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場」依然腥紅

在其他原共產主義陣營國家紛紛要求獨立的大潮衝擊下,前蘇聯內政不穩,外交孤立,經濟崩潰,民心思變。時任俄羅斯總統的葉利欽下令宣佈蘇共為非法組織,並限制其在俄羅斯境內的活動。

民眾喊出心中積蓄已久的去共、反共的時代強音,最終在1991年12月26日由原最高蘇維埃通過決議宣佈蘇聯停止存在,立國69年的蘇聯從此正式解體。

但深深浸透到俄羅斯人頭腦裏的共產意識,怎會輕易退出?雖然葉利欽在俄羅斯剛剛成立時,也掀起了一股「去蘇聯化」運動,當時列寧像被推倒,焚燒了一些蘇聯書籍,一些曾經在蘇聯政府工作過的員工被解僱,很多與蘇聯有關的物品都被砸、被燒。

但共產邪靈這個本質的東西卻沒有觸及。當年在二戰結束後,全球在去納粹化方面做得十分徹底。從對納粹戰犯公審、判刑,到對納粹思想徹底清掃,讓世人們看到、聽到納粹兩字都感到恥辱。時至今日對漏網的納粹份子仍不放過,直至將其繩之以法。

1993年10月,數萬莫斯科市民集會遊行要求恢復蘇聯體制並發生流血事件,葉利欽派出精銳坦克部隊,轟炸俄羅斯最高蘇維埃大樓,平息了這一危機。(維基百科)
1993年10月,數萬莫斯科市民集會遊行要求恢復蘇聯體制並發生流血事件,葉利欽派出精銳坦克部隊,轟炸俄羅斯最高蘇維埃大樓,平息了這一危機。(維基百科)

但是很遺憾,在共產勢力仍很猖獗的俄羅斯,去共不及時、不徹底,勢必養虎為患。很快共產勢力便組織反撲。1993年10月,數萬莫斯科市民在莫斯科的廣場集會遊行,揮舞蘇聯國旗,呼喚列寧、史太林的名字,遊行的隊伍越來越大。

1991年莫斯科人走上街頭要求獨立和民主,但這次卻是共產勢力要求恢復蘇聯體制,其中還有一些軍隊、警察參與,使得局勢更加對抗。

在關鍵時刻安全部門和軍隊的將領支持了葉利欽,葉利欽派出精銳坦克部隊平息了這一危機。但是共產勢力仍在並組建了俄羅斯共產黨,成為當時俄羅斯第一大黨,直到普京的執政黨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成為第一大黨。

時至最近幾年,一些社會調查顯示(如莫斯科RBK電視台2015年至2016年所做的一系列調查),很多問卷回答者(約60%)依然認為「蘇聯應該重生」。2017年5月,在俄羅斯有很多人紀念蘇俄奪權一百周年。

蘇聯時期成立的蘇聯共青團(Komsomol)在莫斯科紅場集會,在列寧遺體前,舉行青年人入團宣誓。俄羅斯共產黨主席根納季.久加諾夫(Gennady Zyuganov)在集會上還號稱最近時期有6萬新人加入俄羅斯共產黨,共產黨繼續生存並發展。

僅就莫斯科而言,尚有近80個列寧的紀念碑存在,紅場的列寧遺體仍在吸引著各式遊客和信仰追隨者,紅場依然腥紅,共產邪靈在俄羅斯依然存在,克格勃也從來沒有被徹底揭露和被世人唾棄,持有共產主義理念的大有人在!

2. 紅禍依舊氾濫

根據現有數據統計,現在世界上由共產黨執政的國家有4個:中國、越南、古巴、老撾。北韓表面上放棄了馬列共產主義,但實際上仍是共產極權國家。

冷戰前共有27個過去共產黨執政的共產黨國家。現在共產黨仍可參政的國家有13個,現有共產黨註冊的國家約120個。共產黨政權在過去近百年已經消亡的約有120個國家。

到20世紀80年代,拉美各國各類共產主義政黨,包括共產黨和自稱信奉馬克思主義的政黨有50多個,黨員總數約100萬(其中古巴共產黨約佔一半)。80年代上半期,美蘇在亞非拉熱點地區展開激烈爭奪。

隨著東歐及蘇聯解體,共產勢力逐漸減弱。以暴力為主,如秘魯共產黨(「光明之路」),強力推行共產制度及暴力行動的國家越來越少,大部份國家都改頭換面以社會主義變種形式出現。

他們將原來的共產政黨稱號變成諸如民主社會黨、人民社會黨等等。中美洲十幾個共產政黨改名去掉共產黨,但繼續推行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理念,形式上卻更有欺騙性。

拉美33個獨立國家,除古巴是共產黨執政外,共產黨多是「合法」政黨。委內瑞拉、智利、烏拉圭等國的共產黨與執政黨結成各種形式的聯盟並加入了政府,是參政黨,其他多數國家共產黨的政治身份是在野黨。

雖然在西方及其他地區一些國家中,共產邪靈並沒有採取東方殺戮的暴力手段,但它們以各種變異的手段,潛移默化的滲透已然達到了它們毀壞人類道德、毀壞神傳給人的文化、推行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理念制度等所設的目標。

共產邪靈事實上已經侵吞、佔領了全世界。共產邪靈達到其最後毀滅全人類這一終極目的也只是一步之遙。

第五章 滲透西方(上)

共產主義把美國作為滲透和顛覆的主要目標,悄然控制了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媒體,加緊準備著最後的致命一擊。(大紀元製圖)
共產主義把美國作為滲透和顛覆的主要目標,悄然控制了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媒體,加緊準備著最後的致命一擊。(大紀元製圖)

2016年美國大選是幾十年來最富戲劇性的一次選舉。雖然58%的投票率並不算高,但選戰過程卻一波三折,很不尋常。隨著共和黨候選人勝選,喧囂的選戰暫時落下帷幕,但另一場戰爭隨即開始了。

除了媒體上鋪天蓋地的對新當選總統的攻擊,很多城市都爆發了針對選舉結果的抗議遊行。遊行者打出「不是我的總統」等標語口號,稱新選總統為「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排外主義者」、「納粹黨人」,要求重新清點選票,甚至威脅啟動彈劾程序。

雖然抗議者一再聲稱他們的遊行示威出於自發,調查記者還是發現了關鍵的證據,揭示出其示威活動是有人在背後策劃的。

據指證,組織抗議的是左派的「職業革命家」,這些團體和北韓、伊朗、委內瑞拉、古巴等社會主義國家或者極權國家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其中最主要的兩個團體──「工人世界黨」(Workers World Party)和「自由之路社會主義組織」(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分別是斯大林主義和毛(澤東)主義的共產主義組織。

根據這一系列調查的結果,新西蘭政論家翠弗.勞敦(Trevor Loudon)製作了紀錄片《陷於重圍:2017美國內戰》(America under Siege: Civil War 2017)。勞敦並非危言聳聽,也不是出於衝動說上面一番話的。

他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研究共產主義問題,發現共產主義把美國作為滲透和顛覆的主要目標。由於形形色色的共產主義者掌握了美國的教育、媒體,滲透進政界和企業界,過去幾十年美國社會在意識形態上不斷向左,即共產極權方向遷移。

就在世人為自由世界擊敗共產陣營歡呼的時候,共產主義卻悄然控制了西方主要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媒體,加緊準備著最後的致命一擊。(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