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北京5,300 英里的溫哥華,已經變成犯罪活動的溫床。而這些犯罪活動都和中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我注意到溫哥華的房地產業有怪異現象,由此開始發現事情的真相。賺錢並不難,難的是如何把錢轉移。」庫柏說。

這些現金來自哪裏?來自像芬太尼這樣的致命毒品。「我其實花了約10 年時間進行個人報道,發現北京當局——即中共——如何籠絡並與他們(犯罪集團)勾結,並(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這些令人震驚的發現都被調查記者山姆庫柏詳細撰寫在他的新書中,書名是《有意無視:毒梟、大亨和中共特工的犯罪網絡如何滲透西方》(Wilful Blindness: Howa Criminal Network of Narcos, Tycoonsand CCP Agents Infiltrated the West)。

這本書是庫柏花了十多年調查和報道的成果。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究竟如何?這對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意味著甚麼?

這是本期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山姆庫柏(Sam Cooper),非常歡迎您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庫柏:感謝您的邀請。這是我的榮幸。

庫柏: 在這本書的最後一部份內容中,我發現賈世寶本人被指也發送了價值20,000美金的口罩去中國大陸。

我們是如何獲知這則信息的?是從中國國內的統一戰線部門網站找到的這則信息。該網站上公佈了賈世寶發送口罩的信息。讓我們想一想這個問題。

賈先生的收入來源據說是來自放高利貸和大規模洗錢行為。對他的指控包括與警方所謂的「芬太尼毒品頭目」有勾結。這是性質嚴重的有組織犯罪。那麼,賈先生用於購買加拿大口罩並發送回中國的錢來自哪裏呢?我們可以合理地假設,他的錢來自犯罪所得;我們也可以合理地假設,與他有瓜葛的人也是使用犯罪贓款購買個人防護設備運回中國。

楊傑凱:他和一起槍擊案有牽扯,當時他旁邊坐著的那個人(註:賈44歲的同事朱建軍)被暗殺了。這起槍擊案發生在一間日本居酒屋。您對案件描述的方式也說明了這些團夥真正的性質。

庫柏:是這樣的。在書中的後記部份,我揭露了一些令人震驚的事。我揭露出他們的犯罪網絡,有些表面看似合法的生意,其實屬於地下錢莊的一部份,這些錢莊可以與香港、深圳、澳門(的錢莊)匹敵,只不過它們是在加拿大,在西海岸。

所以我以鳥瞰的方式,給讀者呈現這些與集團犯罪幕後人有密切關係的餐館,附近一些銷售槍枝的商店也和賭場洗錢嫌疑犯有瓜葛。我的書中還揭露了走私芬太尼的製毒工廠。

上星期,我們剛剛得到消息,列治文市近郊有一間製毒工廠,據說每星期可製造1,300 萬劑致命的芬太尼。如果這些毒品散播出去,一星期就可以致死1/3 加拿大人口。芬太尼這種毒品的毒性是致命的。我在書中揭露了這些芬太尼製毒工廠就位於一些大宅子裏。列治文市已經成為芬太尼運往世界各地的轉運點,特別是運往澳洲和日本等國。芬太尼的前體化學品的來源是中國,製毒的工廠在列治文市,然後再運往世界各地販售。

中共統一戰線:管治民主社會

楊傑凱:在繼續往下談之前,請先簡單告訴我甚麼是「統一戰線」?它的目的是甚麼?它與黑社會、中國的有組織犯罪有甚麼聯繫?

