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華爾街日報》在網站頭版以「與中國(政府)有關的政治捐款人接觸到特朗普和共和黨」為題,詳細描述了涉嫌和中共相關的美國華人如何積極接觸並滲透支持特朗普的共和黨陣營。

被點名的若干人物中,華人比較熟悉的恐怕要算曾經組織「北美華人特朗普助選團」(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又譯作「華裔北美特朗普助選團」)的王湉(David Tian Wang)。

文章說,據與王湉一起工作的人說,2016年大選後不久,中共駐洛杉磯領事館的官員與挺特活動組織者王湉取得了聯繫。根據《僑報》等中文媒體報道,王湉是中國籍,擁有美國綠卡,他是「北美華人特朗普助選團」的創辦人,並與中共支持的加州華人社團有長期關係。

王湉的政治團體的前成員Lance Chen說,中領館要求王在特朗普執政期間幫助為中國游說。Chen說,王湉試圖招募他進行游說工作,但他拒絕了。

以捐款當敲門磚

加州商業記錄顯示,王湉不久後被列為一家新註冊的游說公司Wang & Ma Government Relations LLC的行政總裁。另據聯邦選舉委員會公開的記錄,他還向「特朗普勝利」籌款委員會(Trump Victory fundraising committee)捐款15萬美元。

外國政府的游說者必須在美國司法部註冊。但《華爾街日報》文章說,王湉的名字沒有出現在司法部的外國代理數據庫中。

試圖影響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

文章說,王湉成了共和黨圈子中的常客,還說美國的中文媒體中引用了王先生的話,說他利用特朗普的競選活動來推論認為美國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的軍事部署是浪費金錢。

根據《僑報》2017年3月22日刊登的一篇對王湉的專訪:作為顧問團成員,王湉說他們每年有四次機會和特朗普見面溝通,不過他們可以通過寫文章的方式提建議,「在助選期間,我們曾撰寫文章給特朗普團隊,表示在南海問題上,不支持幫助菲律賓」。

另據「華裔北美特朗普助選團」成員「潘澤康」2016年9月18日在觀察者網站上刊登的一篇文章說:助選團給特朗普提供的南海政策建議從分析中國的反航母能力入手,首先詳細闡明了假如美國與中國開戰,代價將會極其高昂。而後,通過論述中國近二十年來在外交上心態的演變,說明美國外交界如果仍然以一種高高在上、教訓的態度對待中國,對於解決南海爭端並沒有好處。

他還寫道:美國的NBC、NPR、《洛杉磯時報》,中國的新華網、人民網、新浪、騰訊都曾採訪、報道「華裔北美特朗普助選團」。而助選團本身,在積極支持特朗普的同時,也大膽地向特朗普團隊提出了自己的訴求。這些,與傳統上不積極參政、不願意發表自己的意見、甚至顯得有點兒怕事的美國華人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當《華爾街日報》請求王湉置評時,他沒有回答具體問題,而是在一條短信中回說:「我與中國政府沒有關係,也不接受任何人的命令。」他補充說,他熱愛中國和美國,並相信共和黨的立場。

特朗普不知情 共和黨立刻切割

知情人士說,2017年5月,王湉應當時的加州委員會主席肖恩・斯蒂爾(Shawn Steel)的邀請參加了在聖地牙哥舉行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領導人會議。該會議只限於受邀請的人。這次聚會旨在為特朗普就職後規劃共和黨以後的道路。

加州共和黨委員會在回應《華爾街日報》的詢問時表示,它已指示斯蒂爾先生與《華爾街日報》報道中確定的幾個涉嫌和中共相關的人斷絕關係。

「儘我們所能保障我們的政治不受外國非法干涉是很重要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在回答問題時說。委員會還說他們不會返還報道中確認的幾個人,為接觸特朗普總統和其他官員而提供的捐款,因為委員會不認為這些捐款違反了競選資金法。

另外,斯蒂爾先生本人說,聲稱他曾經為中共提供任何幫助的指控是「虛假的、誹謗性的和攻擊性的」。不過他也沒有回答具體問題。

《華爾街日報》文章說:沒有跡象表明特朗普總統知道這些政治捐款。白宮也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一共捐了多少?

在特朗普總統任期的前半段,《華爾街日報》查明的大部份政治捐款(至少45萬)都流向一個名為「特朗普勝利」(Trump Victory)的籌款委員會。這些捐款是2017年中最大的幾筆,當時特朗普政府正在計劃其對華政策。不過該委員會自特朗普上任以來已經籌集了1.9億多美元,這些錢現在看起來是小巫見大巫了。

參與其中的中國公民表示,他們並不是代表中共政府行事,而是出於個人原因或在商業上尋求與特朗普接近。中共政府沒有回應《華爾街日報》的置評請求,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也沒有回應。

實際上,王湉接近共和黨人遠早於2016年大選。當加州共和黨議員夏樂伯(Bob Huff)夫婦帶領華人抗議SCA-5時,他就是一個積極的組織者。緊隨其後的則是老牌親共僑領張素久(Sue Zhang)。

通過組織華人維權而出名

除了政治獻金,為華人維權也是中共賄賂人心的主要手段之一。根據王湉2017年接受《僑報》專訪的自述,他在美國正式參與和組織華人維權或抗爭活動從2006年就開始了。

他說:我在美國參與和組織華人維權行動或抗爭活動始於2006年,開始規模比較小,少時只有5—10個人,多時有20—30個人,2013年以來規模才越來越大,具體內容包括為中國維權和為美國華人維權的活動,並取得初步成效。

在為中國維權方面,包括抗議菲律賓非法侵佔中國南海的黃巖島,抗議日本以國家名義收購釣魚台,並對其國有化。如果要問我為甚麼要這麼做,我可以告訴你,我當時是中國公民,我有權利這麼做。

在為美國華人維權方面,主要包括在2013年,美國廣播公司(ABC)發生辱華事件,我奮起組織抗議,最後迫使ABC公開道歉;2014年,我組織領導加州華人抗議SCA-5提案,最終迫使加州議會同意擱置該提案;2016年初,我為「梁彼得案件」中的當事人受到歧視和不公平對待而發動「二二零抗議」大遊行,最終爭取到法官對梁彼得的寬大和公平處理,從監禁15年改判為監禁5年,緩刑5年,並罰到小區做800小時義工。

帶領中共相關人員參加共和黨高層會議

陪同王湉出席2017年在聖地牙哥舉行的共和黨領導人會議的還有三名與中共政府有關的人。第一位是趙剛(Zhao Gang),中共官方網站稱他是中國科技部的研究員,專注於國家安全、科技外交和其它問題。

另一位是唐本(Tang Ben),他是在中國出生的美國公民,曾在中國戰略文化促進會(China Strategic Culture Promotion Association)擔任執行委員會成員,該協會是一個不透明的組織,中共媒體稱其就安全問題向中國領導人提供建議。其秘書長是退役少將羅援,因其對美國的鷹派姿態而為美國官員所知。

第三位是李肅(Li Su),他是一位有政府關係的商人,曾與中共副總理的一位知名前助手密切合作。

趙先生和李先生出席共和黨領導人活動是不尋常的,因為聯邦選舉規則不允許外國公民在美國政治委員會的決策中扮演任何角色。

趙先生說,他的參與是出於「學術興趣」,中共政府沒有為此提供任何資助。李先生還說,他是以個人身份參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