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地鐵五號線生離死別 遇難者失聯前最後一刻

鄭州地鐵五號線在這次水災中,爆出眾多乘客遇難慘劇,近日,有9名女性遇難者的名單7月23日被公布,親屬們講訴了親人在失聯前最後一刻的情形,令不少網友淚奔。

遇難者張玉,28歲,是鄭州一家教育集團的職員。她的哥哥說,妹妹在20日下午6時許坐上了地鐵五號線,剛坐上第一站就給家裡發了錄像,當時車廂裡的水才剛到腳部,半個小時後,水已經漫過了胸部。

張玉的哥哥說,「她才20多歲,人生還沒有開始,就在這次事故中結束了。」

24歲的遇難者龐洋洋在鄭州某教育公司工作,地鐵5號線被洪水淹的消息傳出後,龐洋洋的弟弟一直站在沙口路站的水裡等著,希望能等來姐姐的消息。

最後現場的人告訴他去九院找,傷員基本都拉去九院了。

龐洋洋的弟弟21日凌晨2點多去了九院。大概凌晨2點30分左右,來了三四輛救護車,從第三輛車抬下來一個罹難者,他一眼就認出了那是姐姐。

上述遭遇只是這次鄭州地鐵5號線發生的太多慘劇中的兩例,民眾表示,「個個都是鮮活的女生,就這樣生命被莫名其妙地終止了,再想想那些遇難家屬的傷痛,忍不住就落淚......」

憤怒地民眾要求地鐵運營方要承擔責任:「上車的時候地鐵後面就已經開始進水了,地鐵為甚麼不停運?」「大雨,水位漲起來也沒有停運,應該負責任。」

生還者揭京廣隧道淹沒前逃命歷程

鄭州水災中,京廣隧道也是一處重災區。7月20日,鄭州常莊水庫水庫無預警泄洪,導致鄭州全城一片汪洋。其中京廣隧道5分鐘內被洪水淹沒,23日,從鄭州京廣隧道逃出來的倖存者趙軍(化名),向新唐人披露20日的事發經過。他還揭露,當天交警封了出口,沒有封進口,導致車輛來不及逃生。

京廣隧道倖存者 趙軍:「我大概是下午3點左右、3點多一點進來的隧道。隧道還沒有水,當時隧道還沒有儲水,而且裏面沒有人管。(記者:遇到堵車嗎?)不是堵車,是前面出口封了,車走不了造成堵車,因為前面的出口不讓人出了,不讓人動了,我們就堵在裏面了。」

趙軍說,水漲得很快,危機之下,有些車逆行開走,但他被堵住了,選擇棄車逃生。

他親眼所見,後面有的車,來不及逃生,車門打不開,浮起來時,從天窗逃生。當時有很多人會游泳的下去救人,他嚇得在路上抱著一個剛救上來的小孩,肯定有些人沒救上來。

京廣隧道倖存者 趙軍:「當時,光隧道口到這,堵了估計得有100輛(車)吧。當時如果這出口不封,進口封,這裡面的人全部車輛疏散以後,離開隧道,不可能會出現嚴重事故。」

趙軍說,他21日去現場發現仍然沒有救援,22日起,隧道周圍,出現大量警察暴力驅散民眾,包括失蹤親人家屬,他的車到23日還沒拖出來。他詢問現場拉警戒線的警察,這事怎麼處理,他們說去問領導。

趙軍說,這起事件完全是人禍,無預警洩洪,還堵住隧道出口,「到現在沒有一個領導出來說話。」

隧道拖出200多輛車 遇難人數疑成國家機密

連日來,鄭州京廣路隧道陸續拖出200多輛被困車輛,至於隧道裡還有沒有遇難者,當地一名官員稱,「現在還不敢說一定沒有」。

京廣路隧道是貫穿鄭州南北的重要交通幹道,其中隧道的北路部分全長1835米,處低窪地帶。據新京報報導,隧道的北路部分是積水最為嚴重的地方之一。工作人員介紹說,隧道內積水最深時達到13米左右。

報導說,7月23日下午2點,京廣北路隧道南口的積水已經抽出,露出了隧道入口。隧道北口,抽水機仍不斷抽水。

自21日開始,京廣北路隧道附近已經實行交通管制,警察拉起警戒線,禁止無關人員靠近。網上傳出的錄像顯示,隧道上方的道路有警察把守,隔幾米就有一人站崗。

網民指:「(死亡人數)已成國家機密,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防群眾靠近拍攝傳播;災前災中,看不到警察、軍隊,災後都出來維穩了。」

還有錄像顯示,有大批軍人出現在現場。據《中國青年報》7月23日報導,當天上午,中共第83集團軍「楊根思部隊」官兵到達鄭州市,將趕到京廣北路隧道。

連日來,環衛車輛陸續進入隧道,處理污水和隧道內淤泥,拖車不斷地將被泡在水中的車輛拖出隧道。行人從附近經過時,能聞到一股股惡臭。

鄭州市城管局黨委副書記李平23日上午在現場對傳媒說,經過3天的抽水搜救,已經救出了2百多輛泡水車。

隧道內水面下降到1.2米至1.5米,至於隧道內是否還有遇難者。李平表示,還無法確定,「現在還不敢說一定沒有」。

截至目前,官方沒有通報京廣北路隧道的遇難者數據。網上傳出被困人員的求救信息,顯示有不少人被困在隧道裡,水深高達胸部。

網傳消息說,深夜有大巴車進入到隧道裡,然後裹著黑布開出來,疑似轉移屍體,但該消息無法確認是否屬實。

有網友發信稱,「家住現場附近,22日凌晨三點打撈出1百多人,當天下午封鎖現場,有幾輛大巴車出入,事情遠比想像中嚴重得多。」

還有錄像顯示,現場出現多輛綠色渣土車,帶頂篷。發布錄像的網友說,「甚麼情況懂的都懂。」

美官員:副卿訪華 不影響美繼續追責中共

一名美國高級官員7月24日表示,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Wendy Sherman)將在即將舉行的美中會談中向中方明確表示,華盛頓歡迎與北京展開競爭,但需要有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以及「護欄」聲明美國的「紅線」,以防止競爭升級到發生衝突。

