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一向標榜其黨為「偉大、光榮、正確」,但根據近年披露出來的史料記載,中共的起家史是一部集邪惡之大全的歷史,其邪惡程度令人髮指。

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陳鐵健在近期的一次黨史講座中援引官方文件披露,早期的中共除了煽動農民仇恨地主之外,還總結了多個籌款招數,其中包括綁票,把有錢人家的子女抓來勒索,不贖就撕票;另外,把人家的祖墳掘開,把骨頭拿出來,然後勒索贖金。

陳鐵健:五四青年被蘇俄欺騙 紅軍籌款五招

近日,在網絡上一段關於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陳鐵健的黨史講座影片引發網民的關注和熱議。

《大紀元》記者經網絡檢索發現,這段影片源於今年3月份發佈在YouTube上的陳鐵健教授的一個講座,影片標題為「陳獨秀與瞿秋白︰中共早期兩代領袖的悲情人生」,這也是陳鐵健和唐寶林於2008年出版的著作書名。

陳鐵健教授在這次講座中糾正了中共的建黨時間,不是官方所謂的1921年7月1日,而是1920年的8月。他說,陳獨秀是建黨第一人,當時他在上海創建了中國共產黨,後來黨史把它叫作「上海發起組」。

他還提到了俄國的「十月革命」。他認為,這是讓(中國)許多五四時代的知識份子轉向的原因,陳獨秀這一派激進的左傾的知識份子,包括瞿秋白、李大釗、魯迅都轉向了蘇俄。

陳鐵健教授表示,當時蘇俄給人的印象非常好,蘇俄1918年發表宣言,聲稱要廢除沙俄時代侵略中國的一切不平等條約,把侵佔中國的權益歸還給中國。其實,蘇俄這個誘人的宣言是個虛假的東西,後來都不認帳了,說一套做一套,很多青年都被騙過去了。

陳鐵健教授還提到陳獨秀的晚年狀況:他的思想有了巨大變化,那時他已經看到蘇聯三十年代的大清洗,一兩千萬人被鎮壓。1941年陳獨秀對二戰前景估計:如果將來英、美勝利,那中國人可能還會好一點,如果是俄、德、日勝利,世界就要倒退黑暗半個世紀。後來陳獨秀頭上被扣上九頂大帽子,包括漢奸、叛徒、反黨、右傾機會主義等。

此外,這段影片引起網民關注和熱議的部份是,陳鐵健教授談到的1930年代中共遭到國民政府「清黨」和圍剿後,中共使用土匪的謀財害命方式籌款。

陳鐵健教授說:革命(暴動)失敗以後,元氣大傷,當時中國共產黨首要的問題就是生存下去。我舉個例子,廣東的狀況,我們從廣東省委的文件,以及廣東省委下屬的地委、縣委、特委的文件裏邊查到,當時共產黨的狀況極其嚴峻。它為了生存,為了得到金錢財物,廣東省委總結了五個辦法,一個叫「捐」,就是募捐;一個叫「勒」,就是勒索;一個叫「騙」;一個叫「綁」,它有個別稱叫「抓豬」,就是綁票,把有錢人家的子女抓來,然後勒令你來贖,不贖我就撕票;另外,把人家的祖墳掘開,把骨頭拿出來,然後勒令你來贖。

陳鐵健教授認為,要發展流氓無產者入黨,只有這些人才敢幹這些事情。黨為了生存,已經墮落到這種程度了。而且在廣東省委的文件裏提到:我們要挑撥、煽動農民對地主的仇恨,都是這樣的詞,這是白紙黑字啊。我們今天去看,在任何的社會裏,這都是沒法說的事情,但是在黨史文件上就是這樣,他們認為這是一種經驗。這是那一段歷史的某個局部,甚至是全局的一個寫照。

資料顯示,陳鐵健,1934年生於黑龍江安達,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並兼任中國現代文化學會陳獨秀研究會會長、中國現代史學會副會長、南京大學民國史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博士和碩士通訊評論專家組成員。主要研究領域為中國近代史、中共黨史。

陳毅談紅軍籌款:在地主房子貼條 不交罰款就燒房

根據史料記載,上述陳鐵健教授提到的中共野蠻的籌款方式並非虛構。

2011年5月6日,中共《人民日報》官方網站刊文《陳毅述紅軍籌款秘訣:貼條子勒索豪紳 不給錢就燒房子》,這是中共十大元帥之一的陳毅1929年在上海向中共中央作的書面報告,報告原載1930年初《中央軍事通訊》創刊號,後收入《陳毅軍事文選》(解放軍出版社1996年版)。

該報告稱,1928年初,毛澤東發動的秋收暴動失敗後,毛部逃到江西省井岡山地區。但由於國軍不斷圍剿,紅軍給養困難,因此逃離了井岡山,四處遊蕩。每到一地,毛的紅軍都要張貼標語,宣傳共產思想,同時向當地富戶「籌款」。

由於紅軍每月至少需要五萬元左右維持生計,所以籌款方式主要有三種:一、城市籌款。紅軍每到一個城市或縣城,就召集商人代表(拒絕與商會接洽),提出最低額款項,限三日交齊。按照陳毅的說辭是「紅軍每寫信到鄰縣要款,不必派兵都可以送來」。

