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大學副教授董寶訓與山東黨史副主任丁龍嘉合著的《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錯案》一書1997年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

書中引用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葉劍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中央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萬人,受政治迫害人數超過1億人,佔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費了8,000億人民幣。」

據《鄧小平文選》記載,1980年8月21至23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兩次接受意大利記者法拉奇採訪。法拉奇問鄧小平:「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鄧小平回答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

鄧小平於是舉了一個經典冤案: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被康生當面指定為叛徒、國民黨特務,康生命令公安部長謝富治把趙健民當場抓起來,投入大牢。僅趙健民一案就共牽連了138萬多人,打死了1萬7,000多人,6萬多人被打殘。僅昆明地區就打死了1,493人,打殘了9,661人。

共產邪教正在擴張和滲透這個世界,其在全球傳播依賴的是暴力和謊言。圖為2018年5月1日黎巴嫩貝魯特國際勞動節活動一瞥。(AFP)
共產邪教正在擴張和滲透這個世界,其在全球傳播依賴的是暴力和謊言。圖為2018年5月1日黎巴嫩貝魯特國際勞動節活動一瞥。(AFP)

登峰造極 迫害法輪功

幾十年中共的暴力殺戮、強力洗腦、黨文化的灌輸和教育,不信神的人們道德標準早已遠遠低於神給人規定的最低水準,甚至信神的人不知道如何才是對神真正的信,而將中共敗壞後的宗教作為信神的形式。

長此下去,世界上各個民族所預言的毀滅整個人類的大災難必將降臨。

為提升世人道德,救度世人,1992年春,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傳出了以信仰「真、善、忍」為本的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

大法至簡至易,從祛病健身開始,僅短短幾年,經口耳相傳,全球就有上億人入道得法,帶動了整體社會的信仰重建和道德昇華。隨著大法洪傳,更多世人走進修煉,勢必讓人類走回正道,讓江山重歸清明。

共產邪靈的終極目的是通過毀滅文化、敗壞世人道德來阻斷人得到創世主的救度,自然將法輪功視為第一大敵。

1999年7月,中共邪黨前黨魁江澤民迫不及待地發動了對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的全面迫害。它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惡迫害手段之大成。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它們用謊言、欺騙加暴力迫使所有中國人認同並追隨它們迫害法輪大法,反對「真、善、忍」,認同「假、惡、鬥」,讓人們道德敗壞,背叛神佛,走向法輪大法及「真、善、忍」的對立面。

很多中國人在邪黨多年高壓、洗腦、殺戮中噤若寒蟬,變得麻木不仁,對迫害視而不見,甚至違心地參與迫害而不知自己已被捆綁著走上毀滅之路。

共產邪靈還有效地利用經濟手段捆綁自由世界國家,使他們無法制止中共對法輪大法及其信徒們喪心病狂的暴力殺戮和迫害,聽之任之,遂使得迫害者越加猖狂,肆無忌憚。

共產邪靈集古今中外邪惡迫害手段之大成,更超出這一切手段之外,將法輪功學員作為活人器官庫,以每個器官數萬到十幾萬美元不等的價格,隨時殺死這些學員並販售他們的器官牟利。

圖為2015年6月5日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在「2015年加拿大人文和社會科學年會」座談上揭露中共強摘器官。(大紀元)
圖為2015年6月5日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在「2015年加拿大人文和社會科學年會」座談上揭露中共強摘器官。(大紀元)

2006年7月7日,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與加拿大前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首次發佈《血淋淋的器官摘取: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

該報告以18種證據證明,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犯罪是真實存在的,並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經國際調查員通力合作,2016年6月《「血腥的活摘器官」及「大屠殺」更新調查報告》發表。該報告以680頁的篇幅、近2,400條參考資料,揭示了中共活摘器官犯罪的真實性質和駭人聽聞的規模。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呼聲表決」(voice vote)的方式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

活摘器官的巨大經濟利益不僅能維持迫害,還吸引全世界的人為了活命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用錢買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器官,其實也在幫助中共殺人害命。這也是邪惡所要的,即進一步達到毀滅人的目的。

中共從篡政後從未放鬆對所有宗教信仰的迫害。對此問題本書將在第六章進一步展開論述。

4. 共產紅禍 輸出暴力

在《共產主義黑皮書:罪行、恐怖、鎮壓》的緒論《共產主義的罪行》中,作者初步統計了共產政權在全球的罪惡行徑及導致的死亡人數,他估計共產政權導致的總死亡人數約為9,400萬。

其中蘇聯2,000萬人、中國6,500萬人、越南100萬人、北韓200萬人、柬埔寨200萬人、東歐的共產政權100萬人、拉丁美洲15萬人(主要是古巴)、埃塞俄比亞170萬人、阿富汗150萬人,另有1萬人是因「國際共產主義組織發起的運動和在野的共產黨」而死亡。

根據不同學者的統計,柬埔寨在赤柬1975到1979年的這段統治期間,在中共的直接干預控制下,赤柬暴政害死的人數大約在140萬到220萬之間,而當時的柬埔寨總人口也不過700多萬人。柬埔寨在所有共產極權國家中表現最為極端,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死於非命。

北韓從1948到1987年間,強制勞動、處決和集中營勞改,造成超過100萬人死亡。估計24萬到42萬人死於上個世紀90年代的饑荒,1993年到2008年北韓有60萬到85萬人非正常死亡。金正恩上台後,更是明目張膽地大肆殘殺,包括其高層政府首腦和親人,還不惜以核戰爭威脅世界。

從蘇俄建立第一個共產政權至今,短短一百年間,共產邪靈在共產政權國度裏竟殺戮了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總和還多的人。共產主義的歷史就是一部殺人史,每一頁都染著世人的血跡,都記載著共產邪靈百年來一路暴力嗜殺的惡行。

第四章 輸出革命

共產邪教在全球的傳播依賴的是暴力和謊言。當一個大國在向小國輸出這種邪教意識形態的時候,暴力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自由社會如果不能夠認清共產主義的邪教特徵,就會對其憑藉暴力或謊言(如所謂的「大外宣計劃」、「孔子學院」等形式)輸出邪惡意識形態掉以輕心。

本章所關注的就是共產邪教在亞洲、非洲、南美和東歐的擴張和滲透。共產主義對西歐和北美的滲透手法更加複雜,將在下一章專門論述。(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