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我們注意到國際社會的三個重磅消息。一是,5月12日的時候,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宣佈制裁中共一名前「610」辦公室主任;二是,5月13號,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表示,貿易和人權不能脫鈎。

再一個,就是一天前(歐洲時間5月20日),歐洲議會高票通過「凍結」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審議,決議案中特別指出,鑑於中共對維吾爾族人和香港民主的壓制,再加上對台灣日益加大對抗,歐中關係沒辦法再像以前一樣發展。

我們看到,中共那套共產極權的統治,儘管有利益開路,西方國家也拒絕開綠燈了,因爲美、歐這些國家已經意識到現在是退無可退了。這也讓人聯想到二十多年前,正是美國在中共人權問題上的重大失策,開啟了中共的擴張之路,而現在,美國再提貿易和人權掛鈎,這說明美國政府已經承認對中共的幻想破滅,對華政策也將走入新的篇章。

那麼,我們今天就來聊一聊,過去這30多年的時間裏,中美貿易之間發生的那些重要故事。

我們知道,中共1978年提出了改革開放,大約在2000年的時候,中國還是世界第七大經濟體,但是在2007年的時候,已經超越德國成為世界第三,在2011年的時候,又超越日本,成了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現在,中共的目標是要成爲第一大經濟體。

那麼,中國的經濟是在甚麼樣的條件和背景下快速擴張的呢?

可能一些人知道,在1978年中國提出改革開放之前,美國有個1975年生效的貿易法修正案(Jacoson-VanikAmmendment),其中一項最重要的條款就是,人權狀況惡劣的非市場國家,包括當時的蘇聯、東歐,還有就是共產中國,不能享有貿易最惠國待遇,除非被美國總統豁免。

這一點,對中共來說,是非常要命的,因爲這就是直接對著中共的意識形態來的,本來,將人權問責和共產中國的貿易掛鈎,是上天賜給美國的一張王牌,但是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美國不僅沒有打出這張王牌,還將一手好牌給打爛了。我們來看看,美國當年是怎麼操作的。

1980年時,美國開始有條件地批准給予中共貿易最惠國待遇,而之後的中國,曾發生了兩件震驚世界的重大人權事件,一個是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一個是1999年鎮壓信仰團體法輪功。按照美國貿易法修正案的規定,這樣惡劣的人權紀錄,中共不可能再享受最惠國待遇,但是,我們看到的是,這兩件事都沒能阻止中共經濟快速發展的腳步。

當年在中共天安門大屠殺後,美國面臨一個道義的抉擇:是無條件延長中共的最惠國待遇,還是以強制改善人權為條件,果斷終止中共的最惠國待遇以示懲戒呢?不可思議的是,當時的老布殊總統卻連續三年都選擇了前者,直到離任。

曾有報道披露,老布殊在1989年的7月曾派特使密訪北京,並向中共傳達了一個信息,制裁是基於美國政治制度和國會的壓力,希望中共政府對被捕人士能夠寬大對待,美國政府也可借此說服輿論,以減輕對中共的制裁。老布殊這是想幫中共找個免罪的台階,這樣自己也好有理由網開一面。但是,老布殊的提議並沒有被當時的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接受,而老布殊呢,後來也顯然沒有再堅持自己的提議。

老布殊之後的美國總統就是克林頓,在老布殊離任前,克林頓在競選時曾經抨擊過老布殊,說他對「北京屠夫」寬容,那麼,克林頓又是如何做的呢?在1993年上台後的第一年,克林頓就發佈了一個行政命令,要求中共在一年內大幅改善人權,否則最惠國待遇保不住。然而,一年後,在美國國務院認定中共人權狀況無明顯改善的情況下,克林頓卻自打耳光,決定延長中共最惠國待遇。為甚麼呢?說起來也不難理解,因為美國人從「六四」事件中看到了中共的殘暴本質,所以競選時的克林頓要利用民意拉選票,就抨擊老布殊沒原則;但是當了總統後,情況就不一樣了,他需要美國企業跟中共做生意,給自己創造政績。

2000年10月10日,克林頓在白宮舉行了隆重的《2000年美中關係法》法案簽署儀式。這個法案規定,一旦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美國將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也就是永久最惠國待遇。

當時人權組織就批評說,貿易和人權的脫鈎,讓美國失去了向中共施壓以改善中國人權的利器。那中共後來這二十年的發展,也確實印證了這句話。

著名的中國異見人士魏京生後來也透露,對於是否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當時美國國會經歷了一場近代以來最嚴厲的爭論。他說,一開始,反對的票數多過同意的,但是後來白宮直接一個個施壓,所以一些議員們雖然明白,但從利益上考慮也不得不投票表示同意。

2001年12月,中共正式混入了世貿組織WTO。在這個過程中,克林頓政府和小布殊政府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他們認為,給中共貿易優惠發展經濟,將有助於中國民主制度的培育。

可是中國的經濟發展,並沒有像克林頓預想的那樣讓中國走向民主,相反的,經濟實力強大後的中共,對內,更加有資本加重人權迫害以鞏固極權統治;而對外呢,引狼入室的美國也越來越感受到中共的威脅。

而且,從時間點上來看,我們發現,美國和中共貿易正常化最關鍵的那幾年,也正好是中國人權狀況最惡劣的幾年。1999年可以說是一個分水嶺。

1999年7月,中共開始在全國鎮壓法輪功信仰團體,就像是一場新的文革。然而,克林頓政府就像沒有看到一樣,一年後,就簽署了和中共永久貿易正常化法案。緊接著,2001年1月,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又自導自演了一場自焚,嫁禍給法輪功,製造仇恨,把迫害推向高潮。但是,同一年的12月,小布殊總統也似乎完全沒關注到中國正在發生的人權迫害,簽署公告,又給了中共永久正常貿易國待遇。

