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習近平出席中共與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這既是「百年黨慶」的一個重點節目,又是中共推行「政黨外交」的一大項目。稍前,6月28日,中聯部的一個副部長宣稱,中共和世界上160多個國家的560多個政黨和政治組織保持著經常性聯繫,中共的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引領力顯著提升,「前所未有地走進世界政黨舞台中心」。

這是習第二次出席這類會議。習上台後,對政黨外交(現改名為「黨的對外工作」)頗重視。自2014年起開始舉辦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會,這是第一個也是迄今唯一一個以中共名義與世界公開對話的平台。2017年12月,習第一次出席「對話會」開幕式並發表主旨講話,提出「對話會」要「機制化」,「使之成為具有廣泛代表性和國際影響力的高端政治對話平台」。

習當局力圖把「對話會」搞成推進「黨的對外工作」的利器。那麼,甚麼是「黨的對外工作」呢?根據其主要執行者——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簡稱中聯部)部長宋濤的表述,其有「三重定位」:第一,是黨的一條重要戰線;第二,是國家總體外交的重要組成部份;第三,是「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重要體現。

把這個「黨話」翻譯成白話,就是:第一,以黨的名義開展對外活動,包括公開工作和秘密工作,兩者是分開運作但又是結合在一起的,是為「戰線」;第二,中共把「國家總體外交」分為公共外交(外交部為執行主體)、政黨外交(中聯部為執行主體)、民間外交(以民間團體或個人名義開展的工作)三部份,中聯部被稱為第二「外交部」,在公共外交、民間外交之外執行特別對外任務;第三,中共「黨政合一」,自謂「大黨」、「大國」,以「大黨外交」來配合「大國外交」,為世界提供「中共方案」。

概而言之,「黨的對外工作」就是中共對外滲透的正式術語,以中共政權為依託,以中國執政黨名義,在世界範圍內拉攏、蠱惑、引誘甚至收買政黨或政治組織來支持中共,公開或暗中為中共工作。

目前,關於中共的「對外工作」,國際社會對中共統戰部了解的多些,也比較警惕。例如,2017年10月英國《金融時報》刊登一篇長文,詳細介紹和分析統戰部在習的督促下,如何為中共擴大國際影響力,其所承擔的任務和角色,報道同時又披露了統戰部一共有9個局,各司其職,對本國和全世界幾乎是滴水不漏。又如,2018年8月美國國會下屬「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發佈報告說中共海外統戰具顛覆性,中共利用「統戰」籠絡收買及弱化可能挑戰中共政策和統治權威的反對力量。再如,華盛頓智庫詹姆斯頓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認為中共統一戰線在打沒有硝煙的戰爭,其於2020年9月發佈的報告對統戰部一系列的運作(諸如管理「大外宣」、在海內外擴張其影響力等等)進行了分析。

但是,中聯部的危險性絲毫不低於統戰部。事實上,中聯部1951年正式成立之前,一直是(成立於1939年的)統戰部的一部份,從事部份諜報工作。而中聯部之所以從統戰部份立出來,其中一個重要背景,是史太林讓中共和毛澤東領導亞洲「共產革命」,毛就設立了個專職部門中聯部來具體做這個事。

史太林死後,毛瞧不上赫魯曉夫,腦袋發熱,要當共產世界的領袖,不管國內人民死活大搞外援。1962年,時任中聯部部長王稼祥、副部長伍修權、劉寧一聯名向中共中央發建議信,提出緩和對外策略,對包圍中共的美國、蘇聯、印度等採取和平共處方針,並改變對其它國家革命的物資支援,量力而為、適當減少(所謂「三和一少」);三人還因此在文革中被打倒,中聯部轉由康生領導。可以說,中聯部在毛的「革命外交」時期罪惡深重(支持亞洲多國共產黨「革命」、「打游擊」,而各國的共產黨派別多如牛毛,有些就是國際公認的恐怖組織),只是黑幕至今尚未更多揭開。

1978年後,中共轉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搞「改革開放」,相應的中共政黨外交也實行重大轉折(中共原本主要與外國共產黨、工人黨等搞關係,1982年中共12大提出黨際關係四項原則,並於1987年中共13大擴大到適用於中共處理與各國各類政黨的關係)。自此,中聯部打著「超越意識形態差異,尋求相互了解與合作」的旗幟,不斷擴大交往對像和範圍。1978年開始,中共同亞非拉地區的執政黨,後來是歐洲社會黨、工黨、保守黨交往,到2010年,與美國兩大主流政黨直接交往,「交流對像已經覆蓋了全世界所有主要國家的執政黨、在野黨和合法的反對黨」(2011年「七一」前夕,中聯部副部長艾平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

中共大力搞政黨外交或「黨的對外工作」,是因為其認為「政黨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可以利用西方的多元社會和自由民主體制,通過黨際交往撬動兩國間關係的發展。「六四」之後,西方國家對中共實施制裁,外交一度近乎凍結;當時中共就利用政黨外交,賣力邀請西方國家的政黨、政治人物訪華,打破了冰層(當然還有其它因素)。應該說,中共在這方面是有不少成功案例的,積累了一些經驗(這可從中聯部推出的「2020年黨的對外工作十大新聞」中一窺端倪)。

但是,這些都還只是中共「黨的對外工作」的公開一面,中共從來都沒有放棄其秘密的一面,諸如長期滲透、有目的利誘控制目標政治任務、培養代理人、諜報(側重於政治情報、戰略情報)等等。中聯部這方面自有其系統。不過,這方面公開報道出來的案例極少。

最近的一個疑似案例是,2020年12月22日,美國媒體Axios的中國事務記者艾倫-埃布拉希米安(Bethany Allen-Ebrahimian)的報道。艾倫-埃布拉希米安是報道可疑的中國間諜方芳(Christine Fang),將加利福尼亞州眾議員斯沃威爾(Eric Swalwell)等美國政客作為目標的熱點新聞的兩位記者之一。她說,一個叫沈岳(Aaron Shen)的人,自稱是中國當代世界研究中心的國際聯絡助理主任,並稱該中心是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的內部智囊團,而且他正特意尋找艾倫-埃布拉希米安的消息來源,並向中共報告下屆美國政府對中國的看法;表示願意為這位記者的消息來源提供報酬。

正是因為中共的「政黨外交」具有公開的和秘密的兩面,就使其既具有迷惑性,又具有危險性。

更重要的是,眾所周知,中共是一個列寧主義政黨,完全不同於西方通常意義上的政黨,完全是個異類。舉例而言,中共的入黨誓詞——「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履行黨員義務,執行黨的決定,嚴守黨的紀律,保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積極工作,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實在讓人不寒而慄。

「永不叛黨」這不是黑幫嗎?能進不能出。「嚴守黨的紀律」,在黨的秘密之上,不是還有法律,還有良心嗎?「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這不是邪教嗎?你入黨就一切都是黨的了,好比簽了賣身契,生死都黨決定了。這個入黨誓詞,實在是中共本質的集中暴露。所以,中共竊國72年裏,殺人數以千萬計;所以,朗朗乾坤,港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送中運動,舉世震撼,中共卻暴力鎮壓;所以,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的器官牟利······與這樣的政黨交往,這難道不是與魔鬼共舞嗎?!

現在,中共以「大國大黨」的身份,大搞「政黨外交」,「前所未有地走進世界政黨舞台中心」,不再刻意掩飾它的全球野心,其對世界的現實威脅是空前巨大的。國際社會必須對此保持清醒,要進行有效反制,包括對其的「政黨外交」。#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