庫柏:簡單地說,統一戰線是共產黨的一個工具,其目的是儘可能爭取更多人的支持,使他們為了黨的目的而服務。我們知道,統一戰線由北京當局、中共最高層直接指揮。他們在世界各地做的事情很黑暗。

再重申一下,中共相信,只要你的族裔是中國人,無論你在其它國家生活了多少年,中共認為你仍然受黨的統治。我和其他一些專家,比如喬納森曼福德(Jonathan Manford),都指出,這是一種種族歧視。中共的意思是,你可能以為你生活在一個民主社會,但是你仍然被黨統治。所以這是統一戰線的意識形態基礎。

統一戰線的另外一個目的是籠絡精英。通過世界各地的這些組織,他們企圖影響民主社會的政客和商界領袖。他們通過送禮撒錢來展現習近平的「中國夢」可以和美國的自由夢抗衡。他們想要展現自己財大氣粗,企圖擴大影響力。

至於他們和有組織犯罪之間的關係,我書中也寫了有些專家的觀點,如前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他說中共在崛起的早期,權力就一直和一代代的犯罪頭目的興衰互相關聯。至於中共如何利用這種關係,用最簡單的話,我們看看香港這個例子就明白。

在香港的統治權從英國移交回北京之前,北京方面曾派特使到香港對那些權貴說:「你是業界大亨。我們知道你和海洛英團夥之間有生意往來。你可以繼續做你的生意,只要你在政治上與我們合作,你幫助我們做事,幫助我們控制香港民眾。」

這是如何表現出來的呢?再次用香港為例,我們看到在過去幾年,( 在反送中運動中,)穿著白衣服的暴徒毆打民主活動人士。即使無鐵證,但我們仍強烈懷疑這些暴徒是黑社會成員,中共籠絡並利用他們達到其政治目的。這是個簡單的例子。

抗議中共 加拿大籍維族女士遭威脅

楊傑凱:這件事令我十分震驚。您之前提到有一位加拿大籍的維族女士,她遭到一些與中共傳媒有關的人的威脅。

庫柏:是的。通過我們了解到的網絡,我們發現這些人參加了溫哥華藝術館的某個中國文化節慶祝活動。根據我們的消息,這個活動是加拿大西海岸的統一戰線工作部統管層組織的。中共領事館領導也出席了活動。

現場這位維吾爾女士舉著一面旗子抗議「種族滅絕」罪行。她認為她被要求離開現場。她認為她的表達權遭到了壓制。照片顯示,現場有一個女人自稱是記者,她嫁的是一名前《中國日報》記者,這兩人在溫哥華的統一戰線組織裏都十分活躍。就是這些人威脅了那位維族女士,她抗議是因為,她的親戚不僅在新疆遭到威脅,而且有些人還被拘留。

楊傑凱:您的書所展現的是中共為達目的而無所不用其極。為了籠絡、顛覆、恐嚇,中共的手段幾乎百無禁忌。您怎麼看?這是我讀了您的書之後的感想。

庫柏:您說得不錯。加拿大也發生了跟香港類似的事情,我們看到穿著白衣服的暴徒用棍子毆打民主活動人士。我不確定我們已經走到了那一步,但根據我們的消息,溫哥華那所教堂裏的人和多倫多抗議人群都稱他們遭到了攻擊。

人們在微信平台也看到了這類威脅,有人說:「要不要帶槍枝?要不要帶上棍棒去對抗抗議者們?」人們說他們遭受到直接的威脅。

那位到溫哥華藝術館文化活動上抗議並被要求離開的維族女士,她說在活動的一星期後,她接到一個帶著濃重普通話口音的男子的電話,男子說:「停止你的抗議,否則你在新疆的親戚就會有危險。」

中共領事館聯繫犯罪集團 監視民主人士

為溫哥華警局 2020 年 5 月份繳獲的價值 300 多萬的芬太尼。(溫哥華警局)
為溫哥華警局 2020 年 5 月份繳獲的價值 300 多萬的芬太尼。(溫哥華警局)

庫柏:所以您說得對。我的書中揭了這些與溫哥華和多倫多領事館官員和據稱是集團犯罪份子有關的人,他們參與了監視、騷擾、恐嚇那些為香港民主與和平抗議的人們。

楊傑凱:您發現了與中共和毒品走私之間的關聯。那麼現在有個我們都想知道、卻難以回答的問題,我想聽聽您的看法。中共是否控制著流入加拿大的芬太尼毒品?以此類推,它是否也控制著流入全世界的毒品?如果是,它是如何做的?

