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毛澤東指示,中共軍事顧問指揮紅色高棉實施「大疏散」計劃。數以百萬計的男女老幼被押到深山密林去建立共產主義部落,對數以十萬計的知識份子、前政府人員進行屠殺。金邊等主要城市瞬間成了遍地屍體、荒無人烟的鬼城。

1949年5月,一個名叫桑洛沙的年輕人從柬埔寨到法國留學,他身上有一半華人的血統。二戰後,隨著共產主義政權在蘇聯和東歐的興起,法國巴黎的左翼共產主義群體也很活躍。桑洛沙在法國沒有把心思花在學業上,卻對共產主義運動有很大興趣。他結識了喬森潘、英沙里等這些後來與他一手打造了柬埔寨紅色高棉的朋友們。桑洛沙給自己起了一個名字,叫波爾布特,法語的意思是政治無所不能。

波爾布特回到柬埔寨後,開始籌建柬埔寨共產黨,並逐漸爬上了總書記的位子。1964年,在密林中的波爾布特正在吊床上拍蚊子,短波收音機傳來了中共的宣傳,波爾布特豎起耳朵一聽:哎呀,太好了,原來革命的真經在中國呀!於是波爾布特去了北京。

「毛澤東的好學生」 波爾布特

波爾布特。(維基共享資源)
波爾布特。(維基共享資源)

在北京,波爾布特受到鄧小平和劉少奇的接待,並接受軍訓。在中共軍隊中他竟然獲得了「學習毛澤東著作積極份子」,「毛主席的好學生」等褒獎。1966年,波爾布特帶著《毛澤東選集》,如獲至寶般回到柬埔寨的叢林中,開始發動農民鬧革命,西哈努克的柬埔寨政府軍就到叢林裏圍剿他領導的柬埔寨共產黨。

1970年柬埔寨國內發生軍事政變,西哈努克親王被迫逃難去了北京。毛澤東把他和波爾布特撮合在一起,不打不相識麼。這下子,西哈努克有了人和槍,波爾布特的共產黨有了合法的名義。但是西哈努克心裏還是彆扭:世代相傳的柬埔寨王國的王位沒有了,對不起列祖列宗呀。

好辦!根據毛的指示,周恩來操辦,將漂亮寬敞的原法國駐北京的大使館,送給西哈努克作為他在北京的官邸。周恩來當了最高級別「三陪」,陪他好吃、好喝、好玩。《人民日報》經常刊登「敬愛的周總理陪同柬埔寨西哈努克親王」,一起參觀天堂杭州、六朝古都南京,這些報道成了中國人民在極其枯燥的文革期間,了解各地風光、美食的樂趣。許多中國人通過這些報道,知道了西湖醋魚、南京板鴨,這應該是西哈努克親王「舌尖上的中國」最早版本。

當日理萬機的周總理和樂不思蜀的西哈努克吃好、喝好的同時,地獄般的黑暗已經降臨柬埔寨。

毛澤東率中共高層與西哈努克親王在天安門城樓亮相,發表了520聲明:號召《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 1975年4月,西哈努克親王和紅色高棉組成的民族統一陣線,通過暴力取得了柬埔寨政權。

紅色高棉血腥統治 佛教國度變人間煉獄

根據毛澤東「疏散到農村去建立共產主義社會」的指示,中共軍事顧問指揮紅色高棉武裝部隊,中共駐金邊大使館指揮數千柬埔寨黨、政、軍各部門「援柬專家」,開始實施「大疏散」計劃。向柬埔寨民眾喊話說「美國飛機要來轟炸」了,將數以百萬計的男女老幼驅趕出城,押送到荒無人煙的深山密林去建立共產主義部落,對數以十萬計的知識份子、前政府人員進行屠殺。金邊、馬德望等柬埔寨的主要城市瞬間成了遍地屍體,荒無人煙的鬼城。

實施「大疏散」後,波爾布特和農謝以國家領導人身份訪華,向毛澤東報告他們實現了「農村包圍城市,最後奪權城市」,消滅了「三大差別」和私有制。毛澤東大聲讚揚:我們沒做到的你們做到了!

