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學校在中國的分校,沒有維護民主和人權等價值觀。中共很可能影響英國的教育,而不是英國的價值觀影響中共。

世界的注意力集中在中共最近試射高超音速導彈上,一個不那麼引人注目,但後果可能更為嚴重的轉變,正在公眾的視線中悄然發生。

聽新聞:

在《泰晤士報》刊登的一篇題為《英國頂級私立學校將中共黨員納入董事會》的文章中,調查記者雅各布·迪爾赫伯(Jacob Dirnhuber)和本·埃勒里(Ben Ellery),詳細介紹了勾連中共的個人和組織滲透到世界最頂尖精英學校的驚人程度,背後是以數千萬美元的付款或貸款的「許可費」。

精英中小學校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包括各國最富有和最有政治影響力的家族:孩子在整個就學期間通過家族的人脈和有關生意所建立起的友誼,可以持續一生。隨後,精英學校的學生們被送進頂尖大學,這些大學能夠提供他們對全球重要政府和一流企業施加影響的通道。

迪爾赫伯和埃勒里表示,培養出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印度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約旦國王侯賽因等名人的哈羅公學,在香港設有一個分校,其董事會包括四名中共黨員。

哈羅公學香港分校招收的是11至18歲易受影響的學童。學校接受共產黨員進入教育方面的領導層是不道德的。但該校這樣做,也許是為香港分校獲得2,250萬英鎊(約合3,100萬美元)免息貸款所做的浮士德式交易。

根據兩位記者的說法,作為捐贈1,900萬英鎊(2,600萬美元)的交換,「一家由中國億萬富翁丹尼爾·邱(Daniel Chiu)和已故保守黨政治家伊恩·泰勒(Ian Taylor)在開曼成立的公司」獲准使用哈羅這個名字。據《泰晤士報》報道,這些獨立董事包括一國兩制研究所主席,「該所是中共的一個智庫,致力於加強北京和香港之間的聯繫,以及在2016年,為香港警方的暴力指控辯護的律師莫樹聯(Johnny Mok)。」

據《泰晤士報》報道,中共的影響力遠不止哈羅公學。招收0到18歲學童的德威學院(Dulwich College)在中國開辦9個分校,在那裏,該校「列出了學童入共青團、少先隊的政策和程序。」

英國威斯敏斯特公學(Westminster school)在中國的分校,由一個中共黨委書記和一個能向北京就西藏問題提建議的商人聯合創辦。位於倫敦的威斯敏斯特公學建於公元960年,為7至18歲學生提供教育。

據《泰晤士報》報道,康科德學院(Concord College)上海分校,與一名擁有中國軍方供應商背景的商人合作,該人是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的委員,聯合會要求會員「推動祖國統一」,「高舉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旗幟」。康科德學院為13至18歲的學生提供教育。

有人可能會說,這些英國學校會對中國產生積極的影響,為中國高度審查的教育體系帶來了急需的民主和自由市場理念。

然而,如果認為幾所英國學校可以推動中國意識形態上的進步,反對中共根深蒂固的、強迫壓制性的原則,這種想法很可笑。

特別是自從北京頒布新的《國家安全法》以來,批評中共成了刑事犯罪。英國精英學校的教師不太可能冒著失去自由的風險,在中國或香港的課堂上批評中共。

更有可能的是,中共利用英國的精英學校,為其極權主義世界觀蒙上一層體面、正常的光環,並讓共產黨精英幹部的子女們在國外從事精心設計的政治生涯。

例如,哈羅香港國際學校的董事會主席在學校的網站上概述了他的理念,即向香港青年灌輸「對祖國的強烈認同感、團結和歸屬感」。

據《泰晤士報》報道,德威(Dulwich)公學上海德閎校區的網站,「列出了學童入共青團、少先隊的政策和程序,同時還有宣布選舉黨支部書記和宣傳委員的文章。」作者稱,德閎校區宣稱其與德威的合作,將幫助學生進入「世界頂級大學,包括長春籐聯盟」、劍橋和牛津。

他們寫道:「朗生的教育部門管理著上海康科德,同時還是八所英國獨立學校的海外招生辦公室。」它的網站聲稱,已經(把)數百名優秀的學生送到了英國和美國著名的私立高中。

為了保持在中國的收入,在英國的教室裏,也將阻止批評中共的聲音。(Anthony Devlin/Getty Images)
為了保持在中國的收入,在英國的教室裏,也將阻止批評中共的聲音。(Anthony Devlin/Getty Images)

為了保持在中國的收入,在中國開設分校的英國中小學,將不僅在中國大陸和香港,而且在本國的教室裏,也將阻止批評中共的聲音。這樣做的金錢動機是強大的。

迪爾赫伯和埃勒里統計,總共有20所英國學校開設了國際分校,其中大部份在中國,這些學校在15年裏,獲得了6,700萬英鎊(9,200萬美元)的收入。對於資金緊張的學校來說,這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也是校長們的功勞。他們在很大程度上通過獲得多少捐款和外部收入,來證明自己拿高薪是合理的。

如果有的英國學校傾向於教育他們(分校)的學生、甚至英國本土的學生一些敏感話題,比如天安門大屠殺、中共頻繁武嚇台灣、對維吾爾人、藏人和法輪功修煉者的種族滅絕,那麼中共就不太可能繼續與這樣的學校保持讓對方賺錢的關係。

隨著中共實力不斷增強,這些問題對英國公民,以及包括美國和澳洲在內的英國盟友的公民來說越來越重要。

美國、英國、澳洲和我們在世界各地的盟友應該立即立法,反對中共對中小學施加影響,撤除與中共有關的資金,並在必要時用私人或國家資金取而代之。雖然這些額外的資金對少數中小學來說相當可觀,但它們只是我們政府預算中的一小筆錢,而且這筆錢值得花。

我們的民選政府還沒有採取有力的措施來保護我們的孩子,以及在中國和香港的孩子,使他們免受中共在英國精英學校名義下的影響,這是不道德的。我們也忽視了保護民主,未能履行向下一代充份展示民主價值觀的集體責任。#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和碩士學位(2001年)、哈佛大學政府學博士學位(2008年),也是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負責人與《政治風險雜誌》(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他曾對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廣泛的研究,著有《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禁止闖入》(No Trespassing),編輯過《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等。

原文:The CCP's Influence in Elite British Schools Is a Threat to Democra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