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7日,被常莊水庫洩洪夾雜大雨所淹沒的河南鄭州周邊的城鎮仍未完全脫困,一些鄉鎮的洪水尚未全退,少數地區仍受洪水威脅。有知情者透露,7月20日傍晚鄭州被水吞噬後,21日開始,當局即將水患引至其周圍鄉村城鎮以保鄭州,已造成數百萬災民需安置;今次災難被指是洩洪未預警的「次生災害」所引發,八分是人禍;民間救援組織早已展開救助行動;中共黨媒將喪事裝扮成喜事是「傳統」,今後還會這樣幹。

知情者:鄰鄭州城鎮有數百萬災民

「是上百萬、幾百萬人受災,受到衝擊的老百性,有好幾個縣市的。」7月25日,中國民間中小企業顧問、經濟學者鄧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由於他居住的城市地勢比較高,周圍幾個縣、城反而成為洪澇災區災民的安置點。他透露:「20日晚上鄭州出的事情,21、22日幾乎都在連夜往外地排水。」

「這叫次生災害,我說的,叫次生災害引發的災區,這個災區本來不應該存在,但它產生了就是為了排解第一次的問題。全世界都在盯著,第一次的問題!趕快把它緩解掉。緩解掉!這些水也不是龍王爺把它抽到天上去!也不可能一下憑空消失流到海裏去!往哪洩洪呢?唉!」「水庫是安全了,但是有想過吧?這些水衝到下游、到城市裏了,再加上暴雨,這個城市不就完了嗎?一片汪洋!」

第一時間、20日晚鄭州被常莊水庫洩洪的水給淹了。為了救鄭州,當局緊急把水排到周邊城鎮,所謂的「洪水安置點」。鄧先生說:「對啊!現在新鄉、扶溝、周口、衛輝,還有幾個地方全部都被淹,唉!現在這些地方水淹得比鄭州厲害。有個村莊,那邊的大水過來以後,把村莊淹了只剩樹(樹梢)露出來,民房、整個村莊全部被淹在水下面。」

衛河流域仍在危險中

另據自由亞洲7月27日報道,河南浚縣仍處在洪水威脅中,當地市民吳女士透露,衛河出現了多次滲漏險情。目前,該縣與滑縣的衛河流域仍處在危險中,此時,竟有人偷挖河堤。其它地區,如多日一直處於懸河嚴重威脅下的秦禹莊,情況亦類似。地方當局未組織疏散撤離,主要靠村民自己防守在年久失修的河堤上。

吳女士說:「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局面是,四面都有水。總之一句話,形勢比較嚴峻。我們附近的那些村子都沒有轉移,大隊的也沒有說讓我們轉移,只是在家等著。沒事就沒事,有事那就是大事了。」

報道說,迄今為止,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依然迴避採訪。而鄭州市應急管理局也沒有對如何善後進行說明。

據中共喉舌新華社之前的報道,23日下午透過空拍的影片可見,新鄉市衛河兩岸大片村莊、社區、農田、道路都慘遭洪水淹沒,積水最深處達2米以上。另有記者乘民間救援組織的橡皮艇進入鳳泉區下轄村莊,望眼所及,大量房屋被洪水淹沒,一樓幾乎已沒頂,所幸大部份村民已被轉移至附近救助點。

上面提到的鄧先生在接受大紀元的採訪中多次表達了自己對今次災難事件的心情,他說:「唉!這次河南受災可是太厲害啦!被這個水災、被排洪成為洩洪區,說白了,為了挽救鄭州,把大量的水向下排、向鄉村排呀!」

之前,在網上傳的、一名懷孕36周的新鄉孕婦在微博發文說,她住在孟姜女河匯入衛河地區,本來對當局一直持相信的態度。但7月21日凌晨4時50分,她所在的村差點在睡夢中被人為的洩洪淹沒。因為半夜值守河堤的村民,發現了要挖開河堤的施工隊,及時喊了村裏人去阻止,才避免了一場人為的災難。

