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棟監製的新戲《殺出個黃昏》正在上映,作為演員的林家棟,到底是如何走上編劇、監製之路?7月18日,林家棟作為嘉賓講者與李偉民律師舉辦 「一個演員、編劇和監製的成長書本!」的講座,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

足足捱了八年才有出頭天

林家棟到場首先向在場觀眾致歉,因為已經拍了連續三日通宵戲,剛五點才收工,所以聲音帶點沙啞。李偉民問及林家棟自己的演藝史,林家棟憶述在他小時候沒有豐富的娛樂,父母亦不讓他到處玩,所以他最大的娛樂就是看電視。80年代正值電視事業的高峰期,令他從小已經想做明星、演員,因為可以登台,穿林林總總的衣服。

林家棟1987年第一次報考TVB藝員訓練班,他自嘲道自己資質一般,第一次報考當然失敗,在同年第二次報考終於考進第15期藝員訓練班。成為演員的他起初只能做些路人角色,「例如茶客、死屍等等」,做了幾年都是只能做這些角色。他覺得既然暫無發展空間,就到了演員的另一個出路綜藝科。「在綜藝科我負責笑聲救地球,當時很多情況都是沒有劇本,」林家棟指,就是那時候開始孕育自己想創作的理念。

及後回到拍劇時,在《自梳女》拍攝其間,導演跟他說「你做到好搞笑」。他那一刻開始重新審視自己,認為自己演戲可能受到之前做綜藝科的影響。「當年每一個月都用自己三分一人工去租電影、電視劇錄影帶去學習,最後終於有導演賞識。」他再開展之後的演員生涯,從默默無聞到有人賞識,足足用了八年時間。

決意離開 找尋真實

林家棟表示TVB當年人工很低,「自己只有3,000元,但當年一碗牛腩麵都叫價15元⋯⋯當年的宵夜津貼只得五毫子。」李偉民插嘴道,「現在知道當年拍攝開支人工的部份可能只佔十分一。」林家棟表示雖然TVB人工少工作又辛苦,但過程中會學到很多技巧,「因為你甚麼都需要去學習和做。」

他坦言當年在TVB拍劇每年都超過100集,「雖然充實但自己並不開心,每天上班拍劇根本沒有創作靈感。」更嚴重的是他覺得自己開始與社會脫節,「有一天突然覺得背上很累、沉重。」所以他2000年決意離開電視台。

林家棟表示拍劇是一種矛盾的存在,「眾所周知拍劇的場景都是虛假,而我們正正要從虛假的世界帶出真實的感覺給觀眾。」

他問自己離開電視台到底希望想做甚麼,最後他發現自己渴望的是發掘角色的內心。李偉民問及因為當年離開電視台需要經過一段雪藏的時間,有否影響到他的發展。林家棟表示當年「東張西望」連續三年沒有訪問或刊登他的消息。但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自己做出價值,其他人自然就會被吸引過來。「重要的是向自己負責」,所以他對被雪藏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林家棟又指,「去酒店等高級地方,侍應對你十分有禮貌,但感覺上他們的反應根本就不真實;反而到茶餐廳,他們(侍應)雖然粗言穢語,但你卻感受到他們真實流露的情感。」他感受到自己並不需要很高的地位,「當年從TVB年收入達七位數,離開後跌近三分之一」,但他直言,「唔開心俾咩我都無用。」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欲重拾觀眾對港產片的信心

林家棟憶述當年一件事情令他至今仍耿耿於懷。當年他名氣一般,俗稱「有知樣度無知名度」,所以保安經過都對他不理不睬。但有一日他拿着「大哥大」經過,保安卻對他點頭哈腰。因為當年「大哥大」價格非常昂貴,擁有的人都非富則貴。這樣令他十分痛心,「難道人就只會用金錢去衡量人?」自那以後,他拍電影的價值觀,賺錢都並非重點。他在「手卷煙」演出不領酬勞,將重點放在他想表達甚麼而帶出的意義。

談到他如何從一線演員搖身一變成為電影監製,林家棟向現場觀眾發問,「大家近十年有印象深刻的港產片嗎?」現場觀眾口中的電影名稱此起彼落。林家棟回應觀眾說,「現在的港產片偏向娛樂性質」。在他眼中電影除了娛樂之餘亦需要帶出意義。

「整個香港電影產業近30年培養出只需要娛樂的觀眾,不求意義。」他表示自己想做監製,是希望重新培養「除咗娛樂外需要意義的觀眾及投資者」。

林家棟又希望回饋這個養育他的行業,而自己亦有想法,希望能夠培養新的電影人接班,不再是只為了錢去拍戲。他表示自己今年已經推卻了七套戲,因為「過不到自己心裏的那一關。」他不希望拍只有娛樂性質的電影,又認為自己有能力做甚麼就做甚麼,令觀眾對香港電影重拾信心。

把小事做到最好 就能成就最好

林家棟亦鼓勵年輕演員不要看輕自己,他認為做任何角色,最重要的都是帶出角色的靈魂,「在飾演葉問漢奸一角時,我足足關在房間想了三日,最後才帶出這個只是為求生活迫不得已的漢奸角色。」他說,「不要看輕每一個小配角出現的數分鐘,你每一次揣摩角色都是對人性更加了解,之後能更容易勾劃一個角色⋯⋯即使是一個眼神。因為你是專業演員,認真帶出角色,觀眾會看到,你自己亦會知道。」

接近尾聲,林家棟回應觀眾提問時,引用主題「人生就好似一本書,要好好留意身邊嘅人同事,如果唔係你本書會好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