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份中共195萬黨員名單洩漏後,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經過調查,震驚的發現共產黨員已經滲透英國、澳洲、美國等西方社會的多個角落。就英國而言,其外交部門、跨國銀行、高端製藥公司、學術機構和國防製造商內都潛伏著中共份子。

今年8月中旬,一則上海195萬黨員個人信息外洩的消息引爆網絡,這些共產黨員的信息包括姓名、生日、身份證號、民族、黨內職務被詳細記錄,有的還附有地址和電話。IPAC得到這份名單後進行了專家驗證,再提供給英國、澳洲、比利時和瑞典的4家媒體。

Sky News報道,這次重大洩漏事件暴露了在澳洲、英國和美國等西方社會的部份中共黨員,同時也揭露了在習近平領導下的共產黨如何運作的秘密。

中共黨員滲透到西方銀行 波音、輝瑞和領事館

《星期日郵報》報道,名單上的部份中共黨員,已滲透英國駐上海領事館、大銀行、金融機構、製藥公司和航空巨頭波音。

這份名單裏的共產黨員各別部署在7萬9千多個機構,其中2016年英國滙豐銀行和渣打銀行19個分行的職員當中,有600多名中共黨員;近日滙豐凍結了流亡的香港議員許智峯的銀行帳戶,今年夏天滙豐等銀行發表聲明譴責香港人民的抗議活動。

參與中共病毒(新型冠病毒,COVID-19)疫苗研發的製藥巨頭輝瑞(Pfizer)和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有100多名共產黨員員工,英國最大藥廠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也僱用了多名共產黨員,他們能夠接觸到一些聯繫方式、設計和供應鏈。

在設計國防或航天研發製造的領域,如歐洲空中巴士(Airbus)、美國波音(Boeing)、英國達利思(Thales)、勞斯萊斯(Rolls Royce),都僱用了數百名中共黨員。

中共主要的航運公司中遠集團(Cosco)在英國設有兩個分支機構,其中一個設在薩福克的費利克斯托(Felixstowe)港口,該港口幾乎包攬英國一半的貨櫃貿易。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有中共黨員身份的學者,也進入了英國多間大學,參與了相當敏感的研究領域,其中包括航空航天工程和化學。

中共黨員就在英國特工樓下工作

更令英國感到尷尬的是,《星期日郵報》透露,一位共產黨員曾在英國駐上海的領事館工作。

英國政府的高級官員證實,這個消息確實引發了安全問題,因為那個共產黨員的工作地點距離英國軍情六處(MI6)特工小組的地點近在咫尺,而那些英國特工的「表面掩護身份」是駐華外交官員。

一位英國高級官員稱,「那個人(中共黨員)」就在英國情報小組的樓底下坐著,任何一個上樓去的人,都可能被「那個人」把相貌和其他特徵記錄下來,並把這些信息傳遞給共產黨。

雖然目前沒有證據表明這個共產黨員進行了匯報,但是《星期日郵報》評論,中共黨員與英國情報人員的近距離接觸,讓人擔憂英國正在「玩火」。

「加入共產黨好比加入黑手黨」

英國資深政治家、保守黨前領袖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撰文寫道,英國的企業和大學過於天真,沒能認識到中共正在摧毀「我們的生活方式。」

「加入中國共產黨(CCP)與加入英國或任何其他民主國家的政黨完全不同,那更接近加入紐約黑手黨的犯罪集團。」他寫道,中共黨員必須對中共絕對效忠,必須「保守黨的秘密」,「一生為共產主義而奮鬥」,時刻準備著「為黨犧牲一切」,而且必須在上級面前宣誓。

他接著寫道,參加共產黨不僅僅是形式上的事情,中共要求其成千上萬的成員保持機密、遵守狡猾和殘酷的紀律,並保持黨的絕對權威,黨員必須定期接受中共的思想和原則教育。

他揭示,英國誤以為中共將開放經濟,其投資將為英國帶來可喜的增長,投資和繁榮,並幻想一個英中「黃金時代」。

「我們正在與狼共舞」

史密斯表示,這項調查證明中共黨員現已遍佈全球,潛入了世界上最重要的跨國公司、學術機構工作和外交單位,因此,他呼籲英國政府必須立即採取行動,將中共在各地領事館裏的共產黨員驅逐出去。目前有30名英國國會議員,對IPAC的調查結果作出回應,他們表示將在下議院提出緊急問題。

英國前外交官兼中國問題專家亨德森(Matthew Henderson)說,「這進一步證明了中共如何滲透英國機構,我們正在與狼共舞,(中共)意在英美之間打入楔子,推翻民主並超越西方。」

英國倫敦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外交政策智囊團的岩士唐(Sam Armstrong)認為,「這令人深感不安,說明了中共在全球滲透,我們不能將其視而不見,必須面對現實。」

12月2日,特朗普政府推出限制中共黨員赴美旅行的簽證措施,包括縮短簽證有效期和限制入境次數,中共黨員及其家人的簽證有效期從10年縮短到一個月。

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近日警告說,中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構成了「對民主與自由的最大威脅」,並且正在努力在「經濟、軍事和技術上統治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