庫柏:那麼接下來講的就屬於間接證據的範疇了。我在書中的後記部份透露了加拿大警方的說法。他們說,他們知道而且意識到,只要中方願意制止芬太尼的前體化學品的生產,他們就可以做到。只要幾天時間,中共就可以關閉工廠和化學品的流入,因為中共有絕對管控能力。只要他們想,他們就可以做到。但是他們不做。

為甚麼呢?加拿大警方透露:北京和加拿大曾經有過談判,北京想安插一些警方人員在加拿大,執行所謂的「獵狐行動」或追蹤外逃經濟犯的「天網」行動。談判進行到一定階段,渥太華的官員和加拿大騎警表示無法同意這一警方合作方案,因為他們認為這與中共的情報活動有關。所以他們不能同意。

那麼結果是甚麼?北京當局說:「你們想讓我們幫忙,阻止進入你們國家的芬太尼?我們不能幫忙,因為你們不配合我們。」

根據我的信息來源,我們可以證明的是,這裏有(刻意的)疏忽問題。

中共領導人手持籌碼表示:「我們不會阻止芬太尼進入你們國家,除非你們按照我們的意思辦。」就這麼簡單。

至於他們是否在控制?我書中舉了一些例子,揭露中方一些國家行為者被發現在溫哥華負責管理毒品走私組織並干涉不同幫派之間的矛盾問題。這就證明北京有位高權重者確實在控制著幫派。

有證據:中共對於 高層次跨國幫派有影響力

庫柏:中共的控制達到甚麼程度?有多大程度是有意為之的?我仍然在調查不同程度的證據。但是我可以毫無疑問地說,中共對於高層次的跨國幫派確實是有影響力的。

楊傑凱:不可思議。在書中,馬大維大使把它形容成顯而易見的小集團模式的關係。我認為是準確的。其實最荒唐的是,我們在20 年前就知道這些事情了。

那份「響尾蛇行動報告」(Sidewinder Report),就記錄了這樣的事,您的書證實了那份報告的調查結果,因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則情報。您在書中提到也許此事並不是100% 的準確。

(註:「響尾蛇行動」是加拿大騎警和情報局的聯合行動,「響尾蛇」行動的那份報告名為「中共情報部門和黑社會在加拿大的金融關聯」(Chinese Intelligence Services and Triads Financial Links in Canada),報告稱發現中共利用合法及非法方式,試圖達到控制加拿大的目的,其中包括利用黑社會組織。報告警告:加拿大經濟集中在3、4 個大都市區,因為金融法律存在漏洞,和其它國家相比,加拿大更易被滲透。)

這件事被擱置了——被「束之高閣」了,我不知道這麼說對不對。總之20 年前,正如您描述的,這些犯罪網開始被建立起來。請跟我簡單講一講「響尾蛇報告」,以及為甚麼此事這麼多年無人知曉?庫柏:「束之高閣」是準確的形容。

我在書中帶讀者回顧了1990 年代初期的加拿大高級公署,當時一批兢兢業業的調查員——就是後來的「響尾蛇報告」的作者,他們提交給渥太華當局的多則情報中透露,高層大亨之間與中國情報機構之間、與中共之間、與澳門賭場老闆之間有勾結——後者想要移民加拿大,儘管西方情報界都知道他們與黑社會之間有關連。

有時候他們本人正是黑社會的龍頭老大。這些調查人員認為他們的報告被忽視了。他們認為,對移民程序腐敗的指控被嚴重忽視,以至於加拿大騎警不得不介入進行調查。結果後來,加拿大騎警的調查也擱淺了。似乎調查越涉及渥太華高層,就越遇到阻礙。

他們的調查報告最終的結果就是那份具有突破意義的「響尾蛇報告」。這份報告使加拿大情報工作引領著世界同行,揭露了有組織犯罪和中共的關係,以及中共如何滲透西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