前身體有病,年終學校還給這些重病號給一些補貼,我從學功以後啥也不要了,一分錢也沒花國家的,省多少啊!你說法輪功好不好,就從身體的變化上就知道是好。」

「國家受益、單位受益,領導可高興了,(我們)這些病號全都不報醫藥費了,後來我們兩個校長都學法輪功了,書記說退休煉,書記的老伴也學。後來學校黨委作出決定,下班前一個小時,給這些煉功人煉功。我們有二十人都到禮堂煉功,我們身體好了,他(領導)受益啊,不操心了。(我們)工作努力去幹,醫藥費也不報了。」

原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崔學敏,在新唐人電視節目講述身心受益情況。(影片截圖)
原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崔學敏,在新唐人電視節目講述身心受益情況。(影片截圖)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高齡法輪功學員受迫害需國際關注

中國有大批像崔學敏這樣的法輪功學員,但不幸的是,雖然他們為國家節省了很多醫療費,卻是中共打壓的對象。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對《大紀元》表示:「很多人還不清楚中共對法輪功中的老年群體的迫害。今年3月份就有五名超過80歲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中共對這群本該安享晚年的老人群體的迫害超越了人們可以想像的底線,毫無人性。」

2021年7月13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在會議上。(李辰/大紀元)
2021年7月13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在會議上。(李辰/大紀元)

張而平說:「大家知道聯合國有一個《聯合國老年人原則》,其中第十七條規定:老年人的生活應有尊嚴、有保障,且不受剝削和身心虐待;其中第十八條規定:老年人不論其年齡、性別、種族或族裔背景、殘疾或其他狀況,均應受到公平對待,而且不論其經濟貢獻大小均應受到尊重。」

「中國作為聯合國成員國帶頭破壞這項聯合國原則」,張而平說:「我們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並嚴厲譴責中共對法輪功老人群體犯下的罪行,並希望國際社會採取有效措施制裁中共的侵害人權的行為。畢竟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群體迫害,也是對這個人類普世價值的迫害。每一個有道義的人都應該挺身而出,制止這場迫害。」

因為人權問題,中共在國際上正持續受圍堵,多國抵制北京冬奧。

美國眾議院12月8日一天通過三項與中國人權相關的法案,包括針對中共政府侵犯新疆維吾爾族的人權和中國網球運動員彭帥等議題。其中第二項決議以427對1票通過,正式譴責中共政府繼續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其他宗教、少數群體「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並敦促總統呼籲聯合國調查這些指控。#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