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設導彈防禦,不僅是印太地區的現狀,也是必備項目。區域裏的每個國家,幾乎都配備了一定實力,以制衡來自不斷擴增的導彈種類和數量的威脅,例如:彈道導彈、巡弋導彈,甚至高超音速導彈。

下一步,也是美國應該帶頭的一步,就是讓志同道合的國家協同合作,建立防禦盾牌,共同抵禦現存的導彈威脅。

泛亞洲的威脅,隨處可見。北韓已經從主要威脅南韓與日本的短程和中程導彈,轉向發展可以瞄準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北韓最近對「潛射彈道導彈」(SLBM)進行的試驗,更加劇了原本緊張的局勢。

然而,中共其實才構成了最大的導彈威脅,這不僅對是美國及其亞洲盟友而言如此,特別是對日本和台灣,甚至是對澳洲等更遠的國家亦然。中共長期以來在台灣附近部署了數百甚至數千枚短程和中程導彈,中共另外也持續在擴增其中程導彈的庫存,如東風-26(DF-26),它是一種公路機動型導彈,可以威脅到位於關島的美軍。此外,中共也正在增加其導彈種類,像「對地巡航導彈」長劍-10(CJ-10),和「遠程反艦導彈」鷹擊-18(YJ-18)等的數量。

與此同時,中共也在加緊研發和部署高超音速攻擊導彈,據說北京就在大幅擴增「陸基洲際彈道導彈」的庫存,而最近在中國西北部,發現至少兩個新的大型導彈發射井就是有力的證明。

最終,有人懷疑中共正在幫助北韓發展其「潛基導彈計劃」。平壤的北極星1型(KN-11)潛射彈道導彈(SLBM)似乎是中共第一代巨浪-1(JL-1)潛射彈道導彈的翻版。

隨著彈道導彈系統的威脅在整個印太地區擴散開來,導彈防禦系統也正如火如荼地展開。日本在部署導彈防禦系統方面走得較遠,東京正與美國合作建立兩層的導彈防禦系統,包括以神盾作戰系統和標準三型(SM-3)導彈為核心的「海基中段防禦」(SMD)系統,及以愛國者PAC-3導彈為主的陸基組合。

「海基中段防禦」導彈系統,是包括對原始神盾防空系統的改良版,用來應對來自大氣層外(即高度超過62英里)的導彈威脅。標準三型Block IA(SM-3 Block IA)導彈則是針對標準二型Block IV(SM-2 Block IV)導彈的改良版,增加了第三級推進器,用於擴大射程和配備新型動能彈頭,以強化末段航程和攔截能力。日本已將「海基中段防禦」系統整合到8艘配備神盾級的防空驅逐艦上,這將為大部份的日本本島提供導彈防禦覆蓋能力。

日本的陸基愛國者PAC-3系統,將轉而針對導彈襲擊的「點防禦」(point-defense)提供保護。日本航空自衛隊 (ASDF)已在日本各地部署了愛國者PAC-3單位,其中一處位於東京國防部附近。東京總共花了超過1兆日圓(約 90億美元)的經費,其中包括10億美元用於聯合研發,以全面部署「海基中段防禦」和愛國者導彈防禦系統。

澳洲和南韓方面,也正在取得整合神盾系統和標準二型導彈組合的防空驅逐艦。雖然這兩國還尚未承諾要升級到標準三型導彈層級與「海基中段防禦」的能力,但好在要這樣做也並不難。神盾作戰系統,是一種模組化的開放式架構,澳洲在新艦艇的設計和建造中,已特別將標準三型導彈的預留空間和重量放進考慮中。

南韓還從德國那裏取得愛國者PAC-2 GEM+(制導增強型導彈 Plus)系統,並同意部署由美國操作的「終端高空防禦系統」,簡稱薩德反導彈系統(THAAD)。除此,首爾正在建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多層導彈防禦盾,它是由國內自行開發的反導彈系統。

台灣需要重視導彈防禦的理由,更是明顯及明確。島上有多個愛國者PAC-2 GEM+和PAC-3導彈在進行運作。更重要的是,台灣正在建立一個本土研發的多層導彈防禦系統,使用本地自己開發的地對空導彈,而這些升級後的導彈可以擊落來襲的導彈。

此外,台灣還部署一種新的反制導彈——天弓三型(the Tien Kung III);及一個大型「相位陣列雷達」(phased-array radar)站,這是利用美國研製的鋪路爪雷達(AN/FPS-115 Pave Paws)長程預警系統,能夠探測和追蹤來襲的導彈攻擊。

而隨著「泛亞洲導彈防禦」系統的硬體條件越來越充足,緊接著,就是具備連結性和互控性的軟件套件需求。

2021年7月16日,1-1防空砲兵營的士兵在澳洲昆士蘭咆哮營(Camp Growl)舉行2021年護身符軍刀演習,期間發射愛國者導彈。(U.S. Army photo by Maj. Trevor Wild, 38th ADA BDE Public Affairs.)
2021年7月16日,1-1防空砲兵營的士兵在澳洲昆士蘭咆哮營(Camp Growl)舉行2021年護身符軍刀演習,期間發射愛國者導彈。(U.S. Army photo by Maj. Trevor Wild, 38th ADA BDE Public Affairs.)

歸結就是,美國、日本、澳洲和南韓,甚至是新加坡和印度,應該考慮建立一個共同的基礎設施,來探測和應對來自中國和北韓的導彈威脅。

上述這些亞洲國家,其實都已經在進行這些動作,特別是在日本和美國之間。兩國在與導彈威脅相關的情報收集上,和信息共享方面都密切合作。此外,日本航空自衛隊的防空司令部與美軍在日本的橫田空軍基地(the Yokota Air Base)相互搭配合作,非常有利於空中和導彈防禦行動。

美國海軍和日本海上自衛隊(MSDF)已有悠久的合作歷史與聯合經驗,尤其是海上自衛隊的驅逐艦配有「協同交戰能力」(CEC),允許他們從美國海軍神盾級驅逐艦,或美國空中預警機上接收目標信息。

澳洲和南韓,配備有神盾級的驅逐艦,也可以透過「協同交戰能力」接上聯合導彈防禦網絡。這些艦艇最少可以提供彈道導彈的預警和追蹤,並將這些信息傳遞給配備「海基中段防禦」系統的美國和日本艦艇。再者,澳洲和南韓的驅逐艦也可以升級成標準三型導彈,以擊落來襲導彈。

最重要的是,這樣的「泛亞洲導彈防禦系統」必須納入台灣。捍衛台灣這樣的民主國家,不僅在道義上是必要的,而且如果台灣參與上述協同的導彈防禦系統,將填補南海和東海之間的重要缺口。

總而言之,考慮幾年前在技術和政治上尚無法實現的,如今正是最佳時機:一個從日本連結到澳洲的聯合導彈襲擊防禦,協同有效率的導彈防禦盾,絕對比零散又漏洞百出的單打獨鬥更好。#

作者簡介:

理查‧比津格(Richard A. Bitzinger)是一名獨立國際安全分析專家,他曾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問題研究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軍事轉型項目資深研究員,並在美國政府和多個智庫中任職。他的研究重點是亞太地區的安全和防禦問題,包括崛起的中共軍事力量、軍事現代化和武器擴增。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原文It's Time for a Pan-Asian Missile Shiel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