波爾布特在與中共中央代表鄧小平展開了三次會談,獲得明確指示後,回到金邊,建立人民公社,將男人、女人分別編入軍事化管理的共產主義集中營。在這裏,人們沒有人身自由,女人只有三件換洗衣服,酷刑、疾病奪去了無數的生命。

1975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春橋訪問了柬埔寨,指導紅色高棉展開了中共模式的鎮反、肅反。對舊政權的公務員、商人、知識份子展開大規模屠殺;將從越南回國的原越南人民黨黨員、柬共原高層領導人和兩萬越僑幾乎殺光;在柬的60萬華僑被殺了一半。佛教國度變成地獄。

紅色高棉的安全部門成立的S21殺人場,對被關押者實施各種酷刑。掀頭皮、男人剝指甲、女人剪乳頭、剁手指、抽筋扒皮、剜眼割舌,甚至從活人頭中鑽取腦髓供養紅色高棉領導。喜愛攝影的波爾布特竟親自給為他提供腦髓的女囚拍照。

S-21集中營遇難者圖片展,2006年。(公共領域)
S-21集中營遇難者圖片展,2006年。(公共領域)

S-21集中營中執行酷刑的工具及描述酷刑的油畫。(維基共享資源)
S-21集中營中執行酷刑的工具及描述酷刑的油畫。(維基共享資源)

紅色高棉大屠殺中,毛澤東、朱德、華國鋒以中共、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名義給喬森潘、波爾布特、農謝致電,表示「中國人民將一如既往,堅決地支持柬埔寨人民的革命事業,同兄弟的柬埔寨人民團結在一起,並肩戰鬥,共同前進」。

百春大屠殺舉世震驚

就在中共準備以亞洲共產運動領袖的姿態控制整個中南半島的時刻,國際形勢發生了變化。

中國大陸人一直很難理解,為甚麼中共抗美援越那麼多,犧牲那麼大,越南卻突然變臉了呢?大陸的結論是,越南推翻紅色高棉成為中越關係的轉折點,其實,中越矛盾的產生比那早得多。

六十年代中蘇關係惡化,最終導致了中美親近,中共要求越南、柬埔寨選邊站。中共本來以為自己支持越南那麼多年,越南肯定站在自己這邊。結果,未婚妻是中共廣東省委幹部的胡志明突然去世,而與美國進行了多年戰爭的越南,在胡志明去世後,開始對中美親近不滿,並在北部灣石油開採和南海島礁、北部邊界方面與中共發生衝突。為了制衡中共,越南主動與蘇聯和柬埔寨共產政權發展友好同盟關係。中共對於蘇聯越南將中共夾在中間極為不滿,指示紅色高棉教訓一下越南。

1978年4月18日,紅色高棉入侵越南百春鎮,製造了舉世震驚的「百春大屠殺」,男的一槍打死,女的先姦後殺。百春鎮全鎮3,177人,只有2人得以生還。這一事件直接導致了越南出兵柬埔寨,不堪忍受紅色高棉暴政的柬埔寨百姓自願成為「帶路黨」。在他們的引領下,越南軍隊僅用了兩周時間,就攻佔了金邊,推翻了紅色高棉的恐怖統治。波爾布特逃回叢林中。

紅色高棉統治柬埔寨不到四年,800萬人口的柬埔寨,大約200萬人被屠殺或餓死,其中包括約30萬華僑。紅色高棉還聲稱:「華僑都是資產階級,有史以來都是吸柬埔寨人血的。」

中越戰爭的真實原因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越南軍隊攻入金邊後,中共駐柬埔寨大使館,竟然在大使孫浩的帶領下,追隨波爾布特殘部退入原始森林。他們好不容易跑到泰國,又接到外交部通知:北方有北霸天(指蘇聯);南方有南霸天(指越南),要緊緊依靠柬埔寨共產黨,等待勝利的那一天。於是中共駐泰國大使開了一瓶茅台,喝完後,又把他們送回柬埔寨原始森林去了。華僑都快被殺光了,還要大使館幹啥呀?他們在森林裏搭起三間草屋作為臨時「大使館」,與紅色高棉的魔鬼們「同舟共濟」。

小兄弟被打,大哥很生氣。當年直接給波爾布特安排工作的鄧小平計劃進行戰爭報復。於是,從1979年初,中國國內的報紙廣播電視,開始造勢,越南軍隊入侵中國邊境,埋設地雷,打死打傷中國邊民,而且還有圖有真相。於是中國國內民眾義憤填膺,工農兵學商紛紛表示要懲罰越南。2月17日,中國軍隊對越南發動了「對越自衛反擊戰」。此後十餘年,中越兩國一直處於戰爭狀態,雙方各有數萬士兵戰死。

1998年波爾布特在泰國柬埔寨邊境死於心髒病。

2007年,由聯合國與柬埔寨共同組建的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逮捕了喬森潘、農謝、英薩利及他的夫人英蒂麗等昔日的紅色高棉的高官。

2014年8月7日,柬埔寨紅色高棉前高官農謝、喬森潘因戰爭罪和反人類罪被判終身監禁。法庭外,受害者的家屬們,為這遲來的正義相擁而泣。

當年紅色高棉的士兵把嬰幼兒從他們的母親懷中搶走,直接在樹上摔死,直到今天,人們還會在刑場附近的樹幹上,找到嵌在樹皮深處的幼小的牙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