謝爾曼7月25日至26日在天津,會見中共外交部的部長王毅,以及副部長謝峰。

這名官員提到國務卿布林肯說,美中關係是競爭和合作並存的,且在必要的時候也是敵對的。「我們預計雙方關係的所有方面都將在這次會談上討論。我們將密切關注這些會議。副國務卿將代表美國以及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的利益和價值觀。我們將誠實而直接地做到這一點。」

美方官員表示,美國不希望這種激烈而持續的競爭轉向衝突。他還提到謝爾曼會藉此會談機會,解釋美國對北京許多行動的擔憂,包括美國對北京最近採取的措施,以及美國和盟友、合作夥伴之間的協調。

此外,另一名高級官員強調,即便美中官員會談,美國將繼續對中共追責。

他說:「即使我們與中方會面,我們也將繼續追究中國(中共)的責任。這些事情並不相互排斥,應該清楚的是,我們並不害怕讓中國(中共)為其破壞國際規範行為付出代價。」

這名官員說:「正如在過去幾週所看到的,我們已經對北京侵蝕香港民主、新疆侵犯人權、使用強迫勞動以及惡意網絡活動採取了行動。」

布林肯訪印度 防長訪東盟 分兵聯盟友抗共

美國國務院7月23日表示,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將於7月26日至29日訪問印度,這是拜登政府最高外交官首次訪問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和美國在亞洲的重要盟友。此行布林肯將聚焦疫苗和中國兩大議題。

布林肯此行將在副國務卿謝爾曼訪問中國之後,訪問印度,在新德里會見印度總理莫迪和外交部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

美國國務院一份聲明說,布林肯訪問印度議程主題將包括「印太參與、共同的地區安全利益、共同的民主價值觀和應對氣候危機」,以及應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

布林肯此行可能會討論四國集團(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和美國)面對面峰會計劃,這被視為對抗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的舉措。面對中共大規模「一帶一路」倡議,預計今年晚些時候的四方會談(Quad)將重點討論如何發展區域基礎設施。

另一方面,美國防長奧斯汀在7月23日已開始其東南亞之行,先後訪問新加坡,越南和菲律賓,行程剛好沿著南中國海兜了一圈。

哈德遜研究所亞太安全項目主席,高級研究員克羅寧(Patrick M. Croni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這是拜登政府重振聯盟政策的一部分。

克羅寧說,奧斯汀將於26日,在新加坡發表明確聲明,表明美國對海牙裁決的支持,明確美國的主張。克羅寧指出,奧斯汀雖然不會對斯卡伯勒淺灘(中國名黃岩島)的主權具體表態,但他會試圖證明拜登政府將完全支持菲律賓及其主權和國防。

克羅寧說,「奧斯汀還將談論新冠疫苗的短期供應,杜特爾特總統多次表示他們真的想要疫苗……對於中長期目標,他們應該還會討論基礎設施合作…以及武器出售,菲律賓最近對F16戰機等表現出興趣。」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近期,從「遠美親共」的態度開始180度轉變,急速接近美國。

美國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高級研究員格羅斯曼(Derek Grossman)對美國之音表示,杜特爾特對美國的態度轉變證明「菲律賓除了美國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因為中國(中共)對菲律賓構成了如此生死攸關的威脅。」

無懼中共報復 美國白宮:將繼續制裁行動

中共外交部23日宣布,報復制裁7個美國人和民間實體,包括前商務部長羅斯。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主席巴塞洛繆、國會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前辦公室主任斯迪沃斯等七個美方人員和實體,作為先前美方制裁香港中聯辦七名官員的報復。

對此,白宮發言人莎琪強硬表態,美方不會因此被嚇倒。

美國白宮發言人莎琪:「我們不會被這些行動所嚇住,仍將全面致力於執行美國的所有制裁措施。這些行動是北京懲罰普通公民、企業和公民社會組織以傳遞政治信號的最新例子,並進一步顯示中國不斷惡化的投資環境和不斷上升的政治風險。」

做為唯一被制裁的實體,香港民主委員會執行總監朱牧民呼籲美方繼續堅定支持香港追求民主和自由的聲音。

香港民主委員會執行總監 朱牧民:「我們知道發生在香港的一切,及其所獲得的關注對北京和習近平政權構成了直接威脅,所以,他們才如此大力的壓制反對聲浪,在我看來,這真的是一個信號,說明我們所做的是正確的,我們是走在正確的軌道上。」

不過中共實施所謂的「反制裁」,以回應美國對中聯辦官員的制裁,就選在美國國務院副助卿謝爾曼25日訪中前夕,也讓謝爾曼的訪華前景蒙上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