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佛教的對岸學者劉宇光4月1日表示,中共積極發展「佛教新祖國」概念,與民族主義掛鉤對內進行宣傳;對外方面,亦將佛教轉化為「公共外交工具」,中共清楚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因為「說到底是中國的東西」,因此在眾多宗教裏,挑選佛教作為對外拓展影響力的工具,因為佛教信徒具跨國性,可補足孔子學院跨國性不足等問題。

眾所周知,中共打擊中國傳統宗教信仰、破壞少數民族與傳統文化,中共將宗教視為顛覆、分裂及恐怖主義國家安全問題,中共表面讓部份佛教生存,但實際上卻是「我讓你活著,你要為我服務」的思維。

台大國發所法學博士、中央大學客語暨社會科學系兼任副教授曾建元受訪表示,中共殘酷對待宗教信仰與破壞少數民族文化,高舉「無神論、唯物主義」,用物質利益來否認精神文明的重要性,這種具有共產特色的「佛教外交」毫無內涵可言,中共用此方式要跟各國交朋友,簡直是對擁有千年宗教信仰基礎的國家是最大污辱與笑話。

曾建元表示,中共將「統一戰線」工作當階級革命法寶,並非透過暴力手段,而是公共關係經營,讓大眾接受共產黨意識形態,統戰工作中形成對抗階級敵人同盟。中共「統戰」之於國內民間社會就是「公共關係」,在國際外交領域就是「公共外交」,一般國家公共關係尋求志同道合、價值相同、對等互惠,不帶太多政治取向,但中共跟他人「交朋友」的失敗就在於包藏「統戰」目的,因此讓一般國家反感。

共產黨出現在中國近一百年,世人已了解中共嘴上說崇高理想,實際政治實踐充滿缺陷,集中領導造就專制、反民主黨國體制的本質,因此,國際間顧忌中共公共外交背後別有動機,均抱持戒心與防備,無法建立國與國之間最重要的「信任感」。

把「佛祖」當工具是對信仰的褻瀆

曾建元說,中共不管如何變化、包裝「統戰」外衣,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從「孔子學院」假文化之名、行滲透之實、已讓各國有所警戒的教訓,就可知道,這次中共再推「佛教外交」肯定也是慘澹收場。中共「佛教外交」並非真心推崇國家精神文明復甦,與宗教正信追求終極境界天差地遠,沒有人會相信。

「中共如何對待境內宗教信仰,國際都看在眼裏。」曾建元表示,共產黨自竊政以來,「文化大革命」砸佛像燒古物、逼和尚尼姑還俗,至今持續宗教迫害,甚至拿佛寺收門票觀光斂財,藏傳佛教寺院內設公安局,廟宇共產黨支部、中共任命黨員當住持掌門,中共迫害宗教的事件罄竹難書,「中共摧毀神佛正信,如今卻要用佛教來跟世界交朋友,這實在是太可笑了!中共自己都不相信的東西,憑甚麼拿來跟人分享、交換交朋友?」

曾建元說,中共以「無神論、唯物論」打擊宗教信仰,把孔子、佛祖當政治工具,是對信仰世界的褻瀆、學術殿堂的污染。

中共「佛教外交」佈局滲透東南亞

中國大陸學者劉宇光在1日座談會上以在海南島的「南海佛學院」為例指出,中共在此開設宗教教育機構,目的不是培養國內宗教人才,而是吸納柬埔寨、老撾等東南亞國家的僧侶,藉此培養跟東南亞國家的宗教關係,並利用東南亞國家中,宗教對政界的影響力,進行游說並促進雙邊關係。

對此,曾建元指出,中共「佛教外交」跟中共佈局南海、一帶一路,遂行統戰有其關聯,「佛教外交」說穿了就是中共慣用錢權,滲透收買當地國家政要、宗教領袖的切入口,讓買辦為中共製造輿論聲量,影響視聽。尤其佛教是華人重要信仰,東南亞華裔人口、華文媒體眾多,在利益驅使下成中共大外宣,中共透過人際與佛教事業捐輸,企圖洗白各國佛教徒對中共的認識的可能做法。

摧毀普世價值 中共是人類文明浩劫

中共破壞宗教信仰、傳統文化、壓迫少數民族,國際皆知。過去,中共不願國際公開批評其人權與信仰迫害,於是轉為枱面下利益交換,讓各國敦促中國人權改善噤聲。曾建元表示,「現在國際局勢已經改變,世界主要國家不可能再對中共人權劣跡漠視、縱容。」

曾建元認為,當今世界自由民主與極權兩大陣營新冷戰形成,以及全球產業供應鏈重組,這是遏制共產勢力向世界擴張最有效方法,能大幅降低各國「中國老朋友」政商關係的勾結與依賴。

「人權議題已成新外交戰場。」他說,立陶宛、捷克、帛琉都願意跳出來,許多國家勇於反制中共統戰,普世價值沒有灰色地帶,人權已是不能迴避的議題,人類要牢記歷史教訓,中共收買或有一定成效,但是邊際效應已在遞減,相信未來不至於悲觀。

曾建元提到,中共對抗普世價值,挑戰人類秩序的根本,尤其「人權與自由」是歐美立國之本,不能讓維繫全球和平基礎崩潰,因此,全球圍堵中共真正核心目的,不是因為中共挑戰美國霸權或其經濟影響力擴張,「防止中共摧毀普世價值,這才是全球圍堵中共最重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