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第九天。這幾天,歐盟對俄羅斯的金融系統、高科技產業和腐敗精英採取了三波嚴厲的制裁。此外,歐盟在3月2日再出大招,將包括俄羅斯第二大銀行——俄羅斯外貿銀行(VTB)在內的7家銀行,排除在SWIFT支付系統之外,這可以說是歐盟歷史上最大的制裁方案。這個限制措施將從3月12日起生效。

不過,幾天前,俄羅斯已經宣布,俄國多家銀行已經接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那麼,俄羅斯能否因此而繞開西方的制裁呢?中共又是否,會像幫伊朗一樣幫助俄羅斯逃避制裁呢?又可能會用到哪些手段呢?另外,俄羅斯是否可以通過虛擬貨幣逃避制裁呢?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些話題。

中共如何助俄逃避制裁?

大家可以看到,這幾天,針對俄羅斯,歐盟空前的團結,大家知道歐洲對俄羅斯的綏靖政策持續了很多年,不過現在,普京的一記重擊,讓歐洲覺醒了,連一直中立的瑞士也宣布,將立即凍結俄羅斯總統、總理和外交部長,在瑞士持有的任何資產,並採納歐盟針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制裁措施。

所以,不管戰爭的結果如何,普京都已經輸了。就算是俄羅斯打贏了這場侵略戰,也會迎來空前的孤立。而中共,直到目前也不肯承認俄羅斯是在入侵,而且,這場戰爭,也很可能是中共樂見其成的,只是沒料到,烏克蘭能如此的頑強抵抗。

中共既然自稱和俄羅斯勝似盟友,自然也不願看到俄羅斯的潰敗,那麼,中共會有甚麼辦法,可以幫助俄羅斯繞開制裁呢?

我們來看看有哪些方法:

第一種就是,通過中間商,掩蓋交易路線。最好的例證就是華為的孟晚舟案件。孟晚舟在加拿大被逮捕,就是因為從2009年到2014年,華為涉嫌利用其在香港的非官方子公司「Skycom」在伊朗開展業務,違反了美歐對伊朗的制裁禁令。而孟晚舟,作為「Skycom」的董事,卻沒有如實說明「Skycom」和華為是同一家公司的事實,誤導美國金融機構和「Skycom」進行生意往來,從事和制裁伊朗相抵觸的業務。因此,美國政府要求,以欺詐罪引渡孟晚舟到美國。

而且,華為這種情況並不是個案,一直以來,中共都是通過離岸公司(VIE)來掩飾投資身份,繞過監管的。比如在英屬維京群島成立一家公司,公司的股權結構看起來很乾淨,但是中間可能會輾轉牽涉多家公司,非常複雜,調查起來就會很困難,等花了幾年時間調查清楚之後,交易也已經完成了。

其實,中共在剛奪取政權時,也用過這種手段來躲避制裁,比如韓戰期間,聯合國對中共政府實行全面禁運,但是,中共通過香港商人在國際市場上採購商品,其中包括韓戰需要的大量藥品。

還有近年,從中共繞過美國制裁獲取晶片的情況來看,儘管美國已經限制台灣出售晶片給中資公司,但是中共還是可以通過代理人或是空殼公司,經過不下十層的代理商輾轉獲得台積電的晶片。去年,就有爆料說,中共通過這些途徑所獲得的晶片,已經足夠中國10年的儲備了,有了這10年的空檔期,中共就可以爭取時間研發自己的產品了。

所以,中共很有可能,還會通過這種間接方式和俄羅斯繼續做生意。不過,這也要看這次制裁的力度和實際操作中的具體情況。

第二種方式就是「以物易物」。

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在國際社會對伊朗進行經濟制裁時,中共是如何繼續和伊朗的石油交易的。

2003年,國際原子能總署,宣布伊朗違反《國際核武不擴散條約》架構下的保障協定,持續從事不符合國際條約的鈾濃縮行動,在和伊朗談判未果的情況下,聯合國安理會,開始了一系列針對伊朗核武、以及武器進出口的相關制裁。

率先制裁的國家是美國,因此,和伊朗做生意是不可能使用美元的。

最初,中國的石油買家,主要是通過歐洲的一些具有實力的銀行開立信用證,和伊朗國家石油公司進行結算。當時,是以美元作為交易貨幣和兌換標準,再換算成歐元進行結算。在伊朗被禁用SWIFT期間,歐盟推出了INSTEX結算系統,旨在和伊朗進行非美元貿易,不過,由於美國的阻攔,幾乎沒能實質使用。

