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歷「反送中」運動及「國安法」後,越來越多港人為逃離暴政被迫流亡海外,放棄原本的安逸生活,成為政治難民。除英國外,加拿大亦是他們的熱門「落腳點」。本報採訪首位在加拿大取得政治庇護的港人,講述抵加後的各種經歷,他坦言當前環境迫使他變得負面,但由於生活在法語區,因此為儘快融入當地,正努力學習法文。

在新香港文化協會(NHKCC)的幫助下,本報與首位在加國取得政治庇護的港男Navi(化名)進行訪問。他與不少香港人一樣,在「反送中」運動後,被秋後算帳、拘捕和起訴,目前身處魁北克省(Quebec)最大城市滿地可(Montreal)。 

Navi年約30,正值男生事業大好階段,他昔日曾在一間香港遊戲公司工作,收入不穩定。然而在參與「反送中」運動後,生活情況雪上加霜。他在過關中國大陸時一度被邊檢公安拘捕,被警告不得與參危害國家的活動後被釋放,但自返港一直被港警跟蹤,其後更參與抗爭被捕。最終在NHKCC的幫助下,於2019年尾決定流亡至加拿大,並成為首位在當地取得政治庇護的港人。

流亡加拿大數月後,Navi在2021年初取得當地的工作許可 。Navi在異鄉重新開始新生活,但受疫情影響下,無法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近9個月來一直依靠政府疫情失業補助金維持生活,「這段時間理念上發生變化,自己作為一個『三無人士』,又想起自己將人生的一部份貢獻到社運,但反而變得越來越不濟,更失去工作,還做了半年流浪漢。」

然而,Navi沒有怨天尤人,反而為解決燃眉之急,決定以一己之長,創作2D獨立遊戲《Man Without Organs淨體》,由編碼至劇情,各種瑣碎都由自己一手包辦。被問到為何會創作遊戲,他指現實導致自己不得不思考前路,「當我一無所有既時候,我必須解決衣食問題。」

學法文成融入當地首要目標

Navi現時居於滿地可,學習法文成首要目標。圖為滿地可皇家山(Mont Royal)望向市中心的天際線。(受訪者提供)
Navi現時居於滿地可,學習法文成首要目標。圖為滿地可皇家山(Mont Royal)望向市中心的天際線。(受訪者提供)

Navi在抵達魁北克省後發現,當地屬法語區,亦是加拿大唯一不以英文為官方語言的行政區劃。居民以法語為主要溝通語言,故對此一竅不通。自己住的社區多數只講法文,若只講英文便很難在日常生活中與當地居民溝通,「政府部門就一定識英文,但當地人就算識,都唔鐘意講英文。」因此,學習法文成為融入當地的首要目標,該省有提供免費的法文課程,甚至會有補貼,「目前一星期上三堂,每次2小時。」另外,他指法文並非外界想象般困難,雖然語法非常複雜,但「易過用中文學英文」。

Navi坦言,香港的事情已經顧不了,當前唯一可做的是先融入當地,多用法文溝通,了解當地文化,「例如當地人非常喜歡冰上曲棍球」。

被問及魁北克的情況時,Navi當地與香港有一定相似「都有非常濃厚的本土文化和主義,是過之而無不及」。他舉例指,魁北克人是法國的遺民,認為自己長期被英語加拿大人同化,再加上過往多數的魁北克既企業都由英語人持有,「當年大多數有權勢的魁北克人都已經回到法國,剩下的都是平民」,從而加深兩者矛盾。

但對比香港的粵語,Navi指法語人的地位在魁北克逐漸提升,魁北克政府亦有有嚴格的法令去保護法語。

另外,Navi指魁北克的交通在加拿大來說「算數一數二方便」,外出不用車輛代表,但表示「冬天零下30度在外等車是非常難受」。

仍心繫香港 建立影響力在海外發聲

Navi離港逾1年半,被問及會否繼續為香港發聲,他指只要情況許可,包括國際線上仍會繼續,「我地永遠都想帶出正能量給港人,但事實上很多人在當地連生活都未生活得好」。另外,他曾經聯同NHKCC與加拿大國會議員見面,亦有參與當地遊行集會活動。

Navi心繫香港,認為安頓生活是當前首要,「我地係海外嘅香港人都必先逐漸建立影響力,如果無影響力又點令我哋以外既人聽我地講野呢?」。所以,他認為更加可行的方式是透過自己的一技之長,令到自己生活落去外,同時可以散播到影響力,「我無辦法可以好似某啲知名人士,全心全意同埋有財力去成立NGO去幫香港發聲。我唯一可以做就係努力生活落去之餘,用我識寫遊戲嘅技能去為香港發聲。」

此外,「新香港文化協會」成員Bruce向本報表示,自去年底起,加拿大難民公署已陸續批出 14 位流亡港人的難民身份,成為自2019 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給予港人最多政治庇護的國家。

加拿大一直擁有完善難民制度接收各國難民。申請人在等候聆訊期間,可享當地醫療保障、工作及就學許可,有需要人士更可申請人道援助金以解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