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地鐵被淹 多名被困者水中交代後事

7月20日,河南鄭州遭遇重大洪災。其中鄭州地鐵5號線被洪水灌入,大量乘客被困車廂中,車廂內的水位一度漫至胸部乃至頭部。多名親歷者披露了自己死裡逃生的經過。

被困者「奇蹟奇緣」在新浪微博上敘述了自己死裡逃生的經過。她說,地鐵開往第二站的時候,就停在中間了!車廂就開始慢慢的往裡滲水,很快,所有人都傻了,水很快到腰部了,隨後,即使我站在座位上,水都到胸口了。

她說:「我真的害怕了,最恐怖的不是水,而是車廂裡的空氣越來越少,好多人都出現了呼吸困難的症狀。」

這時,她聽到有乘客跟家人在交代後事。被困者說,「我聽到一個阿姨給家人交代銀行卡號,交代家裡的事情,我想我是不是也要交代一下呢?」於是給媽媽發短信,說:「媽媽我可能快不行了,我有點害怕。」

很快接到她媽媽的電話,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些甚麼,只告訴媽媽「還在等救援」。

被困者說,「從六點到八點半一直都處在崩潰的邊緣」,一度因為呼吸困難而暈倒,所幸被母親來電叫醒。被困者地表示,很幸運,隨後不久,被困人員被陸續救出。

另據《中國青年報》報導,有被困人員說:「最可怕的時候是在晚上九點左右,當時窗外的水已經差不多一人多高了,向後看,車廂後半截水也已經到頂,大家都向前聚在前三節車廂。」

這名被困者說,自己處於1、2節車廂的中間處,水繼續漫上來,基本已經漫到了脖子,前面的1號車廂也都到了胸口的位置。這個時候車廂嚴重缺氧。「身邊陸續有人出現缺氧、低血糖的症狀,有人發抖、大喘氣、乾嘔。當時車廂內還有孩子、孕婦、老人,大都因為久泡水中體力不支,出現各種身體狀況。」

被困者說:「真的是感覺到絕望了,當時真的非常害怕,當看到車廂外的水位越過頭頂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出不去的準備了。」這名被困者說,自己開始向家人交代身後事。

而車廂內的恐懼情緒也持續升溫,有人甚至想直接砸開玻璃門以求逃生,但最終被人制止,「因為車窗一旦貿然砸開,水必然會湧進來,車內外的水壓差肯定也會壓得人無法逃生。」

這名被困者說,後來砸碎位於高處的窗,缺氧現象有了明顯的好轉,大家逐漸恢復了正常呼吸。又堅持了一會兒,救援人員到後,把大家從前面的車廂疏散出去。

河南洪災 李克強罕見沉默 習兩舊部命運受關注

河南省7月20日發生特大水災,死亡人數不斷上升。據中共官方公布,截至22日,河南增至33人死亡,8人失蹤,超過300萬人受災,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2億元人民幣。

洪災發生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下達了救災的指令。但不同以往的是,過去循例作批示的中共總理李克強,這次對災情沒有做出公開表態,只是通過國務院會議,部署防汛救災工作。

中共高層這種異常的動態,究竟釋放出何種政治信號,引發外界關注。《明報》7月22日刊文稱,這種現象屬個別事件,還是會成為日後慣例,值得觀察。

另外,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和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的仕途,會否因這次災情受到影響,畢竟這次洪災被外界認為,背後有很大程度的「人禍」。
《明報》分析稱,樓陽生被視為習近平嫡系「之江新軍」的成員,被看好明年中共20大上可以更上層樓。但他到河南履新後,當地先發生奪命礦難,現在又有大洪水釀成的慘重災害,他的表現「大失水準」。

分析還說,徐立毅到了鄭州兩年暫無突出表現,其仕途會否受這次事件影響,尚待觀察。

東京奧組委:不排除最後一刻取消奧運會

今天7月23日是東京奧運會開幕的日子,但是能否如期舉行似乎還是個未知數。

東京奧組委首席執行官武藤敏郎7月20日表示,不排除在最後一刻取消本屆奧運會的可能性,因為當前有越來越多的運動員檢測出中共病毒陽性,且主要贊助商已放棄23日,參加開幕式的計劃。

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當被問及這場全球體育盛事是否仍會被取消時,武藤敏郎表示,他將密切關注感染人數,並在必要時與賽事的其他組織者進行商討。

武藤說,目前奧組委無法預測病例數量將會如何發展,因此如果病例激增,會針對各種情況而定。

據奧組委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日,已有71個官方認可的參賽人員感染了中共病毒,其中包括已住進奧運村的運動員。

東京奧組委主席橋本聖子在20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承認,公眾對於在當前情況下舉辦奧運會普遍感到擔憂。

另據日本官方的消息,東京20日有1387例新增病例,這是自1月21日以來,東京第二高的單日新增病例數。

美副卿訪華一波三折 專家解析美中攻防逆轉

美國國務院7月21日宣布,副國務卿謝爾曼(Wendy Sherman)將訪華,會晤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等官員。早前曾有消息傳出,由於中共安排的會晤官員級別「不對等」,一度傳出取消了此次訪華行程。