此後,歐盟也因為核問題對伊朗展開制裁,在制裁範圍和力度不斷擴大後,歐元也無法進行交割了,這時,伊朗石油公司只能放下身段,在和中共的交易中,同意接受一些中小型商業銀行開具信用證,繼續保證石油的輸出。再之後,中國的一些中小型股份制銀行,也擔心制裁波及到自己,從而放棄了交易,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的下屬公司——崑崙銀行,仍然繼續參與和伊朗的石油交易。

在過去10多年的時間裏,崑崙銀行成了中共購買伊朗石油的主要官方管道。崑崙銀行和伊朗,在交易中避開了SWIFT國際支付系統,當時,人民幣境外業務還沒有太多,伊朗在中國境內開立了人民幣業務,因為人民幣並不是國際通用的貨幣,因此,伊朗將大量人民幣留在中國境內,需要採購物資時,就直接在中國境內結算,實際就是變成了一種「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

其實,在兩伊戰爭時,中共就已經採取了這種交易模式,比如,給伊朗提供大量武器裝備,但伊朗並沒有支付貨款,而是向中國打了欠條,用伊朗的石油來抵債。

這種「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就是在整個交易過程中,買賣雙方雖然是以美元作為交易貨幣及兌換標準,但是在實際交易中,美元沒有發生真正的流通,中伊兩國用相應的本國貨幣進行結匯。因為沒有真正資金的交易,通過制裁支付系統就變的沒有意義。

2012年,崑崙銀行因為和伊朗銀行開展交易,被美國財政部制裁,美元結算通道因此被關閉,只能用歐元和人民幣結匯,崑崙銀行也被迫中止了除伊朗之外的其它國際業務。

人民幣支付系統

第三種方式就是用人民幣結算。

2015年10月,中國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正式投入運行,用於中國境內外金融機構進行跨境人民幣結算。2017年,中國工商銀行在莫斯科啟動了人民幣清算行業務。

在2月27日時,也就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第4天,俄羅斯央行(CBR)表示,俄羅斯已有多家銀行接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這可以方便俄中貿易結算。中國工商銀行的俄羅斯分行,是當地人民幣的清算行。

同一天,中國龍頭券商中信建投,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稱俄烏戰爭可能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那麼,這份報告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呢?報告認為,對俄禁用SWIFT,可能影響中俄進出口貿易,國際能源價格上漲,也可能對中國造成波動。但是,中俄在冬奧會期間達成了15項合作協議,將穩定中國能源供應,並為人民幣跨境支付創造新的機遇。比如,根據協議,俄羅斯將對中國每年增加10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出口。報告認為,這是中俄兩國合作,從美元結算到本幣結算的一個過渡。

中國銀行等大型銀行在俄羅斯設有分公司,可以在不通過俄羅斯銀行的情況下,在集團內部進行交易,相關企業仍有渠道進行匯款。所以,中信建投的報告稱,未來,中俄有望加快建立美元之外的本幣結算體系,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報告還提到,在2020年,中俄之間的貿易,有17.5%是用人民幣結算的。

那麼,俄羅斯真的可以通過人民幣支付系統躲過制裁嗎?事實上,這個幫助可能並不大。近幾年,中共一直在推行人民幣國際化,希望擺脫美元,建立自己的金融體系。但是截至2021年12月,直接參與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金融機構,只有75家,而參加SWIFT國際結算系統的金融機構,有11,000家。在規模的對比上,一目了然。

而且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處理能力有限,去年CIPS的全年跨境支付總額,是80萬億人民幣,大約是12萬億美元,普通人可能覺得,這聽上去也是很大的數目了,但是,卻只相當於SWIFT系統兩天的交易額。

而且實際操作中,中國工商銀行總行透過SWIFT與工商銀行莫斯科分行交換結算支付資訊。也就是說,中俄結算支付資訊,即使在本國境內可以繞過SWIFT進行交換,其跨境交換也只能透過SWIFT進行。所以,中共為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還是很難脫離SWIFT行事。

另外一點,如果中共要在金融上,對俄羅斯打開方便之門,那就很可能要考慮一個後果,就是遭到西方的連帶制裁。按照去年的數字,中俄貿易是1,400億美元,只佔中國貿易總額6萬億美元的一小部份,中共銀行如果遭到連帶制裁,那就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了。相信中共,能為俄羅斯犧牲的程度也是有限,大概率會見風轉舵,如果西方國家實打實的進行了嚴厲制裁,中共肯定還是會自保。

