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在韓國發生的「尿素危機」令韓國的電動汽車廠家開始擔心起來,因為生產電動車電池的原料也高度依賴中國進口。

韓國的《朝鮮日報》在7日的報道中說,代表韓國電池產業的三家電動汽車的電池訂單金額高達500萬億韓元(4,245億美元),但構成電池的四種核心材料卻都依賴從中國進口。

報道說,材料費佔電池的價格一半,其中正極材料佔成本的44%,而正極市場被中共佔據了近6成,韓國企業的佔有率不到1成。

韓國製造正極的核心原料鎳、鈷、錳混合粉末(前驅體)幾乎全部從中國進口。正極材料中最昂貴的鈷生產地剛果,佔全世界開採量的近8成。據亞洲金融(Asia financial)今年5月報道,中共對剛果礦業的投資已增至100億美元,掌控著剛果40家礦業公司中的30家。

目前中共掌握著電動汽車鋰離子電池的核心材料,如:正/負兩極、隔膜、電解質。《紐約時報》在11月底曾報導中共掌控電動汽車電池中主要有銅、鈷、鋰等金屬和製造電池所需的化學品以及作為鋰電池核心部件,這等於中共控制著全球電動汽車製造,因為電動汽車的核心在於電池。

另外,全球負極材料市場有66%被中國控制。其中經常使用的石墨烯,被中國生產便宜的人造石墨烯取代,因為韓國浦項制鐵化學雖然生產天然石墨烯,但在價格上較昂貴,在與中國競爭中處於下風,所以與中國公司合作來增加利潤。

若中共停止或減少電動汽車電池原料的出口供應,將會使電動汽車的電池生產成本大幅度上漲,韓國正在發展的電動汽車行業產生負面影響,因為韓國不僅要從中國進口電池的原料,還需進口對材料進行加工的中間材料以製造電池。

日本旭化成公司是生產區隔陰極和陽極的隔膜市場主導者,但隨著中國上海恩捷展開低價策略,使其在市場佔有率提升至第一。中共還同時掌握著全球大多電解液的市場,中國河南的電解液龍頭多氟多在11月25日擬募集資金約55億人民幣(8.63億美元),該項目預計產能超過2021年全球電解液需求總和。

《朝鮮日報》在報道中還提到,新能源分析機構SNE Research研究代表金光柱(音)表示,中國用於電解液的鋰鹽的價格從年初每公斤15美元上漲至80美元。若不降低對中國產鋰鹽的依賴,將難以面對價格上揚波動。

彭博社在11月30日的新能源財經(NEF)報道表示,由於原材料成本上漲可能使明年鋰離子電池的平均價格推至135美元,比今年的水平上漲2.3%,意味著自2010年以來的首次價格上漲。

基準礦產情報局(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董事總經理摩爾(Simon Moores)把中共對該行業嚴密監控定為「全球電池軍備競賽」。中共通過主導金屬精煉、電池級化學品的生產來限制全球供應鏈,這等同控制了世界生產電動汽車(EV)的能力。

礦業巨擘嘉能可(Glencore)執行長葛拉森柏格(Ivan Glasenberg)今年5月12日在「汽車未來峰會」對《金融時報》表示,美歐汽車業有被競爭對手中共拋在後頭的危險,除非這些企業能確保鈷金屬的供應。

當時他表示,中國公司很早意識到自己供應鏈的脆弱性,在剛果「綁定」大量鈷。但西方公司並不相信這是一個問題,自信的認為能從中國那夠獲得電池。若事情與他們想像的不同,中共對他們說「不」時,那他們的電池該怎麼辦?

專家:韓國應用自身優勢制衡中共

韓國建國大學(Konkuk University)政治外交系主任裴英子教授(Young Ja Bae)11月底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韓國的供應鏈嚴重依賴中國,原因是從中國進口更加便宜。這些產品現在要麼全部在韓國國內生產,要麼找到其它的供應源,但都不易。她認為,韓國應推進多變性供應鏈或國產化,現在正是需要這些的時候。

她還表示,若中共利用其它東西報復韓國,那韓國必須要有中共害怕的東西。韓國的半導體、電池等戰略產業是重要的主力產業,假如中共和韓國的半導體失去合作,那麼中共的半導體崛起就需要更長的時間,因此我們需要發揮我們擁有的東西去制衡。@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