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深圳高樓賽格廣場大廈發生晃動,上千民眾狂奔逃離的場面,引發了人們的關注。官方給出的初步說法,可能是「共振」引起的,但是,因為這個樓裏面有很多出售比特幣挖礦機的商家,所以,關於這個共振,就有個「段子」,說是因為挖礦機運行導致了樓梯共振。當然了,有業內人士說,這只是個「段子」。

不管怎麼樣,比特幣這兩年算是火了,只要是它的話題就是熱點。

今年以來,因為麥斯克的背書,本就一路高漲的比特幣更是坐上了雲霄車,價格一度從36,000美元狂飆到64,000美元的高點,然而這段時間,麥斯克似乎突然轉性了,這位在幣圈呼風喚雨的「教主」,現在搖身一變成了大「叛徒」。

12日,特斯拉突然宣佈暫停接受比特幣作為購車支付手段,然後比特幣就大幅跳水了,隨後麥斯克又變身環保大使,表示擔心比特幣挖礦和交易導致化石燃料的使用急速增長,特別是煤炭的碳排放量是最嚴重的。這一番操作,對比特幣無疑是一次連環出擊,結果就是比特幣的價格一瀉千里。

比特幣的價格,從5月8日的超過59,000美元,跌到了19日的不到38,000美元,狂瀉兩萬美元,跌幅達35%,簡直要打回原形了。而比特幣的暴跌,也同時導致了整個數碼貨幣市場一片狼藉,其中,以太幣的價格,從5月11日的4,100多美元,跌到5月19日的2,600多美元,跌幅高達36%。

那麼,比特幣等數碼貨幣為甚麼一會暴漲,又一會暴跌?它到底有沒有投資價值呢?

比特幣為何暴漲?

今年以來,虛擬貨幣市場迎來了一波又一波的重大利好。

首先,美國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Coinbase,從1月宣佈上市計劃,再到4月正式在納斯達克上市,在華爾街激起了千層浪。而Coinbase的上市,更是為加密貨幣進入主流投資群體掃清了道路。

同時,美國最大的線上支付公司PayPal、支付巨頭Square和Stripe、Mastercard、Visa等金融機構也先後允許客戶交易加密貨幣,改善了加密貨幣交易的市場條件。還有美國紐約梅隆銀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和高盛銀行也都分別在2月和4月宣佈涉足比特幣的資產管理業務。

此外,還有更多的企業也在開始追捧比特幣,當然,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特斯拉在2月份宣佈持有15億美元比特幣,還有美國的軟件企業微策略(MicroStrategy),也早在去年8月開始就不斷追加投資比特幣,財報顯示,僅在今年的第一季度,這家公司就以10.86億美元的總價格,購買了大約兩萬枚比特幣。

根據媒體最近的報道,目前全球持有比特幣的上市公司有22家,一共持有超過18萬枚比特幣,總市值超過98.4億美元。而截至到4月23日,僅僅是加密貨幣信託基金公司灰度(Greyscale)管理的加密貨幣,就接近500億美元。

在這些利好消息之外,從基本面上來說,全球對於比特幣的需求都在增長,但是比特幣的供應卻是有限的,因為比特幣的全球供應量最多是2,100萬枚,而迄今為止已經開採了1,900多萬枚。由於比特幣的大多數投資者都是長期持有者,不願意輕易出售,所以新增加的比特幣需求,就導致價格迅速攀升,並且由於比特幣太貴了,很多人買不起,也帶動了其它數碼貨幣的價格大漲。

比特幣為甚麼會暴跌?

至於比特幣為甚麼下跌,其中一個最重要原因,大概就是監管的前景不明。

5月14日,多家外媒都報道,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因為涉嫌洗錢和稅務犯罪,正在接受美國司法部和國稅局調查。而區塊鏈取證公司Chainalysis在2020年的一項調查中指出,通過幣安流入的與犯罪活動有關的資金比任何其它加密交易所都多。

幣安是在2017年成立的,曾經是中國三大數碼貨幣交易所之一,由於受到中國的政策法規限制,在2018年2月,宣佈退出中國市場,在海外發展。

其實,這之前,監管機構已經一再給加密貨幣潑冷水了,就在Coinbase上市的4月14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還公開抨擊了加密貨幣,稱加密貨幣實際上是投機工具。而土耳其央行也在4月16日宣佈,將禁止使用加密貨幣和加密資產來購買商品和服務。

而中國,是比特幣的重要交易地,對於加密貨幣的反對態度也是最明確的。早在2013年12月,中共央行等5個部委就聯合發佈了通知,要求各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不得開展和比特幣相關的業務。

2017年9月,央行等7個部委又聯合發佈了《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明確強調代幣或「虛擬貨幣」不具有和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

在今年4月18日的博鰲亞洲論壇上,中共央行副行長李波明確表示,央行正在研究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進行監管的規則。李波還強調加密貨幣並非法定貨幣,而是一種加密資產,「要確保加密資產不會引發嚴重的金融風險」。

就在上周,中國的三大協會,互聯網金融協會、銀行業協會、支付清算協會又聯合發佈了公告,要求會員機構不得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兌換、以及其它相關金融業務。