3月2日,《華爾街日報》就發了一篇文章,題目是「美國要讓中國為烏克蘭危機下的與俄緊密關係付出代價」,從標題就可以看出來,全球都在盯著中共的小動作。報道中,引述了美國官員的警告,說如果中國的企業和銀行試圖幫助俄羅斯,那麼針對俄羅斯實施的懲罰性經濟措施,尤其是對某些技術的出口管制,可能會對中共造成打擊。美國國務院的一名官員也說,如果中國或任何其它國家,想要從事那些會受到美國制裁的活動,他們將自食其果。

所以,中共想要幫俄羅斯,也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幫得起。

加密貨幣是逃避制裁的工具?

此外,還有一個可能讓俄羅斯逃避制裁的方式——加密貨幣。

3月1日,比特幣的價格從41,800美元,直接飆升到44,000美元,24小時的漲幅超過了14%。另一個加密貨幣以太坊,也同步上漲,最高點也逼近3,000美元關口。CoinMarketCap的數據顯示,截止到3月1日,加密資產的總市值,已經上升到1.9萬億美元,在一天內的漲幅超過了11%。

一些數據顯示,在俄烏戰爭期間,和盧布掛鉤的比特幣的交易量激增。從2月20日到28日,9天的時間裏,與盧布掛鉤的比特幣交易量,有大約1,792個,而在這之前的9天,只有522個。

一些看法認為,由於受到制裁,俄羅斯轉向加密貨幣,帶來新的需求。與此同時,大量捐款湧入烏克蘭,也以加密貨幣形式匯入,幫助烏克蘭籌集了超過數千萬美元的資金。不過,加密公司的一位研究主管認為,如果只是目前俄羅斯和烏克蘭的需求,並不足以帶動比特幣上漲到當前水準,與整個市場相比,這些市場的交易量非常小。

那麼,加密貨幣是否可以幫助繞過監管呢?從理論上看,確實可以。因為加密貨幣的設計,從本質上講就是沒有國界限制的,而且大部份交易,都處於政府監管的金融系統之外。

不過,如果俄羅斯政府想通過加密貨幣,來進行包括石油在內的貿易,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接受加密貨幣作為支付手段的商家畢竟是少數。而最近,之所以俄羅斯購買比特幣的交易增加,更多可能是為了保值,因為比起迅速貶值的盧布,有升有降的比特幣,雖然也不穩定,但至少升值機會會更多。

近年來,各國監管機構,已經對加密貨幣交易進行了更多的監督,這可能讓各國政府擁有了一定手段,比如,要求加密貨幣交易所和經紀商,禁止在某些國家進行交易,或是禁止交易某些政府發行的貨幣,比如盧布。

目前,對俄羅斯的制裁還沒有涉及加密貨幣,不過,美國財政部部長葉倫強調,加密貨幣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管道,但這並不代表使用加密貨幣就可以完全迴避制裁,美國財政部將積極監督制裁執行情況。區塊鏈協會的政策負責人切爾文斯基( Jake Chervinsky)也認為,加密市場太小,公共區塊鏈太透明,俄羅斯沒有辦法通過加密貨幣來有效的逃避制裁。

在3月1日,美國財政部官網已經發布新規,禁止美國人向俄羅斯寡頭和實體提供任何支持,包括通過使用數字貨幣或是資產進行交易。此外,美國財政部也已經要求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 、FTX和Coinbase,屏蔽被制裁的人員和地址。

這之前,2月27日時,烏克蘭副總理費奧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也已經在推特上請求,所有主要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阻止俄羅斯用戶的地址。他說,不僅要凍結與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政客有關的地址,還要凍結普通用戶的地址。不過幣安表示,它將封鎖已經被制裁的俄羅斯個人的賬戶,但不會「單方面」凍結所有俄羅斯用戶的賬戶,還有兩家加密貨幣交易所,也都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在經濟制裁下,加密貨幣的獨特效用是得到了凸顯,但俄羅斯想要通過加密貨幣來逃避制裁,恐怕是有點一廂情願。借用葉倫的話說,國際社會將解決對俄實行制裁中的潛在漏洞,俄國已逐漸成為「經濟孤島」。@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顧問:李庭千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