美國國務院的聲明說,謝爾曼將於7月25-26日訪問天津,會晤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和其他官員,以嘗試進行坦誠交流。

聲明說:「副國務卿將討論我們對中國(中共)的行動嚴重關切的領域,以及我們利益一致的領域。」還說,此次訪問目的是推進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並負責任地管理兩國關係。

謝爾曼是美國國務院第二號人物。此前中方堅持由外交部排名第五的謝峰負責接待謝爾曼,遭美方拒絕。

外界注意到,美中對抗近期出現一個戲劇性的變化:此前,中共急於與美國高層接觸,美方迴避,現在是美國急於與中共高層接觸,中共在迴避。

典型的實例是,中共急於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今年3月,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放低身段,趕往美國阿拉斯加,在布林克亞洲之行,返回美國中途換機之時,求得一見。其真正目的是邀請布林肯訪華,緩解雙方的冰封狀態。

日前,《金融時報》披露,在阿拉斯加州會談的激烈言辭結束後,楊潔篪私下告訴布林肯,歡迎他到中國舉行後續會談,布林肯回複說:「謝謝!」楊潔篪追問布林肯,這是否意味同意訪華,布林肯回答說:「謝謝就是謝謝的意思。」這清楚地表明美國不打算與中共升級接觸。

不過經過約4個月後,情況出現了反轉,美方似乎急於與中共高層接觸,還多方抱怨找不到與中方同級別的官員對話。出現中方表現消極,有意迴避的變化。

據《金融時報》5月21日報導,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曾三度提出要求與中共的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許其亮對話,但都被中方拒絕。此外,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Milley)將軍被指也未能與中國對等層級的官員進行過對話。

此外,CNN 7月14日報導稱,拜登政府正在研究與中南海之間建立緊急熱線的可能性,該熱線類似於冷戰期間美國和蘇聯之間建立的「紅色電話」(美蘇熱線),被用於在當時與克里姆林宮直接溝通,以此來「避免核戰爭」。

CNN引述兩名消息人士稱,一條通往北京的熱線將使總統拜登或其國家安全團隊的高級官員立即向習近平主席或他身邊的人發送加密電話或信息。例如,可以分享有關「突發軍事行動」的緊急信息,或發送有關「網絡黑客」的警告信息。

對於美中之間的攻防轉變到底意味著甚麼?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認為,美國在過去一段時間,從軍事準備以及聯合盟友等方面基本完成了圍堵中共的計劃,現在要給中共「劃紅線」,「立規矩」,盡量避免雙方在軍事上的衝突。

他認為,副國務卿謝爾曼訪華,很介意要見中共高層,就是要把「美國的紅線」傳遞到位,因為這應該是美國要中共高層清醒面對的強硬信息。

唐靖遠說:「美國現在主動要求建立美中高層接觸,更多的是一種帶有強制色彩的「令」,而不是你好我好的協商。而這種「令」的實質內容,就是美國也是不斷重複的固定表述: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一句話,要求中共必須遵守規則,不遵守,就制裁到足夠疼,直到遵守了規則為止。」

唐靖遠表示,習近平頻頻拒絕各種美方提出的設立熱線等,顯然是在表示:「我不吃你這套規則」等,他拒絕的不是高層接觸,而是拒絕「現行規則」。

謝爾曼訪華事宜一波三折重新敲定,會有怎樣的會談結果,我們將繼續跟進。

左轉後又提鄧小平 時局詭異

中共當局不久前,曾罕見高調紀念華國鋒100周年冥誕,引發各界質疑當局將放棄鄧小平路線,再次閉關鎖國。在內外交困之下,當局近日突然轉向,發文紀念鄧小平,引發各種猜測。

7月16日晚,習近平在北京以視像方式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習近平稱,「我們要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要拆牆而不要築牆,要開放而不要隔絕,要融合而不要脫鉤。」

與此同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發表題為「南南合作的『世紀對話』」的文章。「南南合作」是鄧小平理論的重要內容,中共主張發展中國家要通過「南南合作」,推動國際局勢朝著多極化方向發展。

而就在今年2月,中共當局曾罕見高調紀念前中共領導人華國鋒100周年冥誕,而華國鋒是維護毛澤東的,包括毛澤東發動的文革等。中共的這一舉動引發各界質疑當局頌揚華國鋒是放棄鄧小平的開放路線,再次閉關鎖國。如今,北京突然轉向,發文紀念鄧小平,外界猜測中南海對外政策似乎有變。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重提鄧小平是因為它在西方社會四處碰壁後,又開始假裝愛好和平,其實就是中共耍的兩面三刀,欺騙國際社會。」

時事評論員鍾原撰文表示,美國在南海回擊中共,又在台灣觸及中共的「紅線」,還在主導排除中共的AI全球合作,最新的國會決議禁止進口新疆產品,中共高層卻毫無辦法。美國政府應該看到了效果,只要強勢反擊,中共就會露出原形,中共欺騙老百姓的口號就會被戳破。如果美國政府能拿出脫鉤的架勢,應該會看到更加意想不到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