而直接發動這一場迫害的江澤民,對外為了掩蓋鎮壓,就用經濟利益來誘惑西方自由世界,收買、脅迫各國政府、媒體和西方大企業,想盡辦法、開出各種優惠條件討好華爾街大佬投資中國。同時,還使用大量資源、手段讓這些國家和財閥對發生在中國的嚴重人權迫害保持沉默。

在美國等國際社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縱容下,中共不僅一點點試出了膽量,而且開始肆無忌憚地迫害中國人。

美國對抗中共的態度更堅定

我們再回到前幾天,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宣佈制裁610中共官員的事,被制裁的四川成都前610的辦公室主任余輝,還有他的直系親屬都被剝奪了入境美國的資格。這應該是美國政府第一次制裁迫害法輪功的「610」官員,而且是針對這些人參與迫害法輪功進行的制裁。

而且,布林肯還提到,美國政府將繼續考慮使用所有適當的方式,追究那些在中國以及其它地區侵犯人權的責任人的責任。這也釋放出一個明確信號,在對抗中共的態度上,美國要比以前更堅定。

那麼,提起中共的「610」機構,可能不少人會感到陌生,因為它是一個一直被中共有意掩蓋起來的非法組織。要解釋「610」是怎麼回事?那我們還要把1999年的事情再翻出來,看看當年的中國發生了甚麼事?

「610」如何而來?

九十年代末的時候,中共黨魁江澤民雖然已經身居高位,但是權力不穩,當時有亞洲金融風暴,心腹賈慶林被舉報,中共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六四」十周年紀念⋯⋯等等一系列事件,這讓江澤民有一種「不安全」的感覺,隨時擔心危機爆發,自己的位子坐不穩。為了轉移焦點,曾慶紅給他出了一個主意,用「樹立國內假想敵」來化解國內外危機。最終,他們就把這個假想敵的目標,鎖定在了當時人數眾多的法輪功信仰團體上。

法輪功是1992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的,因為這個功法對人身體和精神道德的改善效果很好,所以傳播速度特別快,學煉的人數越來越多。據說,當時很多退休的中共老幹部,有的是部隊的退役將軍,也有的是國務院或中央機關的退休高幹,有不少學煉的。這些人中有的在中共黨內的資歷比江澤民、朱鎔基等人還老得多。據說,當時中共的高層,包括政治局委員,全都知道法輪功。

不過,這也就招來了江澤民的妒忌,而這一點被當時的中共政法委副書記羅幹抓住,他認定這是撈取政治資本往上爬的機會。於是,在1999年4月,羅幹精心策劃了一場震驚世界的「四二五」事件,挑起了迫害法輪功的事端。

4月25日那天,江澤民躲在防彈轎車裏在長安街上兜了一圈。在江澤民看來,法輪功的人數這麼多是在和黨爭奪群眾,來到中南海就是公開和他叫板,更讓他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幾十位肩上有軍銜的軍人,這些軍人竟然會追隨法輪功而不去追隨他這個軍委主席。

除了這些原因之外呢,江澤民還對朱鎔基在「四二五」事情上的處理,受到國際社會的讚譽也非常妒忌,所以,一心想把法輪功取締。而在中共最初決定鎮壓法輪功時,江澤民是孤立的,當時的政治局常委朱鎔基、胡錦濤、李瑞環、尉健行、李嵐清都投了反對票,只有李鵬投了棄權票,可最終都沒有拗得過江澤民的蠻橫。

在1999年6月中旬,江澤民成立了一個類似「中央文革小組」的機構,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因為那天是6月10號,所以就被叫作中共「610小組」,在這個小組下面陸陸續續設置了很多執行機構,就被叫做「610辦公室」。

這個「610小組」通過地方各級「610辦公室」控制著中共的公、檢、法機構,以及國安、武裝警察系統,還可以隨時調動外交、教育、司法、國務院、軍隊、衛生等資源,對全國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非法監控、抓捕、送洗腦班。不但如此,「610」還可以操縱法院的審判過程和判決結果,是一個名副其實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組織。

而且,這種迫害涉及到了社會的各個階層,就連中共圈內的人也難逃厄運,被江澤民親自點名迫害的就有中共的前301醫院院長李其華、空軍元老於長新等人。

從網上公開的信息了解到,這個「610」對法輪功團體的迫害手段非常殘忍,所以一直是中共內部的重點保密單位,很多細節都不讓外界知道。

為了維持對法輪功的打壓,在迫害的高峰期時,中共曾經動用了相當於四分之三的國民生產總值的資源。一個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曾經公開表示:「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因為「610」這個機構凌駕於法律之上,所以,這場對信仰團體的迫害,可以說已經演變成了對中國全體人民的迫害,而「610」至高無上的特權,也爲中共各級官員的貪腐打開了口子,導致了整個社會全方位的道德失控。

中共用一場全國範圍內的對信仰的殘害鎮壓,打碎了中國人對道德的堅守,這二十年來,中國社會「集體無道德」的亂象就像洪水開閘,一發不可收,繼而就是無所顧慮的掠奪資源、破壞環境,而中國經濟,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快速發展起來的。

30多年過去了,美國再提人權和貿易掛鈎,這說明美國政府已經承認對中共的幻想破滅,而中共再想用滲透、收買的套路發展經濟已經行不通了。

那麼中國的出路在哪呢?其實答案也簡單,拋棄中共政權,中國才有可能走出在國內和國際上面臨的困局。沒有了中共,相信很多移民海外的華人將回流中國,帶來資金、技術,那時,中國的經濟會在保護環境和尊重人權的基礎上健康發展,也一定會再次騰飛。@

策劃: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宇文銘、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