另一個村就沒那麼幸運了。大紀元7月25日報道,鶴壁市浚縣新鎮鎮淇門村村民為了抵禦洪水,大雨來之前,用2天2夜時間加高河堤,卻被當局派去的施工隊人員挖毀。期間雙方曾發生衝突,村民力保河堤,卻遭到噴辣椒水被迫放棄,整個村莊被淹沒。災民不斷在網上對外求救,但連日來未見救援人員蹤影。

當時有幸逃離的村民王燕說:「新鄉被淹了,衛輝市也被淹了。鄭州的水和新鄉的水都往衛河和山河排,還有淇河。」「村民唯一的希望就是讓上游少放一點水,放的速度別那麼快,下游再排一點,這樣我們這邊可能還有救,如果是上游繼續放水,我們村莊的水又不讓往其它地方排的話,那我們肯定(完了)。」

陸媒澎湃新聞報道稱,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3日15時,新鄉市下轄的輝縣市、衛輝市等107個鄉鎮受災人口已達128.8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超過12萬公頃。而這僅是新鄉市一地的災情數據。

八分人禍 靠民間公益組織助救災

鄧先生強調:「根本不是七分天災,三分人禍。這次應該說是兩分天災,八分人禍。」「這件事專業的人都知道,其實媒體也知道,但是,我們這邊沒有媒體。老百姓是身在其中啊。唉!不說了。我們公益組織正在幫助老百姓,這時候發揮的作用是很重要的、效率很高。」

「我也在所在地2、3個公益組織募集物資,送到我們附近的幾個縣級市,城、鎮、村有難民安置點的幾個地方,大家都表現得很好。」對於記者提問是指哪些地區,鄧先生表示,「暫時先不透露。其實我們這邊離鄭州很近,在鄭州的南邊一百公里吧。」「現在知識份子不敢接電話,因為在平時、早就被列在(當局的)名單裏了。」

外界注意到,今次河南鄭州及其鄰近整個區域的災難,中共黨喉媒體的報道微乎其微。鄧先生說,鄭州早已被戒嚴、半戒嚴狀態,大量的軍警,他們叫緊急狀態、善後。「他們說災後重建,哎呀!聽到這個詞我就想罵街:甚麼叫災後重建。不惜一切代價,老百姓就是最大的受害者,是那個最大的代價!」

但是,地方當局仍高調地宣傳所謂「鄭州抗洪搶險正能量」。

「現在,我們的主流媒體經常有一個習慣,把喪事扮成喜事,傳統!這幾天他們一直在這樣做。」「團結一心、共度患難、愛心捐款、中華民族又得到弘揚,還讓世界看到了中國速度,我的天啊!本來這是一場災難,結果被我們宣傳的好像我們有迎來世界潮流一樣,我都快瘋了!」「我也知道他們今後還會這樣幹,我已經說不出話了!」鄧先生強調:「唉,這件事如果追究,他們經常說一句話,老百姓只有一條路了,那就提著菜刀上街,冤有頭債有主,前邊左轉是政府。」

據陸媒報道,鄭州是中共當局打造防洪減災的「海綿城市」重點規劃地區,歷時5年,投資超過500億人民幣,要成為一座吸水、釋水、又能防洪的自然水文之都。

「那幾年沒少花錢、幾百億去建的甚麼這個那個、那個這個設施。」鄧先生批評說:「變著方(式)花錢,弄了一堆,然後一場暴雨全部完蛋了;他們的預警機制也不行、氣象預報機制、危機處理意識,包括洪澇緊急反應。」「我誠實說了一句話,良心都在老百姓,當官的根本不要良心,因為他們連臉都沒有,他們有甚麼良心,又貪婪又無知!」

據報道,在降大暴雨前,鄭州氣象局曾連續發出5次紅色警示,但未引起鄭州當局重視,以致無任何防禦措施;常莊水庫在降雨之前未提早及時洩洪,而洩洪近一日之後才給出通知,導致了該場重大災難的發生。@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