二、勒索富戶。如果沒抓到富戶或其家人,就估計其房屋價格並在其房屋上貼一張罰款的條子,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燬,每到期不交,則焚一棟屋以示警告。據說,這個方法很有效,紅軍的經濟大多靠這個方法來解決。

三是挖窖。豪紳許多現款藏在地下,紅軍一到其房內便要搜查槍彈或現款。紅軍前後挖得之金子不下三四百兩,挖得之現款常常可得著數百元、數千元或至萬元不等。

此外,獎勵來報告富戶窩藏處或其地窖的所在的,亦常常是有效的法子。按所得的金額的百分比例獎勵他們。

中共樹方志敏為「英雄」 背後卻是敲詐勒索殺人成性

在2002年中共地方黨委編纂的《薌江風雲》一書中也記載了中共紅軍對商戶、富戶的勒索。

1932年紅軍東路軍入閩,打進漳州後,紅軍負責籌款的毛澤覃提議按資金多少來定「捐款」數額,由商會評議,定出各途(行業)商戶應「捐助」的數額,指派專人收集,每日集中點繳。籌款人員持紅軍發的證件上街,確保人身安全。「捐款」的商戶,紅軍發憑證,上寫「籌款交清,給予保護」八字,貼在店門口。此籌款方式被指與土匪、黑社會收取保護費並無兩樣。

中共紅軍除了「勒索」和收取保護費外,更為惡劣的是進行綁票。當年中共紅軍頒佈的《籌款須知》中,有迅速捉人及宣傳恐嚇的秘訣:「人是活寶,只有捉到人,籌款就容易。在周密調查結束後就要迅速捉人。捉人的方法要注意運用便衣隊,而部隊中要注意找本地人參加組織。隊員出發時要化裝成各色土民(每次化裝要不同),暗藏手槍,分途出發。特別注意趁黑夜、半夜、雨夜、雪夜,以及拂曉、黃昏這兩個時候。……捉了本人當然好,就是當家的獨生子甚至家屬以及走狗也都可以。」

「特別對其走狗(雇的工人、鄰人等)、小孩、老人、婦女,按當地人情風俗及其家庭情形,分別被捉人的輕重,普通以當家的、父母、獨生子以及上有父母,下有兒女的為最重要,同時未嫁的女子,且只有一個,或媳婦懷孕,娘家又厲害的,也為重要對象。」

綁票後,中共催款的手段也是「貴乎厲辣」,「在必要時,沒收一家的財物,燒一家的房子,或殺一個土豪」,「以及用要燒要殺的形式恐嚇(燒房經過宣傳,拆開大門,倒洋油)等的階段,每階段中都可利用恐嚇催繳。殺人也要經宣傳、擬罪狀、捆綁、寫罪狀、蓋官印的幾個階段。」

中共綁票的一個典型代表正是被中共鼓吹為「英雄」的方志敏。他曾在1930年7月,領導紅十軍偽裝成國軍,洗劫了只有一個營守衛的瓷都景德鎮,綁架了多名外國商人。在得到這些家人巨額「贈款」後才將其釋放。當時著名瓷器美術大師鄧碧珊的家產被洗劫一空,鄧本人因替被搶掠的受害者討要財產,遭到紅軍槍殺。

而1931年中共在江西建立了以「武裝保衛蘇聯」為方針的割據政權,方志敏出任「贛東北省」主席兼財政部長,籌款的主要方式就是綁票勒索。他後來之所以被國民政府圍剿並在逮捕後以「綁票殺人罪」處死,就是因為他綁架了美國傳教士達能夫婦和他們的女兒,在索要巨額贖金遭拒後,將夫婦倆砍頭,而為他們說情的一位不知名的中國人也被一起砍頭。

另一個中共綁票典型代表是盤踞在湘鄂贛一帶的黃公略,他與彭德懷在秋收暴動時,曾公開在湘東響應。台灣史料顯示,黃公略在湘東二年,殺人不下五萬,每攻破一座城,就盡掠富農商人小資產者而走,苛其刑罰,限期勒索,但無論是否收到贖金,人質都要被殺死。

如其在攻破長沙城時,抓了一個富戶遺孀的兒子為質。黃公略令手下將其綁在堂前樹上,用荊棘狀的鉛絲製成的鞭子鞭打他,還傳令以十萬為代價,款不到則鞭不停。富家子弟哀號不止,血流滿地。他的母親披散著頭髮四處奔走,用了一天一夜的功夫,勉強湊足了十萬塊送給黃公略贖子,但看到的卻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富孀哀號一聲氣絕。

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

據《九評共產黨》一書記載,當年中共紅軍搞武裝割據,而「籌款」的形式是打土豪搶銀洋,與土匪沒有區別。李先念的紅軍在鄂西一帶綁票縣城裏的首富人家,不是綁一個,而是家族中每富裕家庭綁一個,叫「綁活票」。「綁活票」不「撕票」,即不殺人質,留下活口,目的是要家裏人一壇一壇不斷地送大銀元去供養紅軍。直到餵飽了紅軍,或是家破人亡,無油水可搾,才把奄奄一息的人質放回。有人因此被驚嚇折磨致死。「打土豪,分田地」又把巧取豪奪推廣到社會,代替傳統成為新的秩序。

《九評共產黨》一書總結了中共的起家歷史:是一個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中共完善著它「中國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這些基因承傳不斷,手段和惡性程度在危機中進一步得到強化和發展。#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