我們看到,投資界對加密貨幣充滿熱情,是因為深信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會重新定義金融服務與交易市場。尤其是在全球濫發貨幣和超低利率時代,由於發行量有限,比特幣還類似於虛擬黃金,跟黃金一樣具有保值功能。

當然,加密貨幣還具有一個非常受歡迎的特點,就是絕對的私密性,但這既是優點也是缺點,因為人們在交易時不需要透露自己的身份,這雖然可以加強私隱的安全性,但這種特點也讓比特幣這些加密貨幣越來越受到犯罪份子的歡迎。

舉個例子,5月初,美國最大的燃油管道「殖民輸油管」Colonial Pipeline,剛被黑客組織DarkSide使用勒索軟件敲詐了幾百萬贖金,其中就涉及到使用比特幣錢包收取贖金的犯罪活動,而這種犯罪還不是個案,倫敦區塊鏈的分析機構Elliptic近期就表示,這個黑客組織在過去9個月裏,已經從47名受害者那裏獲得了至少9,000萬美元的比特幣贖金,其中大部份的比特幣最後都被送到了加密貨幣交易所,再轉換成法定貨幣。

在中國,一些人熱中於加密貨幣,除了部份是通過數碼貨幣洗錢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通過加密貨幣,將資產轉移到大陸以外。

加密貨幣的私密性 幫助大陸資金外逃

區塊鏈安全公司PeckShield發佈的《2020年度數碼貨幣反洗錢報告》,這份報告中顯示,在2020年,中國未受監管的跨境流動虛擬貨幣,就是指加密貨幣,價值達到175億美元,比2019年的114億美元增長51%,而且仍在快速增長。

對此,中共也採取了多種措施打擊和防範,包括在去年10月開展全國性的「斷卡」行動。這個「斷卡」,包括到銀行卡和微信、支付寶等協助廠商支付,以及手機卡和虛擬營運商的電話卡等等。雖然中共打擊力度不小,可是中國境內資產通過虛擬貨幣轉向境外,以及非法資金通過虛擬貨幣洗錢的活動,反而越來越多。

根據PeckShield的計算,從2020年1月到10月,也就是中共的這個「斷卡」行動開展之前,每個月從中國國內虛擬貨幣交易所流到國外的比特幣數量,在8.94萬枚到16.69萬枚這個數值之間,而到了「斷卡」行動開始之後的去年11月和12月,比特幣流到境外的數量分別增加到23.17萬枚和25.41萬枚,和之前的最高點比較,竟然還增長了將近40%。

那麼,為甚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呢?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很多中國人特別是中共權貴,覺得錢放在中國不安全,所以要利用各種手段往國外轉移資產,而購買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就是其中一個重要手段。他們不是為投資,而是為了給財富避險。這對於想要阻止資金外逃的中共來說是非常致命的,所以中共就要竭力打擊這類加密貨幣的交易。

比特幣有沒有價值 該不該投資?

其實,投資者都知道,比特幣價值幾乎為零。比如,房產、黃金是實際資產,股票則是實際資產的表現形式,而比特幣和任何實際資產都沒有關聯。

雖然現在各國發行的紙幣也沒有內在價值,但是法定貨幣是依靠政府的法令而成為合法的通貨。而比特幣不是貨幣,也不可能成為法定貨幣,因為在正常的現代經濟體系中,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存在兩種貨幣,而法定貨幣不可能允許其它貨幣的並行存在。

另外,作為一國的法定貨幣,它也必須能起到穩定價格的作用,才能有利於經濟增長、福利提高。如果貨幣暴漲暴跌,那麼這個國家的資產價格、消費價格、工資等也會劇烈波動,市場秩序將會陷於嚴重的混亂中。

但是比特幣具有去中心化,就是去中央銀行的特點,所以比特幣如果成為交易媒介貨幣,它的價格的暴漲就將會帶來通貨緊縮,而價格暴跌又將帶來通貨膨脹,這種波動不但中央銀行無法控制,而去中心化的比特幣體系本身也無法控制。

所以,很多人都認為,對社會和個人都沒有價值的比特幣,只是一種短期的投機資產。

在5月7日,這波加密貨幣下跌行情開始之前,英國央行行長安德魯貝利(Andrew Bailey)就已經警告說,他不相信加密貨幣是真正的貨幣,並強調說加密貨幣沒有內在價值,只有在準備好賠光所有錢的時候才能買它們。而在今年1月,英國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FCA)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認為買這類產品「風險非常之高」,如果消費者投資這類產品,「應該做好賠光所有錢的準備」。

那麼,可能有人會問了,沒有價值的投機資產,人們為甚麼會願意花高價購買,甚至為之瘋狂呢?

有人解釋說,這是因為人們認為價格總會上漲,下一個買家總會出現,自己最終一定會盈利。也就是說,這些人預期總會有一個更大的笨蛋會花更高的價格,來買自己手中的資產,這種現象在資本市場上還有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名稱,叫做「博傻理論」(Greater fool theory),更通俗點的叫法就是「最大笨蛋理論」,而這個博傻理論告訴人們的最重要的一個道理是:在這個世界上,傻不可怕,可怕的是做最後一個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